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王友群:为中共当五面间谍 袁殊的悲剧人生

作者:

为中共当间谍大多数都没有好下场。

袁殊,1911年出生于湖北省蕲春县一个没落的书香门第,父亲袁晓岚是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员。袁殊幼年随母到上海投靠亲戚谋生,曾在一家印刷厂做学徒工。

后来,袁殊的父亲到上海一家学校教书,就把12岁的儿子送入上海立达学园读书。1925年,袁殊曾参加北伐军,后离开部队,到上海成为一名文艺青年。

1928年,袁殊和第一任妻子马景星东渡日本留学,攻读新闻学。回国后,创办《文艺新闻》,与左翼文学界关系逐渐密切起来,成为上海滩有名的新闻记者。

一,中共间谍

1931年10月,20岁的袁殊,在上海,经原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书记、时任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长潘汉年介绍,加入中共。

当时,潘汉年告诉他:“你加入的是秘密前卫组织,普通的组织成员不知道你的身份。”

什么是“秘密前卫组织”?就是中共最高特务机关——中央特科。潘汉年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央特科二科即情报科的科长。

潘汉年还给袁殊介绍了今后负责与他单线联系的王子春。此次会面后,在王子春的安排下,袁殊接受了两个月的特工训练。

训练一结束,袁殊正式投入中共地下情报工作,成为一名中共间谍。

二,国民党中统间谍

中统的全称是“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是国民党CC系领导人陈果夫、陈立夫控制的国民党党务系统的特务机构(CC是二陈的第一个字母)。

1932年,根据中共的安排,袁殊请他在上海的表兄贾伯涛帮他找一份工作。贾伯涛是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曾任北伐东路军总指挥部上校参谋,中央军校上校主任教官,军训部少将组长,是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的大红人。

贾伯涛很快把他介绍给中国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常务委员、社会局局长吴醒亚。

吴醒亚是中统在上海的负责人。袁殊由此顺利打入中统内部,后来成为中统的秘密团体“干社”的情报股股长。

三,日本情报机构间谍

为了在工作上有所突破,王子春指示袁殊发挥特长,要求吴醒亚为他安排一个新闻记者的公开职位。吴亚醒安排他到当时中国最大的经济新闻通讯社——“新声通讯社”当了一名记者。

有了记者身份的掩护,袁殊经常出席南京政府和日本领事馆的记者招待会。

有一次,在出席日本领事馆的记者招待会时,袁殊结识了日本领事馆副总领事岩井英一。一来二去,两人成了好朋友。大约半年后,岩井英一主动提出请袁殊担任日本领事馆的情报员。

袁殊将此事汇报给王子春,王子春要他将此事报告给吴醒亚,吴醒亚认为袁殊打通日本人的关系对获取情报有利,鼓励他与岩井英一交往。

在岩井英一的安排下,袁殊成为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特别调查班——“岩井公馆”的重要负责人。

“岩井公馆”是上海最大的公开的日本特务机关,设在闸北区的一个大院内。在这里,除了袁殊外,还有中共地下党员恽逸群、翁从六等。岩井公馆的几百个工作人员全是中国人。

其中一幢小楼是“兴亚建国运动本部”,袁殊任总干事。他用“严军光”的笔名发表了“兴亚建国运动”宣言和不少文章,大肆宣传“中日和平”、“共存共荣”,号召亚洲各国在日本领导下建设“大东亚共荣圈”。它的活动很受日寇赞赏,日本外务省邀请袁组织代表团赴日访问。

有一幢楼是“上海编译社”社址,社长恽逸群,副社长袁殊,有众多编辑和社内外作家,专为袁殊主持的《新中国报》、《杂志》、《政治月刊》供稿。

还有一幢小楼的顶层设着秘密电台。中共派驻香港、重庆的特务,把国民党和英美的情报发往延安,由延安发到“岩井公馆”再转送给日寇,并把潘汉年、袁殊、恽逸群收集的情报,发往延安和苏北新四军。电台工作人员都是从延安派来的中共党员。

知情者说,“岩井公馆”实际上是中共设在日占区的办事处。

四,汪精卫伪政权间谍

此后,根据中共的安排,袁殊还担任过投靠侵华日军的汪精卫伪政府的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清乡委员会政治工作团团长等,并利用这些职务便利为中共服务。

五,国民党军统间谍

军统的全称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是与中统并立的国民政府军队系统的重要情报机关。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潘汉年以八路军驻上海办事处主任的身份回到上海。从那时起,潘汉年成了袁殊的直接联系人。

