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陈嘉宏:国会沦落至此韩国瑜要负最大的责任

作者:
本届国会先天不良,不仅蓝白两党党鞭都是所属党团最“鹰派”,黄国昌与柯建铭长期互看不顺眼;国会议长韩国瑜虽然在20年前担任过立委,但显然他从未对国会的典章制度与议事规则下过功夫,加上他欠缺调和鼎鼐、一言九鼎的分量,就成为一个随波逐流的院长。

和解之钥在韩国瑜手上,他是唯一能阻止这场荒唐戏码继续上演的人,外界应该课予这个国会议长更多的责任。(摄影:张哲伟)

有人说,就是因为民进党在过去8年经常不顾少数意见,所以现在在国会被多数党碾压也只是刚好而已,这说法其实是将立法院运作日常明显地去脉络化。一个肉眼可见的事实是,民进党独大时的国会从不会在程序委员会阻挡任何它看不顺眼的草案,民进党独大时的国会也未曾在委员会封杀少数党提案阻止其并案审查,民进党独大时的国会更不会在即将二、三读讨论表决时,还不知道条文在哪里、内容是什么?如此蛮横地强渡关山,才是这场国会喋血事件的根源。

所谓“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这话说得容易,但其实是一种复杂的“行为艺术”,而前立法院长王金平正是这种“行为艺术”的个中高手。虽然王金平是由多数的国民党团选出的立法院长,不过,身为国会议长的他对抽象的国家利益有他的坚持,并非国民党团的议案与议事主张照单全收。而不管中央执政是蓝或绿,他都很重视跟少数的民进党团之间的关系,因为知道少数党真要按照议事规则刻意杯葛,他所主持的立法院将会永无宁日。他最终会让国民党拿到他们想要的议案,前提是必须尊重程序正义,尽量做到让表决输的一方无话可说。

王金平与柯建铭被戏称是蓝绿两大“乔王”,在他们共治时期,立法院连冲突都是有节奏的。王金平心中有一份属于他的立法议程,在这个议程里,冲突是为了妥协,所以他与柯建铭之间对于“何时发生冲突”、“怎么发生冲突”、“发生几次冲突”,有一份难以言说的默契。在王金平的国会哲学𥚃,多数是一种力量,但未必是真理,他认为只有真正做到尊重少数,让少数意见被充分表达,多数的表决胜利才有正当性与合理性;也唯有如此,才能让输赢双方各得其所,各安其位。

本届国会先天不良,不仅蓝白两党党鞭都是所属党团最“鹰派”,黄国昌与柯建铭长期互看不顺眼;国会议长韩国瑜虽然在20年前担任过立委,但显然他从未对国会的典章制度与议事规则下过功夫,加上他欠缺调和鼎鼐、一言九鼎的分量,就成为一个随波逐流的院长。

以这次即将强渡关山的“国会扩权”以及“花东建设三法”为例,姑且不论两案都有极高的几率违宪,以其涉及层面之深、争议之广,居然接连跳过委员会及朝野协商两大关卡,在没有经过任何逐条讨论的情况下被送到院会来,这在王金平主持立法院的17年里是不可能的事。

但议案终究是被送到院会二、三读,这已是整个立法程序最后的补救机会,若是王金平主持议事,可预见他会有两种处理方式:第一、重开协商,若不能“乔”出双方可接受的版本,至少也要整理出重大歧见以及可表决的条文。第二、要求在二读时逐条审查,这既推进议事,对居多数的蓝白阵营有所交代,也让民进党的少数意见可以充分表达,完全师出有名。

但韩国瑜却一路配合蓝白的议事运作,根本不此之图。主导此案的黄国昌在表决前晚被问到蓝白的共同提案条文是什么时居然大言不惭地说:“条文是最高机密。”交付院会的28个蓝白国会改革版本最后如何变成表决版外界根本不得而知。明明自己已经是多数了,竟然大搞黑箱送案以及立法院已经35年不采用的举手不记名表决,完全违逆立法公开审议的最基本原则。其严重程度远甚于10年前引发太阳花学运的黑箱服贸;至少,那时候还知道张庆忠想强行过关的草案内容。

这一切,怎么可能不发生严重冲突?

表决当然有输赢,但程序必须正义,道理更应该被说清楚。本届国会如此荒腔走版,与韩国瑜的放任有绝对的关系,他是目前唯一能阻止这场荒唐戏码继续上演的关键者,外界不要只把矛头放在傅崑萁与黄国昌身上,应该课予这个国会议长更多的责任。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0/2056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