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揭秘秦刚快速升迁之秘: 在习近平耳边低语

一位前白俄罗斯外交官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前外长秦刚快速升迁的秘密可能与其任礼宾司司长期间有机会近距离向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展示其忠诚与能力有关。

原白俄罗斯外交部一等秘书帕维尔·斯伦金(Pavel Slunkin)曾在2015年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白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与时任 中共外交部礼宾司司长的秦刚有过频繁交往。

他回忆,秦刚为了确保习近平第二天的访问行程万无一失,半夜两点打电话给他,要求再次检查习近平次日要参观的博物馆。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斯伦金说。“他们就联系我的老板,而我的老板同意了。所以最后他们叫醒了博物馆副馆长,他带领了我们前去,打开了博物馆。”

2015年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白俄罗斯。礼宾司司长秦刚在中间。(网络截图)
2015年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白俄罗斯。礼宾司司长秦刚在中间。(网络截图)

习主席走到哪一步音乐会响起?

令斯伦金惊讶的是,中国外交官们要数第二天习近平走的台阶有多少步。“他们提出的问题是:习主席到底走到了哪一步音乐会响起?”

“我确信没有人能真正回答这个问题。”斯伦金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只能随便指向一个台阶,说就是这个。”

匪夷所思的是,中国外交官们认真地把这记在了笔记本里。“他们记下了当习近平走到多少个台阶时音乐应该响起的时间。”

“显然第二天音乐不是这样的,”斯伦金说,但是他说:“一切都很完美,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和合理,但显然这不是我展示的台阶。我不认为这真的给某人带来了某种问题,但他们只需要向他们的老板表明,准备工作是最理想的,他们考虑到了这些特殊的微小的细节,并且他们的工作很有效,一切都以尽可能高的水平做好了准备。”

斯伦金认为,秦刚去年12月被突然任命为外交部长跟他之前做过礼宾司司长有很大关系。外界一般将此解读为这是习近平对秦刚的青睐。

原白俄罗斯外交部一等秘书帕维尔·斯伦金(Pavel Slunkin)。(视频采访截图)
原白俄罗斯外交部一等秘书帕维尔·斯伦金(Pavel Slunkin)。(视频采访截图)

礼宾官有机会在老板耳边低语

“秦刚担任的礼宾司长,我认为为他提供了一种非常特殊的魔法技能或魔法力量,让他可以接近习近平,以展示他是多么忠诚、多么高效、多么优秀。”斯伦金说。“因为他知道在这些礼节事务中他是要负最大责任的最重要的人。他可以接近习近平去告诉他一些事情,向他解释一些事情。这种与他的老板、 中共领导人的接近,使他在同事和其他中国官员中享有非常特殊的地位。”

“在那些保守的国家,在那些保守的传统中,这种与领导人的接近,这种在他耳边低语的机会,在外交部内部的竞争对手看来,为你提供了如此多的政治优势,”斯伦金说。“我认为这是他职业成长的秘密之一。”

斯伦金对秦刚的总体印象是,“他更现代,也许不那么保守,他比他外交部的一些高级同事、或外交部更有经验的老同事,更能理解西方文化、西方处理事情的方式和外交礼仪。但与此同时,他知道如何玩‘我是老大’的游戏。他向周围的人表明,他是一个重要人物,这也是很多人不敢接近他的原因。”

“数百人排队等着取代我”

在习近平的那次访问中让斯伦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中国庞大的外交礼宾队伍。他们每个人仅负责一件具体的或是细小的事情,然后在长达一个月的过程中反反复复地检查、确认,有时是生怕出现差错,有时也是做给上级看的。

斯伦金举例某位中国外交官打电话跟他确认某件事。我说 “我需要和我的老板确认。他说你的老板已经确认了。所以我的问题是,那你为什么还问我?如果我的老板确认了,那么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继续。但他说,不,我们需要在各个层面上进行确认。”

在习近平结束访问飞回北京后,在白俄罗斯的两国外交官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坐在一起吃一顿工作晚餐了。斯伦金也终于有机会搞清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

“我走近一位外交官,只是想问他在这漫长的一个月的准备过程中我一直在脑海中思考的最重要的问题,问他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我们要召开数百次会议,讨论相同的问题,计算步数,晚上参观博物馆,为什么会这样?”

斯伦金说,他获得了具有象征意义的回答,“他说,你知道,在北京有数百人跟在我身后,排着队要取代我的位置。因此,如果我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去做,那么就会有另一个人去做。”

斯伦金说,这也许是最真诚的回答,也揭示了中国外交的运作方式。“对他们来说,这是他们这次访问的唯一任务,他们不能失败。我的意思是他们的代价非常昂贵。这是关于他们的职业生涯,关于他们的升迁,也许还有他们对所做工作的自我满足。”

中国改变了白俄罗斯的礼节传统

还有一件事令斯伦金印象深刻的是,中国外交官坚持将一个白俄罗斯没有的外交访问概念强加给了他们,改变了他们的礼节传统,那就是习近平喜欢的所谓的“国事访问”。

斯伦金说,白俄罗斯的国家礼仪文件上只有三中类型的访问:私人访问、工作访问和正式访问。“正式访问是最尊贵的访问类型。”

“但我们的(中国)同事,他们希望这次访问更加重要,”斯伦金说。“他们一再称这是国事访问,无论我们多少次将其更正为正式访问,他们都坚持称其为国事访问。”

出于政治压力和投资诱惑,“我认为卢卡申科政府只好放弃,并表示同意,……尽管我们在礼仪传统中没有这种类型的访问,只是为了让我们的客人高兴而已。”

卢卡申科与习近平气味相投

斯伦金说,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和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私人关系很好,并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想拥有不受监督的绝对权力,都不关心人权、民主,“这就是他们相互理解的方式。”

卢卡申科在2020年大选中失败后拒绝交出权力。西方国家拒绝承认其合法性。“中国对卢卡申科来说是继俄罗斯之后的第二个主要合作伙伴,他希望得到中国的资金、中国的投资、中国的市场以及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政治支持,所有这些他都从习近平那里得到了。”

斯伦金表示,由于他公开批评卢卡申科政府镇压抗议者、选举舞弊,在政治迫害之下他不得不离开祖国。

他于3年前搬到乌克兰,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又搬到了波兰。现在他在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担任政策分析师。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727/1932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