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武秦岭:“反质询”是受到各民主国家尊重的普世人权

作者:
布林肯在听证会上驳囘参议员的指控,拒答参议员的询问,还谴责参议员的说法“极其错误”,甚至“可耻”等。他会被美国国会定为“藐视国会”罪吗?当然不会。不但在美国不会,在加拿大英国欧洲澳洲等等各民主国家也都不会。只有台湾某党,也许还有该党背后的中国某党,想这样做。“反质询”说到底是个言论权问题。言论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在质询过程中,议员有质疑追问批评谴责的言论权。官员也有反问反驳和反批评的言论权。各国宪法都保障公民的言论权。

在民主国家的国会里,经常看到受质询的政府官员与议员激烈争吵。从没有哪一部宪法说公务人员没有言论权,或者公务人员的言论权可以被剥夺。(美联社

在民主国家的国会里,经常看到受质询的政府官员与议员激烈争吵。

例如5月21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出席国会听证会,就和参议员克鲁兹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克鲁兹对拜登政府和布林肯本人发出多项指控,被布林肯以“不对”,“没有”,“恰恰相反”等话语挡回。

克鲁兹质问布林肯有关伊朗违背制裁出售石油的船只数量和售油收入金额时,布林肯答不上来。他反而要求克鲁兹提供数字(You tell me!)

当克鲁兹指控拜登政府对伊朗政府放水,让伊朗通过大量出售石油获得巨额收入以资助哈马斯时,布林肯断然拒绝这样的指控。他当即打断克鲁兹,说:

“这种说法极其错误。我完全不想苟同。我认为这是可耻的说法。”(That statement is profoundly wrong. I'm not even going to humor it. I think it's a disgraceful statement.)

布林肯在听证会上驳囘参议员的指控,拒答参议员的询问,还谴责参议员的说法“极其错误”,甚至“可耻”等。他会被美国国会定为“藐视国会”罪吗?

当然不会。不但在美国不会,在加拿大英国欧洲澳洲等等各民主国家也都不会。

只有台湾某党,也许还有该党背后的中国某党,想这样做。

“反质询”说到底是个言论权问题。言论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在质询过程中,议员有质疑追问批评谴责的言论权。官员也有反问反驳和反批评的言论权。各国宪法都保障公民的言论权。从没有哪一部宪法说公务人员没有言论权,或者公务人员的言论权可以被剥夺。

没有宪法授权,仅以自许的一个根本没有宪法依据的“上对下”权威,就要剥夺公务人员的言论权,岂不荒谬?目中还有宪法吗?

民主的基本机制是权力制衡。不管是三权也好,五权也好,各权都不得越出自己的范围去行使职权。立法不得干预司法,也不得干预行政。各权要谨守分际、互相制衡。

而权力互相制衡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言论抗辩。必须通过公开的抗辩,各方才能捍卫自己正当的权利,才能揭露和制止不良的侵权企图。

各国议会的听证会上,几乎每次都有抗辩。最常见的一种情况,是官员拒绝按照议员指定的方式回答问题。例如议员先做一个陈述,然后要求官员回答YES OR NO。官员有时会遵从,有时就不遵从,而是坚持用自己的方式解答问题。这是因为,简单回答YES OR NO,很难说清事实的全部,结果往往对自己不利。此时官员尽力避开议员者设下的“陷阱”。

而各国都保护官员这种“回避陷阱”的权利。从没有听说哪个国家的官员因为拒绝回答YES OR NO而被认定“藐视国会”。

台湾蓝白党的“改革”法案,设下种种清规戒律,刻意剥夺受质询官员的抗辩权。包括“回避陷阱”的权利。这样一来,议员就可以用“藐视国会罪”逼迫官员讲出议员所需要的话,或按议员的要求认错。这是地地道道的反民主独裁主张。

这种设圈套硬逼当事人跳入陷阱承认错误的恶法,只有专制独裁国家才有。中共就特别擅长。众所周知中共有一条著名的“家规”,就是“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或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在这条“家规”下,从无平等理性的问答,只有恶意的声讨;也不允许当事人澄清事实,只要当事人认罪服从。不服从就镇压。在毛泽东时期历次的政治运动中,到处可见这种权势者以仇恨碾压姿态羞辱迫害对手的政治批斗会。

现在有人想在台湾立法院举办这种政治批斗会。

这样的“改革”,绝不是什么“阳光照进国会”。而是建立一党独霸逆我者亡的强势权威,老子天下第一。不容质疑、不得反驳、不许回避,不可不按老子的意志说话。从而达到压制和消灭不同意见主张、持续扩权侵犯以掌控国政的目的。这样的国会,只能是乌云狂风碾压一切。暗无天日。

※作者为时事评论者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