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美谍中谍 “二马”失前蹄

在美国情报机构工作的人员,很可能是中共重点策反对象,但是这些间谍往往下场悲惨。图为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央情报局(CIA)总部大厅。

被指中美双面间谍的马某,在被捕近四年后终于认罪。当年被他拉下水的哥哥也被爆死亡。两人都曾为美国中情局工作,且可获取最高机密。他的哥哥还曾长期活跃在反共阵营的前沿。

马玉清(音译,Alexander Yuk Ching Ma,或译为马玉正),1952年出生于英国统治下的香港。他16岁移居美国,就读夏威夷大学,1975年入籍成为美国公民。

1982年,30岁的马玉清进入美国中情局工作,经过广泛的培训后被派往远东。1989年马玉清从中情局辞职。法庭文件显示,他拥有最高机密的安全许可。

马玉清在中情局工作时曾签署保密协议,知道自己即使离开中情局,这些协议仍然有效,然而他于1995年选择回到中国。

在中国上海生活和工作了六年之后,马玉清再回到美国已是2001年了。他随后于2004年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檀香山办公室聘用为合约语言学家,负责审查和翻译中文文件。他从2004年8月至2012年10月,一直在联调局工作。

2020年8月,时年67岁的马玉清被捕,他被指控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至少十年。指控称,马玉清被联调局聘用期间,经常复制、拍摄和窃取标有美国机密标记的文件。他还将美国导弹和其它武器技术的图片刻录到CD上。马玉清经常携带这些文件前往中国,并携带现金和昂贵的礼物回来。

有一次在上海交付文件后,马玉清直接飞回檀香山。一位好奇的美国海关官员把他拉到一边进行搜查,发现他携带了两万美元现金和一套崭新的高尔夫球杆。但奇怪的是,没有人提出任何问题,也没有对他采取任何行动。

原来美国联调局根本就不信任马玉清。检察官事后在法庭上透露,当初聘请他本身就是一个“诡计”,目的是为了监视他与中共情报人员的联系。

为了诱捕马玉清,美国联调局派出一名假扮中共情报人员的卧底。2019年春季,卧底与马玉清接触。在设法取得马的信任后,卧底给了马2000美元,作为他过去对中国帮助的“小小感谢”。

在后续的几次会面中,马玉清向卧底讲述了他当初在中国被中共国安人员招募的过程,以及自己如何传递情报。后来马玉清又接受了卧底更多的钱,他表示,愿意继续帮助中共政府,并希望“祖国”取得成功。

马玉清被捕后,他的前辩护律师告诉法官,当事人认为自己患有早期阿兹海默症(中国称老年痴呆),记忆力下降。但法官去年裁定,马玉清具有行为能力,没有重大精神疾病或缺陷。

在被捕将近四年后,马玉清近日终于承认有罪,他承认自己密谋收集美国国防情报并向中共提供。认罪协议要求判处马玉清十年徒刑,法官将在9月11日宣判。

如果没有认罪协议,他将面临终身监禁。

前海外民运领袖被指共谍

在认罪协议中,马玉清承认了他把一名与其有血缘关系的亲属“同谋一号”拉下水的过程。

“同谋一号”是一个更重要的角色。马玉清此前曾向美国联调局卧底特工披露,中共国安当初接触自己的真正目的,正是接近“同谋一号”,因为他是一个被中共视为威胁的反共组织成员。

马玉清在认罪协议中承认,2001年3月,应中共上海国安局情报人员的要求,他说服“同谋一号”与中共国安人员在一家香港酒店的房间会面。在三天的时间里,二人向中共国安人员提供了大量机密的美国国防信息。第三天结束时,中共国安人员向“同谋一号”提供了50,000美元现金,马玉清进行了计数。二人当时还同意,将继续予以协助。

马玉清还承认,2006年2月在檀香山工作期间,他说服“同谋一号”提供了至少两个敏感人士的身份。这些人的照片是由中共上海国安人员提供的,而这些人的身份是美国国防机密信息。

根据起诉书2020年的描述,这名同谋当时已85岁高龄,在上海出生,1961年到美国,1967年加入中情局,并在1971年至1982年出任情报人员,经常派驻海外。他也拥有最高机密的安全许可。至1983年,“同谋一号”因被发现利用职务帮助中国公民到美国而辞职,返回洛杉矶居住至今。然而法庭文件没有公布“同谋一号”的名字。

原香港《苹果日报》记者此前根据控罪书对“同谋一号”的描述追查,发现居住于美国洛杉矶的华人移民顾问马大维(David Ma)的履历,与“同谋一号”的背景高度吻合。

换言之,马玉清和与他有血缘关系的马大维,两人同样被中共收买。

马大维在90年代初是海外民运组织“民主中国阵线”的成员,先后担任过副主席及监事会主席;1998年参与筹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担任外交工作委员会主任,曾与会议主席魏京生一同外访。

马大维后来亦有参与中国民主党的筹建工作,到1997年再成立“中国民权党”。资料显示,直至2008年,即“同谋一号”与中共国安在香港会面七年后,马大维仍以中国民阵元老的身份出席洛杉矶的民运活动。

虽然暗中与中共合作多年,但马大维对外仍维持支持民主的形象。2014年香港发生占领运动,马在一个时事论坛曾指,港人以和平方法抗议政府无视基本权利,对他们表示敬意,并批评政府“动用黑社会的暴徒”攻击和平示威者,令人发指。

上述消息被披露后,引起海外民运界的震惊,被称为“五毛”的中共网络评论员也借机狂喷。曾与马大维共事的民运人士魏京生对此表示,他一向知道海外民运人士中有中共间谍,因此对此案并不惊讶,但因难以取得足够的证据所以无法公开,只能“私下告诫同道,不要上当受骗”。

不过美国检察官最终并未指控“同谋一号”,因为他患有阿兹海默症而丧失了行动能力。辩方动议指出,马玉清的哥哥在十年前已患此病。在今年5月24日的开庭中,检察官表示,该同谋现已死亡。

在美国情报机构工作的人员,很可能是中共重点策反对象,但是这些间谍往往下场悲惨。除了上述“二马”之外,曾为美国中情局工作十三年的华裔官员李振成(Jerry Chun Shing Lee),于2018年1月在美国被捕。李振成在中情局的工作之一是招募卧底线人以及训练卧底。由于他的泄密,中情局在中国的大量线人被拘捕或杀害。李振成因间谍罪被判处十九年监禁。

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共谍金无怠,也是美国中情局员工。在美国隐藏了三十七年的他,对韩战、越战以及中美关系都产生了重要影响。金无怠于1985年被捕之后,由于中共不予承认和营救,他在绝望之际用一个胶袋及一根鞋带在监狱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年63岁。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