经中共同意,袁殊先加入上海帮会组织——青洪帮,来往于杜月笙黄金荣之间。后经杜月笙引荐,袁殊又打入以戴笠为首的军统。

在征得潘汉年同意后,袁殊成了戴笠军统局上海区国际情报组少将组长。而公开的掩护身份依然是记者,他也因此继续与日方的岩井英一保持联系。

抗战一胜利,袁殊被军统任命为“忠义救国军新编别动军第五纵队指挥和军统直属第三站站长”,授予中将军衔。

代表中共与日军秘密会谈

据顾雪雍撰写的《我所知道的“五方特务”袁殊》披露,抗战开始后,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深感与日军作战只会消耗实力,制定了“联日反蒋”的谋略,发密电给新四军政委饶漱石,让他派人代表毛与日军谈判。

饶把这个任务交给情报部长潘汉年。潘随即赴上海“岩井公馆”找他的下属袁殊,一起去会见日本特务头子岩井。然后,三人再去见日寇驻中国最高特务机关“梅机关”的首脑影佐帧昭少将。

双方会谈3天后,达成重要默契,并写了会谈纪要,主要内容是:日军与共军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和平共处;中共负责保护铁路交通安全;中共可到日占区采购战略物资;日军对中共开放长江封锁线,中共人员、物资可顺利在长江两岸通行等。

潘代表毛与日寇谈判,袁殊既是翻译,又是潘的助手,所以也是中共代表之一。

为中共做了大量情报等工作

袁殊在岩井公馆弄到了大量情报,通过秘密电台发往中共大本营——延安。当时袁殊曾提供德、苏开战部署,日军决定“南下而非北上”的战略情报。延安将此转告苏联,苏联据此下决心将东线40万兵力统统调到西线。

袁殊还组织人将日伪军军火库的枪支弹药,偷偷装船送至苏北新四军的根据地。

袁殊还建立了通往中共根据地的秘密交通线,救援被俘的中共人士。他曾亲自救出鲁迅的夫人许广平,掩护潘汉年、范长江、邹韬奋等进出上海。

1945年抗战胜利后,岩井公馆将被国民党封闭。袁殊事先得到消息,把“岩井公馆”的所有土地、房屋、金银、证券、物资等,价值约一亿多美元全部交给中共,用来在上海开办一家小银行,为中共内战提供资金。

袁殊说:“我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接受了党的指示才干的。”

中共建政后被关监狱20多年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袁殊被中央情报总署署长李克农调到北京,任亚洲处处长,负责日美动向的调研。

1955年4月3日,时任上海市常务副市长潘汉年,因所谓“内奸”问题,在北京饭店被逮捕。

一个月后,袁殊因受“潘汉年案”牵连,也被逮捕。之后,被拘留审查10年。1965年,被中共军事法庭扣上“国民党CC特务、军统特务、日本特务、汉奸”等罪名,判刑12年。

袁殊被捕时,他的第二任妻子王端已经跟他离婚了,他们俩的大女儿12岁、二女儿11岁、大儿子10岁、小儿子9岁。四个年幼的孩子几乎无人照看,靠中央调查部每人每月发放的20块钱补助生活。

1967年,袁殊刑满,本该获释回家。但是,当时,正值“文革”狂热时期。中央文革小组决定重审潘汉年案。潘汉年夫妇被重新收监,袁殊也被再次关押。这一关,就是8年。

1975年,袁殊出狱后,被押解到湖北武汉大军山农场劳动改造,住在平房里看菜园。

1980年,已患脑血栓的袁殊,请假回北京,被其子安置在北京永安里一处8平米的小空屋里,以煤取暖。因手脚不灵便,袁殊费很大力气也生不好炉子,他在日记中感慨:“天下之大,而我似乎将近流落街头。”

当时,他主要是回北京申诉的,希望中共把他的历史问题搞清楚。得知中央调查部落实政策办已对他的申诉备案后,他向中调部老干局提出:“在国内我已经成为了一块废料,不如放我出去活动。”但没有回音。

1982年8月,潘汉年案平反。1982年10月7日,中央调查部和公安部给袁殊送来最高法院的复查判决书,撤销1965年的判决,宣告袁殊无罪。

1986年后,半身不遂的袁殊,已经精神紊乱,喜怒无常,常无法控制情绪,有时突然嚎啕大哭。

1987年11月26日,大雪天,袁殊在北京去世。

结语

袁殊的独特经历至少说明三点:

第一,中共为了达到颠覆中华民国的目的,确实是不择手段。世界历史上,双面间谍不是很多,三面间谍更少,五面间谍更是少之又少。但是,中共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没有任何底线,即使当汉奸也无妨。

第二,在中华民国军民与侵华日军浴血奋战,“一寸山河一寸血”地与日军殊死战斗时,中共却通过潘汉年、袁殊等高级特工,与侵华日军勾结,将日本在上海的情报机关——岩井公馆,变成中共与日本联手的重要渠道。

第三,中共当政后不久,便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将当年按照中共最高层指令,与日本勾结的中共高级特工,关进深牢大狱,让他们当替罪羊。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120/1832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