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林毅夫教授,网民喊您兑现“光刻机三年之约”

对于林毅夫教授这位国内知名的经济学者,有人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说在国际物理学界有一个理论叫“薛定谔的猫”,那在国内经济学界则有一个“林毅夫的5年”。

这话是怎么说的呢?根据媒体的报道,林教授曾在不止一个时间点,预言中国会在“5年后”进入、跻身高收入国家。然鹅,伴随着5年复5年,林教授美好的预言也不断在跳票、逾期。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相约5年”的预言中,林教授多次用到“可能”“相信将进入”等留有余地的字眼。您就说,这是否可以理解成某种“严谨”呢?倘若是,下文中您将还会再见到。

除此之外,林教授还曾几十年如一日地掷出豪言,中国会在2030年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不过,老丁今天既不准备论证这个“5年”,也不想深究这个“2030年”,要说近期不少网民最关注的,还属林教授的“光刻机3年之约”。

这话又是怎么说的呢?当把时间拨回到2021年5月29日,观察者网、《环球时报》、财联社等国内媒体,不约而同都报道了这么一则消息:

在2021年中国企业未来发展论坛上,林毅夫表示ASML首席执行官担心不把光刻机卖给中国,大概3年以后中国就会自己掌握这个技术。而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只要中国掌握这个技术,中国的生产成本会比国际上便宜,那时候ASML可能就退出了世界光刻机市场。

资料显示,光刻机是一种利用光学原理将电路图案转移到硅片上的设备,相当于芯片制造的“打印机”,决定着芯片的工艺水平和性能,是芯片制造中的关键核心设备,也是半导体产业核心中的核心。《证券日报》2023年7月的一篇报道指出,彼时最先进的EUV光刻机,有超过45万个零件,零件数量是一辆F1赛车的20倍以上,制造难度超乎想象。“全球光刻机市场几乎被荷兰的阿斯麦(ASML)、日本的佳能和尼康垄断,其中ASML更是独占高端极紫外光刻机(EUV)的市场份额。随着这些国家对中国半导体制造设备实施出口限制,中国获取高端光刻机的难度将进一步加大。”

也因此,从3年前的那个5月29日起,不少网民就翘首盼望林教授许下的这个“3年之约”能落地成真。如果真的能在那之后的3年里实现光刻机的国产化,那对于中国解决关键技术“卡脖子”的问题,可说是有着里程碑式和史诗级的意义啊!

这期间知乎上一些“匿名用户”的回答,像是“且听龙吟”“2023年底不量产提头来见”等,更是给予了外界对于林教授兑现预言的信心,以及无限憧憬与想象的空间。

盼望着,盼望着,光刻机国产化的脚步真的近了吗?到昨天也就是2024年5月29日,3年已经过去。只不过,大家迎来的却不是“中国已自己掌握这个技术”“ASML退出世界光刻机市场”这些振奋人心的大消息,而是众多大V与网民的追问:“三年过去了,我们的光刻机呢?”

有人斥责这些追问的大V与网民不懂得“审题”——人家林教授3年前是在引用ASML首席执行官的话。对于这一点,头条大V“Jim博士”恰好在前天有一篇题为《深度调查:林毅夫“光刻机三年之约”是谣言吗?》的文章,若有兴趣不妨一读,读罢或许您会有意想不到的一些收获。

还有人说,人家林教授三年前说的是“大概3年以后中国就会自己掌握这个技术”“那时候ASML可能就退出了世界光刻机市场”,换言之“大概3年”也不非得是正好3年,“可能退出”也不就是一定会退出,所以林教授说得也没啥毛病呀。您瞧,这不就和老丁上文所说的那份“严谨”对上了吗?

说到林教授的这个“光刻机3年之约”,或许您还会回想起,2013年9月29日,中科院院士黄维亦曾放出豪言,“十年之后的中国,像诺贝尔奖这样的国际性重要指标,在中国大地出现应该将会成为常态,而不是个案。在文学奖之后,自然科学和生命科学方面的奖项将陆续被中国人斩获,没有任何悬念……”在去年9月29日这个“十年之约”到站的时候,不少人也在追问黄院士:说好的“成为常态”、“家常便饭”,都去哪儿了呢?

是啊,都去哪儿了呢?答案,可能在风中飘荡了。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老丁语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4/2067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