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美国将与巴新签国防协议 能抗衡中国在南太的影响力吗?

美国可望于本月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签署国防和监视协议。观察人士分析,这显示华府正努力在南太平洋应对来自北京的威胁,但是否能实际阻止中国非法捕鱼行动仍有待观察。不过专家也说,巴新当地近几年中资争议不断,中国很难以经济胁迫的方式,增加对巴新的影响力。

2022年9月29日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马拉佩和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美国-太平洋岛国峰会上会面

就在白宫稍早证实,美国总统拜登将于本月22日,对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展开历史性访问后,《路透社》近日引述巴新外长的消息报道,拜登将于访问期间签署国防和监视协议。

巴新外长卡钦科(Justin Tkachenko)对路透社指出,美国和巴新之间的“国防合作协议”(DCA)已于稍早定案,待拜登来访时就能正式签署;《日经亚洲》周日(5日14日)则引述知情人士报道,“国防合作协议”将在双方同意之下,让美军使用巴新港口和机场。

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对《日经亚洲》表示,“国防合作协议”一旦达成,“将成为两国加强双边安全关系、提高巴新国防军保护领土主权的能力的基础框架,并加强该地区的稳定和安全。”

对于美国即将与巴新加强防卫合作,观察人士指出,太平洋岛国领袖才于去年9月在白宫齐聚一堂,加强与美国的外交互动,澳大利亚也于日前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瓦努阿图拟议及达成国防协议、并与斐济升级关系;而拜登将在巴新行后,于5月24日澳大利亚悉尼出席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这一连串的行程安排显示,由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所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正致力与太平洋岛国扩大合作,应对中国在此不断扩张的影响力,而华府在巴新的最新国防协议,无疑是美国在其领土之外极为重要的安全布局。

专家:美在南太的重要安全协议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法学院学术主任理查德·赫尔(照片提供:理查德·赫尔)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法学院学术主任理查·赫尔(Richard Herr)告诉美国之音:“这毫无疑问是美国在其领土之外,与太平洋岛国做出的最重要的安全协议。这意味着四方安全对话涉入区域安全事务,因为当(美国)总统拜登离开莫尔兹比港(巴新首都)时,他将去悉尼与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碰面,所以我认为这两个会议有所关联。我很确定此举是为了特别显示,四方安全对话与美国领导人正致力应对太平洋岛国所出现的一些安全问题。”

去年4月,北京与同样位于南太平洋的所罗门群岛签署安全合作框架协议,引发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忧心,此举恐允许中国合法在该区域获得军事立足点。另外,中国先前还希望与南太平洋十国签署合作协议,但太平洋岛国对于中国在该区域的合作草案和行动计划存有疑虑,因而拒绝。

赫尔认为,北京这两项举措似乎“有些过头”,让南太平洋岛国惊觉,中国想介入这块区域安全事务的程度原来如此之高,也促使美国与澳大利亚试图加强与南太岛国的安全关系,他说:“我认为在某些方面来说,目前(南太平洋)的事态发展确实得归咎于中国。”

位于澳大利亚北方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有约940万人口,是南太平洋人口数量最多的国家。近期除了美、澳之外,英国也于4月下旬与巴新签署一项广泛的安全协议,以强化两国安全防御,在在显示巴新在南太平洋的战略重要性。

能阻止中国非法捕鱼活动吗?

除了国防合作协议外,巴新外长卡钦科对《路透社》说,美国与巴新也将签署另一项允许美国海岸警卫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广大专属经济区巡逻的协议,并包含使用卫星监视的内容,他说,“我们将能够利用美国的卫星安全系统。一旦我们签署协议,它将有助于监测我们的水域,而我们目前还无法做到这点。”

卡钦科补充表示,这项协议还可“保护我们特别是包含渔业在内的自然资源,免遭非法偷猎和盗窃”。

不过,华盛顿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研究印太地区的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帕斯卡尔(Cleo Paskal)认为,目前尚不清楚美国会如何透过这项协议进行行动,其实际效力暂时难以估计,因此未来能否有效吓阻包含中国等国家在此区域进行的非法捕鱼行径,仍有待观察。

帕斯卡尔告诉美国之音:“双方进行监视和情报及海域意识合作是很好的事情,但如果没有执法就没有任何意义,这可能导致无法真正阻止主要来自中国的大规模非法捕鱼行动。除非你对非法捕鱼做出实际举措,否则它不会改变目前情况。”

《自由联合协定》延伸南太?

