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防疫严厉德国商会也要出走;“共同富裕”引发恐慌,中国富人资金外逃46亿美元

房多多收美退市警告;美日两国拟联手防堵尖端技术流向中国;凭空印出2万亿专款生娃?著名经济学家泄中国经济实情;三条路维系中国养老金运作,美专家说都被堵了;张庭传赚300亿!党动用400官员查办揭4大股东

日前中共体制内的经济学家提出,央行“多印”2万亿人民币,专款专用,多生5000万个孩子。多生娃成了解决中国诸多社会问题和经济问题的解药,其实就是大把大把的割韭菜

华盛顿智库专家指出,解决中国养老金缺口有三条路可走,但对中共而言,哪条都不容易。

中共的“共同富裕”政策引发恐慌,澳媒报道称,中国富人两个月资金外逃46亿美元。

中国严厉的防疫和封城措施打乱供应链,导致欧洲消费物价上扬,并刺激德商调整供应链和打算出走。

房多多股价跌破一美元,日前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

比黑名单更厉害!美国和日本政府正在考虑建立一个全新的框架来规范先进技术的出口,遏制中共假借“军民融合”之名发展武器装备。

凭空印出2万亿专款生娃?著名经济学家泄露中国经济实情(图)【阿波罗网报导】

1月10日,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的公众号《泽平宏观》发表“催生”长文,呼吁官方尽快推出鼓励生育基金,建议中国央行“多印”2万亿人民币,鼓励民间多生5000万个孩子,以解决人口老龄化与少子化问题,文章中更透露中国经济现况是全面缺钱,话题引爆全网热议。

他说,未来10年多生5000万是怎么来的?也就是每年多生500万。2021年综和生育率1.1,新生儿1000万左右,而代际平衡需要每年1500万,即每年多生500万。

他分析低生育的原因是生养孩子成本太高、房价太高,占比分别为41.5%、27.2%,才要多优化生育以复兴民族。

他提醒说,“生孩子不要指望90后00后,一定要抓住75-85年还能生的时间窗口”。因为1975年至1985年出生的这批人还有多子多福的生育观念,而90后和00后不要说生二胎或三胎,许多人甚至连结婚都不愿意。

图: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任泽平

随后,任泽平又在今天凌晨再于微博发文,称“印钱生娃”建议不是临时起议,而是计算出来的,且这2万亿是要央行“多印”出来,而不是从财政预算出来。至于央行为何要印2万亿人民币?任泽平指出,原因是“现在疫情、经济下行压力大、土地财政大幅下滑,政府、企业和家庭都没钱,所以印钱生娃”,要专款专用。

中国防疫措施严厉,德国商会也要出走了

中国严厉的防疫和封城措施打乱供应链,导致欧洲消费物价上扬,并刺激德商调整供应链和打算出走。

“周日世界报”(Welt am Sonntag)9日报道,德国商会(AHK)上海首席代表马铭博(Maximilian Butek)表示,中国为防疫限制旅游和国际航班,持续性的封城措施打乱供应链,导致在中国经营的德商对前景感到悲观。

马铭博指出,许多厂商因此调整供应链,寻找替代的供应商;他预期进货价将明显上涨,欧洲的客户和消费者必须准备好因应交货期拉长和价格上扬的问题。

科隆德国经济研究所(Instituts der deutschen Wirtschaft)所长胡特(Michael Hüther)分析说,业者数十年来第一次反省,继续依赖遥远的国外供货是否可行,“中长期来看,我认为企业会调整采购模式和供应链”。

胡特认为问题在于中国严厉的防疫措施。他说,只要中国继续相信病毒可以根绝,一人感染就全部封城,供应链的问题就不会解决。

不过,供应链重构得投入大量成本,非一蹴可几;根据德国商会的调查,在亚太地区经营的德商,平均需要近2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营业据点的调整。

调查结果显示,为降低供应链的风险,在中国已有近1/5的德商表示,如果疫情没有好转,考虑在今年或之后出走。

美专家:三条路维系中国养老金运作,都被堵

随着人口老龄化,中国正面临着一个令人生畏的问题,即谁来承担庞大的养老支出。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告诉连线中国(the Wire China)说,面对人口和养老金危机,北京没有什么好的选择。他说:“最终,当局要么削减福利,要么提高缴费率,要么推迟退休年龄。”

“这就是他们拥有的三种政策工具。到目前为止,他们什么也没做。”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表示,中国是一个GDP大国,却不是一个养老金大国。从中国GDP和养老金分别占全球GDP和全球养老金的比重来看,相差悬殊。中国GDP总量世界第二,占全球GDP的16.3%,但中国各类养老金占全球养老金比重仅为2.8%,与中国经济总量排名第二的地位很不匹配。

按照可比口径,中国2019年各类养老金占GDP的比重是11.7%,远低于OECD(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值。2019年OECD的36个成员国中,养老基金占GDP比重平均为49.7%,有8个国家超过100%。其中丹麦为198.6%、荷兰173.3%、加拿大155.2%、美国134.4%。

从人口结构的变化来看,中国有限的养老金储备难以应对不久之后的老龄化高峰。中共智库社科院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说,2019年由接近2个缴费者来赡养一个离退休者,而到了2050年则几乎1个缴费者需要赡养一个离退休者。

中国国内媒体在2019年纷纷警告说,养老金到2035年有耗尽累计结余的可能性,养老金照这么花下去,没等80后退休就会花光。

与主要投资于美国政府证券的美国社会保障信托基金不同,中国社保基金最大的一个不同是,它被允许投资于股票和股份。

拉迪说。但最近几年,中国股市波动剧烈,养老金并没有从中得到预期的回报。

为了支撑国家社保基金的财政,北京在2017年宣布了一项新政策,要求大中型国有企业将其10%的国有股权捐赠给该基金,使其能够从国有企业的红利中获得收入。

彼得森研究所的研究员黄天磊分析了2020年国有企业的红利后说:“中央企业过去向国家交出的红利很少,远远低于中央政府的要求。”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国家社保基金可能无法从这么多巨大的中央国有企业获得很多好处,股权转让计划可能会变得有些毫无意义。”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11/1694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