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微揭秘】只有她看到本质:土改“不过是杀人越货”

开会前,先在会场的地面撒上有棱有角的炉渣,没有炉渣就撒些六棱八角的菠菜籽。这些东西铺在地上比木锉还要锋利。开会时,先把被斗争的人一把推倒,然后让两人提住被斗者的脚后跟一上一下来回拉。到了后来,又发展成将被脱掉被斗争的人脱掉衣服,光着上身正面拉反面拉。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什么人也禁不起如此折腾。如果家里有点财产,早就全部招了。

*张夫子谈历史:1933年初,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凡有田地40亩甚至不满10亩者都在被消灭之列。于是中央苏区掀起了“消灭地主”的运动,苏区模范少年先锋师师长杨遇春的父母叔伯均被逮捕清算,他深感自身难保,于是枪杀政委高传遴后,投奔民国政府,并长期在政府任职,1949年随国民党败退台湾,1989年在台北逝世。

智效民:(斗富农)第一种方式叫“磨地”。开会前,先在会场的地面撒上有棱有角的炉渣,没有炉渣就撒些六棱八角的菠菜籽。这些东西铺在地上比木锉还要锋利。开会时,先把被斗争的人一把推倒,然后让两人提住被斗者的脚后跟一上一下来回拉。到了后来,又发展成将被脱掉被斗争的人脱掉衣服,光着上身正面拉反面拉。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什么人也禁不起如此折腾。如果家里有点财产,早就全部招了。

智效民:(土改)第二种方式叫“坐圪针柜”。这种办法是先把放衣物存粮食的大躺柜抬出来,抽去中间的挡板,活像个长方形的棺材。然后在子底上均匀地撒上剁碎的酸枣树圪针,再把被斗的人脱光衣服,赤条条地扔进去,盖上盖子。把人扔进去以后,外面的人往柜子底上放一根檩子,从两头上下晃动,就像幼儿园孩子玩跷跷板一样。于是里面的人便从这头晃到那头,再从那头晃到这头。外面的人晃两下问一句,直到里面的人说出藏钱的地方为止。

*李静睿的伊萨卡岛:老舍大概是那一代作家里少有的在49年之后还维持了创作能力的人,《茶馆》无论如何都是佳作。他的悲哀也不在死,而在于至死他都不明白这是何种罪恶,从逻辑上说,在三反五反土改时欢呼雀跃的人,后来也只能拥有相似的命运。这一点上我看到唯一清醒的作家是张爱玲,只有她看到土改“不过是杀人越货”。(1954年5月,老舍夫妇在自家小院里赏花)

智效民:(兴县黑峪口)1947年土改的时候,刘象坤却首当其冲成了斗争的对象。斗争他的那一天,会场上聚集了八个自然村的几千人,会议还没有开到一半,刘象坤就被众人你一拳我一脚,你一棒子我一石头地活活打死了。白先生说:斗争的骨干力量都是贫农团的年轻后生,这些人力气大,下手狠,打人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他当时也在场,周围人山人海,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刘象坤早就躺在地上没气了。白先生还说,刘象坤被打死的时候,正好他儿子刘武雄被开除公职从晋绥行政公署所在地蔡家崖回来了。刘武雄回来以后听说正在开批斗他父亲的大会,他连家都没有回就直奔会场而来。到了会场以后,他上台讲了一番话,大意是过去他受恶霸父亲连累,对革命不够忠诚,现在他决心要和刘象坤划清界限。随后,他跳下台来,从一位民兵手里夺过一把刺刀,冲他父亲尸体的胸口又连捅两刀。斗争大会结束后,刘象坤的尸体被人用绳子拖着扔进了黄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