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颜纯钩:五十年国债临渴掘井,安全性成疑揼钱落海

中共若无法挺过二十年,那么国债到期时,中共政权已经不在了,那时的世界,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说不定打过第三次世界大战,地球上适合人居住的地方,可能只剩下喜玛拉雅山脉了,到那时,你去哪里拿回你那笔伟大的国债?如果二十年已经有疑问,那么三十年到五十年,你不是嫌自己手边的钱太腥吗? 有钱在手,最重要的是安全感,有足够安全感之后,才是钱生钱的问题。没有安全感,利润再高,也是危险的投资,更不必说,究竟超长期国债利息如何算,也还没有人知道。

中共宣布即将发行一万亿超长期国债,分二十年﹑三十年和五十年三种。我对金融业完全外行,不过凭常识推想,发超常期国债,其用意当然是不用短期内就到期还钱,可以拖长来用。消息没有提及利息,一大笔钱拿出去买国债,放到五十年后,经过半世纪通货膨胀,最终拿回来的还是五十万,这五十年间赚来的利息,能不能抵消通胀带来的实际损失?更不必说,拿不拿得到利息,还是一个问题。

中共发长期国债,显然是国库干塘,情况危急,已经没有其他办法好想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债台高筑,地方政府已经到了要借钱来还息的地步了。现在的难处是,没钱难办事,经济欲扶难起,但钱从何来,才是大问题。发债虽是办法,但短期债借到手,还没想清楚用到哪里,已经又要还钱了,因此唯有发长期债,越长越好。

年轻人手上都没有钱,一个五十岁的成年人,如果买了二十年期,期满已经七十岁,拿了钱作退休之用,还勉强说得通。若是买三十年期,只怕未必有机会取用,至于五十年期,那只能当遗产留给子孙了。

常识告诉我们,国债之所以可行,一定是钱能滚钱,就是政府拿了那笔国债去投资,得到的回报,一定比应付的利息要高,扣掉利息还有得剩,那发行国债才做得过,否则不但白忙一场,还要补贴利息给债主,这样的亏本生意没有人会做。

中共发超长期国债作什么用?现在真是千头万绪,只怕不够用,不怕没用处,问题是眼下还有什么能赚钱的项目可做?据说还要建第四第五艘航母,还有一个引雅鲁藏布江水输入新疆的大工程,如果还要对外大撒币,给地方政府还息渡日,或者去推动刚刚公布的房地产收储,也都是现成的去路,需要用钱的地方大把。

但建航母和大撒币都不会有利润,南水北调看不到收成,地方政府还债渡日,只是维持生计之举。至于房地产的收储,八字还没有一撇,以什么价钱收购﹑出售或出租,如何审查申请资格,如何防止贪官从中谋利,一想起来连我们局外人都头痛,就不要想赚钱的事了。

有什么人会去买超长期国债呢?年轻人先排除在外,中产大概是目标客户,但中产面临裁员减薪,身上背著房贷车贷,上有老下有小,纷纷跌入家庭财政困境,还要指望他们买五十年后才拿得回来的国债,那也太不现实了。有能力购买这种超长期国债的,除了私企老板,也就只剩那些拿退休金又手边有点积蓄的老人了。

私企老板每日盼到手更多余钱周转,怎么会把钱拿去冻结五十年?至于退休老人,又回到上文提及的问题,就是他们买了国债,只能贴在墙上,每天观赏过瘾,至死都取不回自己那点血汗钱。

中共会不会使出我们想不到的行政手段,去强迫手边有钱的人把自己的积蓄贡献出来?这一点不可排除,中共能做出来的,都是我们想不到的。你在银行存一笔钱,要取钱的时候居然取不出来,这种事政府都做得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中共又最懂拿捏各种人的软肋,一旦被他相中,那就是你要行衰运了。

最要害的问题还是,国债的安全性,本来是以国家的信誉来担保的,国家在一日,国债就跑不掉,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家,究竟还能存在多少年,谁能说得准?当下经济坏透了,民生叫苦连天,外交上四面楚歌,战争迫在眉睫,在这样风云变幻的时代,成败得失一瞬间,谁说得准?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一个病入膏肓的政权,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普京一旦打败,俄国必生内乱,俄国一倒,中共成西方唯一死敌,那时西方集中火力压迫,再加上内部不靖,中共政权也必然动摇。

中共若无法挺过二十年,那么国债到期时,中共政权已经不在了,那时的世界,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说不定打过第三次世界大战,地球上适合人居住的地方,可能只剩下喜玛拉雅山脉了,到那时,你去哪里拿回你那笔伟大的国债?如果二十年已经有疑问,那么三十年到五十年,你不是嫌自己手边的钱太腥吗?

有钱在手,最重要的是安全感,有足够安全感之后,才是钱生钱的问题。没有安全感,利润再高,也是危险的投资,更不必说,究竟超长期国债利息如何算,也还没有人知道。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18/2055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