尽管美国与巴新监视协议的实际能发挥的效用仍待评估,但台湾太平洋岛屿研究学者、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认为,从美国于今年2月重开驻所罗门群岛大使馆、5月开设驻汤加大使馆,并正与瓦努阿图和基里巴斯接触,讨论开设新大使馆事宜等举措可见,华盛顿终于开始正视南太平洋的重要性,之后甚至有可能在此区域扩大《自由联合协定》(Compact of Free Association),进一步深化美国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林廷辉提供)

《自由联合协定》于1980年代签订,美国透过对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及帕劳的经济援助,换取在协定涉及地区采取军事行动。美国与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及马绍尔群岛的契约将于今年稍晚届满,与帕劳的契约则在明年到期,目前正努力与这些国家续签协定。

林廷辉告诉美国之音:“如果说美国能够以这个(自由联合协定)模式推到南太国家,包含巴布亚纽(新)几内亚,再加上最近美国重新开启驻所罗门大使馆,未来在东加王国或是(计划在)基里巴斯,也会开设大使馆的情况之下,它可以进行所谓的军事合作计划、或者是派遣武官的这样的一个职位,我相信对当地的安全应该有所帮助。”

不过,捍卫民主基金会的帕斯卡尔与林廷辉看法不同。帕斯卡尔认为,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及帕劳三国与美国关系特殊,这种把该国国防安全全交由美国、并对其他国家战略拒绝的情况难以套用在其他国家身上,包括巴布亚新几内亚。

帕斯卡尔说:“巴布亚新几内亚是一个独立国家,人口和国土面积都比新西兰大。它拥有大量的资源,是相当与众不同的国家。因此,巴新与包含美国等其他国家,达成类似协议的可能性很低。”

中国反制措施有限

虽然拜登即将成为百年来首位踏上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土的在任美国总统,不过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早在2018年就已经造访巴新,并在去年11月于泰国曼谷参与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期间会见巴新总理詹姆斯·马拉佩(James Marape)。

此外,巴布亚新几内亚还是太平洋岛国中首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建设谅解备忘录的国家,北京透过这项倡议允诺为巴新建造高速公路跟数个地方机场。

中国和巴新的贸易关系也愈来愈密切。据中共官方统计,2022年中国与巴新双边贸易额达52.6亿美元,同比增长30.8%,其中中国出口额14.3亿美元,同比增长36.2%;中国进口额38.2亿美元,同比增长28.6%。

即便中国正试图扩大在巴新的经贸影响力,但《金融时报》去年11月直指,由于中国国有企业在巴新承建的项目停滞不前,导致当地一条1600公里的道路路面并未得到改善或升级。这似乎显示,中国在巴新的建设“口惠而实不至”。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表示,近年来,中国对巴新或对其他太平洋岛国的投资方式,经常导致中国及当地劳工出现纷争,因此虽然美国与巴新签订国防与监视协议,必然会引起北京不满,但中国若恣意使用时常对外国进行的经济胁迫,逼迫巴新向北京靠拢,恐怕难以奏效。

林廷辉说:“中国投资巴纽(巴新)也好、或是投资其他太平洋岛国,是借由贷款的方式给予这些岛国之后,然后再由自己国家的国营事业公司、或者他们的一个企业,到这个地方去进行投资,再引入中国的劳工到当地去开采。即便它有聘请当地的某些劳工,但是这几年来,时常引起了当地劳工跟中国劳工之间的纠纷,所以其实中国(工人)对于社会层面、区域层面来讲,有一种不安定的情形出现。中国在这里的经济筹码,其实上是没有办法占上风的。”

塔斯马尼亚大学的赫尔也说,中国的战狼外交、在海外设立的秘密警察站,以及“一带一路”经常遭人诟病的债务陷阱,恐怕都使得北京目前已经没剩几张好牌,来削弱美国在南太日益加剧的影响力。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516/1902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