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量子跃迁:再论地方债危机:瓦解中共"大一统"的突破口

—解剖中共(25)

作者:
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注水数据:2023年全年,中央批准发行的地方债总额为9.3374万亿,到2023年底,全国地方债存量总额为92.8万亿,占GDP的76%,为世界最高,美国、日本等高负债国家仅占GDP的30%。需要注意的是,各种相关研究表明,这些数据仅仅是公布出来的显性数据,真实的隐性规模要比这些数据至少高2倍以上。实际上,中共地方债的规模究竟有多大,里面的黑洞究竟有多深,从官方到民间,谁也说不清!

1、中共国务院1月20日紧急发文,要求吉林、辽宁、云南、贵州、重庆等12个省区立即缩减基建规模,凡工程进度没有过半的项目一律停建,要求这些地方政府想方设法将债务规模降到"中等水平"。与此同时,国务院将房地产决策权下放到这12个省区,让它们自行想办法盘活房市,以增加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填补财政窟窿。这12个省区都是财政崩溃、债务高企的典型,政府早就处在资不抵债的破产状态,有的省甚至出现了政府编造虚假项目,骗取银行贷款来为公务员发工资的荒唐现象。

2、上述信息综合出一个极其重大的信号:中共地方债务正在崩盘!国务院下达紧急命令,是为了遏止地方债务的洪水发生溃坝,问题是,这种行政命令根本不起作用了。因为地方政府已经到了"蚤多不咬、债多不愁"的地步,债务越多,地方政府自行其事的底气就越足。

3、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注水数据:2023年全年,中央批准发行的地方债总额为9.3374万亿,到2023年底,全国地方债存量总额为92.8万亿,占GDP的76%,为世界最高,美国、日本等高负债国家仅占GDP的30%。需要注意的是,各种相关研究表明,这些数据仅仅是公布出来的显性数据,真实的隐性规模要比这些数据至少高2倍以上。实际上,中共地方债的规模究竟有多大,里面的黑洞究竟有多深,从官方到民间,谁也说不清!

4、地方债务膨胀到今天,有其深刻的内在原因:在中共"大一统"模式的中央集权制度下,地方与中央的关系,类似于子女与家长的关系,子女在"孝敬"家长(上缴税费)的同时,也在想方设法攒"私房钱",即地方政府大肆举债兴建各种地方项目,地方债和兴建项目所形成的资产,就成了地方政府的"私房钱"。

5、造成这种奇特的经济现象,是由于地方与中央的关系具有双重性:一方面,地方政府是中央政府的下属机构(大一统);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又是地方辖区的父母官,是地方利益的代表者。这就产生一对深刻的矛盾:中央统筹与地方分离。在计划经济模式下,这对矛盾长期潜伏在"财政统一划拨"的大账本里,服从大一统管制;而在经济放开条件下,这对矛盾就在双方利益的冲突中,不断积累直至爆发。

6、今天,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矛盾之所以日益激化,归根到底源于中共"改革开放"的致命缺陷:政治不变,经济放开。政治不变,意味着地方必须服从中央的"大一统";经济放开,意味着地方利益的发展和积累,必然产生与中央的对抗。随着各个省区拼命竞赛GDP增长,各地方官员普遍盛行"GDP政绩观",尤其是,地方建设项目一直是地方官员的贪腐平台,因而各地方政府都铆足了劲儿,想方设法地大上快上各种项目。那么,建设资金从哪儿来呢?靠中央财政支持,犹如撒胡椒面,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这只能靠发地方债来解决。于是,地方债,就成了地方政府对抗中央最重要的法宝!

7、人们常常忽略地方债所隐含的一个致命因素:由于地方政府是中央政府的下属机构,地方政府发债是借用中央政府的信用来背书的,地方债的规模也是由中央政府审核下达的,因而发债带来的好处和油水,都被地方政府捞了,但发债造成的恶果(如违约、欠债、赤字等),都甩给中央政府来承担。这种损中央利地方的事,地方政府干得是心安理得,爽歪歪了,谁让你中央政府是"大一统"的首领呢?既然你什么都要管,理所当然,你也得把地方所有的欠债都管起来!

