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窘迫,中共维稳缺钱了

今年是“六四”事件35周年,北京当局已升级维稳机制,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家外已有人站岗,与“六四”相关的维权人士已陆续“被旅游”。然而,今年针对“六四”的维稳工作与往年有所不同。

今年是“六四”事件35周年,北京当局已升级维稳机制,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家外已有人站岗,与“六四”相关的维权人士已陆续“被旅游”。然而,今年针对“六四”的维稳工作与往年有所不同。

还有一个多星期就是“六四”事件35周年,天安门母亲群体是当局每年重点监控的对象。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回复本台查询时表示,当局暂时只派人在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家门外把守,其他人的行动未受到限制。她也透露了2位天安门母亲发起人的最新近况。

尤维洁说:“今年35周年,难属们基本上没有被看起来,只有张老师被看起来。丁老师和张老师两位老人因为年纪大了,她们有一些老年病,身体还算可以。因为马上要临近“六四”,我们被要求不能接受记者到家采访,张老师那儿也是门口被看起来了,她想到外地去散散心,在“六四”前才会回来。”

她表示,天安门母亲群体计划在“六四”前按照过往的做法发表祭文,也会在“六四”当天到万安公墓拜祭。

“六四”35周年维权人士开始被管控,经济差“被旅游”范围受限

据了解,除了天安门母亲外,与“六四”相关的维权人士已陆续收到要“被旅游”的通知,35年前曾在天安门绝食的学生代表、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已确定会被带离北京,知名记者高瑜近期也可能会收到通知。本台在刚过去的周末联系了“六四”时的贵州学生领袖、中国独立评论人季风,他回复查询并表示,已被安排离家但与以往不同,活动范围只限于在家乡附近。

天安门母亲群体计划在六四前按照过往的做法发表祭文,也会在六四当天到万安公墓拜祭。图为2023年家属祭拜的情况。六四难属提供资料照。

季风说:“‘六四’35周年,因为每次‘六四’的5周年和10周年都是件大事,国外已经闹得这么凶。今年是提都不准提35周年,也不准提六四,这次出去只能在遵义市周边,就是在家乡附近,不能走远了。以前你到处都可以走,北京周边哪里都行,前年还去了平遥古城呀,就是到处都走,可能是财政紧张了,没钱了。”

化名秦先生的北京维权人士告诉本台,今年虽然是“六四”35周年,但经济状况变差,当局的维稳经费一定会减少,其他地区的维权人士不会像以往大批被安排旅游,相信维稳支出主要集中在北京,形容现在北京的维稳级别已进入紧张状态。

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RFA资料图/尤维洁独家提供)

秦先生说:“北京的氛围现在已非常紧张,只要是上了名单的所谓敏感人物,吃个饭都不方便,三、四个人一起见个面也不行。就算不在名单上的敏感人物,平常想聚会一下,几个朋友约在其中一个人的家里自己做饭都要受到阻挠。“六四”又是北京发生的,当然更敏感了。他们再没钱我估计今年北京市要被旅游的人数目也不少。”

各地维稳“六四”前相应升级加强对维权人士在地监控

不仅北京和与“六四”相关的维权人士被管控,上海维权人士沈艳秋表示,自从张展出狱后,上海的气氛已很紧张,临近“六四”的情况有所不同,形容当局是采取内紧外松的做法,表面上与平日没有大分别,但实际上已提高监控。以她为例,几乎每天都有公安找她喝茶,如果不配合会派人上门敲门。她相信,在“六四”前夕针对维权人士的在地监控会再加强。

沈艳秋说:“‘六四’前后不管维权也好,或是异议人士也好,他们看管肯定是紧的,你知道吧。现在什么活动都做不了,就怕我们跟境外媒体联系,或者怕我们搞公民聚会。就两个之字‘恐惧’。感觉怕影响他们的乌纱帽。总的来说当局就是恐惧。”

沈艳秋表示,早前计划在张展出狱后看望她,但相信在“六四”前的紧张时期,张展会被严密看管,为了不让当局再加强对她的监控,估计其他上海的维权人士也不会尝试在“六四”前去张展家探望。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8/2059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