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经济特区“没有那么特”,凸显中国严峻新现实

托尼·熊(Tony Xiong)是最新一批来到深圳最新城区的豪华办公楼的人之一,这些办公楼是为了展示中国的经济奇迹而建造的。他不会在这里度过任何私人时间。

资料照片:中国深圳前海经济特区正在建造中的高楼。(2023年8月9日)

托尼·熊(Tony Xiong)是最新一批来到深圳最新城区的豪华办公楼的人之一,这些办公楼是为了展示中国的经济奇迹而建造的。他不会在这里度过任何私人时间。

大多数午休时间,他都会开车20到30分钟前往深圳较老的城区,在家庭经营的小餐馆里吃碗牛肉面,然后再赶回去工作。

“在前海,要么在阳光下步行10分钟才能到达商场,要么是食堂糟糕的食物,”这位30岁的国有地产公司财务人员对路透社(Reuters)说。“我不喜欢呆在那里。”

抱怨前海缺乏吸引力的不只是上班族。前海是一个经济特区,在这里,中国人曾经看似必然的全球金融实力和经济繁荣的梦想现在却因一半空置的摩天大楼、购物中心以及车辆稀少的高速公路而变得黯淡。

这个隶属深圳的经济特区在初始投资450亿美元后于十多年前开始运转,官方媒体称其为中国大陆的香港:未来的国际科技和金融中心,以及市场和信息准入自由化的试验台。

路透社在9月至11月期间的六次访问中对该地区的10名高管和投资者、房地产专家、外交官和经济学者以及10名工人进行了采访,采访的内容呈现的面貌是,这是一个基本上被荒废的地区,改革雄心已被放弃。与此同时,受访者表示,前海试图在中国其他2500个特区中脱颖而出的努力步履艰难,这些特区都在用各种补贴引诱犹豫不决的企业。

五名经济学者和三名外交官告诉路透社,前海的困境反映了中国旧有的“建好自然有人来”增长模式的局限性,这种模式在上一代人的身上为深圳创造了奇迹,深圳是中国第一个也是最成功的经济特区之一。

房地产咨询公司莱坊(Knight Frank)的数据显示,尽管前海租金价格较低,但第三季度写字楼空置率为28.9%,接近三年来最高水平,而深圳整体空置率为23.2%,北京上海空置率为15.1%至17.1%。

而这还是在中国最高的1000米以上摩天大楼和其他高楼群竣工之前。三名房地产高管对路透表示,源源不断的楼房供应推高了空置率,但除了国有企业之外,很难找到新的公司迁入。由于该话题的敏感性,他们要求匿名。

随着中国进入增速迟缓的新时代,前海可能永远无法达到它所渴望的国际地位。

分析人士表示,前海以及中国需要恢复十多年前北京打算在该特区试点的市场改革,而中国的整体经济需要更多地依靠居民消费来恢复高增长。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国际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安东尼奥·法塔斯(Antonio Fatas)表示:“当一个国家达到中国今天的发展水平时,就无法靠特区发展起来。增长要复杂得多,它需要全面的改革。”

前海管理局和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没有回应路透社就当地和宏观经济挑战发出的置评请求

未兑现的承诺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深圳从一片村庄发展成为拥有1800万人口的巨大城市,是中国一些最大的公司的所在地。

它成为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的巨大成功,其对工商界的友好随后被其他城市,特别是珠江三角洲沿线城市效仿,同时发展起来的还有无与伦比的基础设施建设。

2010年,北京批准前海项目作为政策实验室,以推动中国进入新的增长阶段。

计划包括建立一个类似香港的独立反腐败的机制、率先逐步开放国家资本账户和人民币国际化的试点;整个地区享有完全的互联网自由。

2012年,当习近平主席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第一次访问前海时,他预测前海将“比特区还要特”,这些变化似乎只是一个更加开放的中国的开始。

但这些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被一一废除。

当习近平2019年再次访问来参加邓小平改革40周年纪念日时,随着国家对市场的监管收紧,资本账户在2015年的资本外流恐慌后基本被封锁,审查和监视力度加大,基调已然变味。

香港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Zhiwu Chen)表示:“过去十年并没有真正的改革和开放。相反,对过去改革的逆转已经取得了胜利,”他说。他还补充说这抑制了前海的发展。

陈志武说:“在过去,前海的官员会受到鼓励和激励去尝试创造性的政策创新。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官员们更加重视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

低税和补贴

没有发生承诺中的改变,前海仅剩的卖点是:15%的所得税——中国大部分地区为25%,毗邻香港、中国一些最新的办公和商业设施、价值3000万人民币(410万美元)的一次性购房补贴和每年高达500万元的租金补贴。

管理该地区的前海管理局表示,已有超过10万家公司在该地区设立分支机构,其中包括汇丰银行(HSBC)、瑞银集团(UBS)和渣打银行(Chartered.)。

中国人大代表、前海管理局前驻香港首席联络官洪为民(Witman Hung)表示,该特区吸引了家族企业办公室、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基金。

但房地产经纪人、高管和投资者表示,许多在前海注册的公司从未实际搬到那里。

“我们那里实际上没有任何人,我甚至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地址,”布莱恩·米勒(Brian Miller)说。他在深圳其他地方拥有一家仓储业务,但根据会计师的建议在前海注册。

一位因话题敏感而不愿透露姓名的科技高管表示,他的公司在前海租用场地是出于税收原因,也是为了维持良好的政府关系。他原本计划在那里扩大业务,但随着经济放缓而改变了主意。他现在只保留了一支最低人数的骨干队伍。

“这不是前海的问题,而是宏观经济的问题,”他说。

区区相争

另一个缺点是,前海的激励措施与其他特区相似,包括广州附近的南沙和澳门旁边的横琴等附近的特区。但中介称,前海的租金是横琴的两倍,是南沙的六倍。

中国欧盟商会华南分会(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outh China)主席高志豪(Klaus Zenkel)表示:“以前,每个地区都有一点特别之处可循,但现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任何事情,这太混乱了。”他补充说,没有新的欧洲公司入驻。

他说:“基础设施已经在那里了,问题只是——你如何说服公司来?”

商会6月份对75家企业进行的调查发现,只有44%的企业对大湾区(粤港澳城市群)持乐观态度,低于2022年的68%。

跨境金融公司XTransfer的首席执行官邓国标(Bill Deng)表示,他不会搬到前海。

他说,香港“拥有自由的全球体系,他们有人才、有经验”,并补充说中国大陆对金融开放一直“非常谨慎”。

在前海的街道上,一些人正在享受这份宁静。一位驾驶教练发现这里非常适合上第一堂课。一名店员正在智能手机游戏中练级。

在邓小平题字的“前海石”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里,一位只透露自己姓张(Zhang)的咖啡师大部分时间都在和其他工作人员聊天。

“顾客不多,我认为没有多少人来参观这块石头。有时我很无聊,但安安静静也很好,”他说。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117/1979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