8、对地方债暗藏的陷阱,中央是看得明白心里有苦说不出,只能通过限制地方政府的发债规模来控制局面。问题是,随着地方经济的GDP竞赛越演越烈,中央惊然发现,对地方政府发债规模的限制早已失控了,实际发债规模大大超过中央下达的发债额度!地方政府通过影子银行、城投债平台、信托理财、甚至与当地银行勾结,私自超发中央下达额度以外的地方债。几乎每个省都这么干,只是有些胆小的省超发少,胆大的省超发多。面对这一众诸侯的违规,中央政府也只能徒叹奈何。这就是地方债越滚越大,地方债窟窿深不可测的由来。

9、地方债一方面为地方政府的项目投资,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另一方面,由于地方债主要用于"铁公基"的大项目,地方债规模已占全国GDP总量的76%,说明地方债是构成全国GDP的骨干力量。重要的是,地方债支持的项目建设(如市政设施、公路等)所形成的资产,直接构成本省区的财富和经济实力,中央是拿不走的。由此,地方债就成了地方政府占山为王的最大资本!

10、有了地方债撑腰,地方政府就越来越不把中央政府放在眼里,中央政府的号令传达给地方政府的效力,也日益递减。这就像一个大家庭,子女们在外面到处借钱花天酒地,所欠的债最终都由家长来背,由于有家长兜底,子女们就有欠债的动力,借起钱来无所顾忌,什么项目都敢上,比如有的穷省地级市都在搞地铁!反正钱是我花的,捅出娄子了有家长负责扛,子女们靠借债来发展自己,翅膀就变得越来越硬。

11、在这个时候,"大一统"的致命缺陷就暴露无遗:要让子女们服从你的领导,你就得管子女们的生活,包括他们在外面的欠债;如果你不管或无能力管了,子女们就不再认你这个家长,这个大家庭就要散伙。所以,当子女们的欠债和挥霍无度,超过家长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家长就只能与子女们分家,让他们独立讨生活,自谋生路。

12、中央和地方一旦分家,地方自治和独立就不可避免。为什么呢?因为在"大一统"模式下,中共的中央集权,除了政治、军事、外交的高度集权外,它对地方政府的统领和管辖,主要表现在财权和事权两方面。财权主要是从地方收税、向地方下拨财政经费、批复地方的发债额度等;事权主要包括地方政府的人事调配权、地方重大政治事务决策的下达、地方重大经济项目的批复等。在正常情况下,财权和事权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你有多大的财权,就有多大的事权,你在钱袋子上说了算,你在地方事务上也说了算。当中央财政崩溃后,中央"大一统"对地方财政的兜底和约束机制就失效,地方对中央的依赖也随之淡化脱钩。

13、接下来,就是中央财权的虚化,即中央政府收不上税,地方政府以化解地方债务为由向上抗税;中央财政一旦断掉地方税源,它就失去财政转移支付的功能(用富省的钱去救助穷省),而这个功能正是中央政府维系"大一统"的核心纽带!中央财权一旦虚化,下一步必然是中央对地方事务话语权的弱化一一即事权傍落。原来中央财政大包大揽的时候,中央有奶就是娘,各地方就像一群猪崽一样,为找奶吃拼命向央妈的怀里拱,大家都听你的;现在中央没奶水了,扔下各地方不管了,你就不再是娘,那谁还听你娘的!各地方政府一旦走上自食其力的道路,就没你中央政府啥事了,你也就没权没资格再干预各地方的事务一一地方独立(自治)的大门由此洞开!

请记住:任何一种趋势都是一个过程。一种新趋势被开源出来,它就会向着它的终极目标前进,谁也阻挡不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观察它,跟随它,沿着它前进的方向,走向未来。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7/2068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