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张洵:评《美国的撕裂与未来》

此文是一剂醒药,给那些因“苦秦久矣“而痴迷于“一人一票”的民主小红粉们泼泼冷水,打打预防针。让华人明白,若无相配的文化或政治环境,一人一票的民主体制很容易遭到腐蚀而将社会推向灾难–看看南非、委内瑞拉的“勤劳勇敢“的伟大人民多么迅速地用选票将世界上富足领先的国家推向第三世界的地狱,就明白,我的话绝对不是耸人听闻!

【注】经过文字上的谨慎和努力,本文成为我为数不多可以在微信公众号上被允许登出的文章之一。没想登出后不到24小时便被枪毙!兲朝的言论管制已经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水晶棺的那个恶魔后继有人。这样我不得不重新在海外媒体登出,国内读者需要翻墙了。但也有个好处:我原来误将作者认作秦晖先生,闹了个乌龙。这次有机会改正再发了。

新年刚过,一篇公众号【历史之瞳】HistoryPupil的原创《美国的撕裂与未来》受到广泛流传。作者在文中鞭辟入里地分析了美国社会撕裂的成因,指出了在上世纪后期开始的全球“一人一票”的民主化热潮同时带来的,以“多元化”、“文化平均主义”、“社会主义”为标签的一系列反西方传统的文化革命,对西方文明的侵蚀及对民主宪政体制的威胁。这是文章最值得称道的地方。

本人出生于六十年代,人生赶上世界的两大潮流:一、文革期间感受到的“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的潮流,即二战后因左派和共产主义全球化带来的第三世界殖民地或平民对宗主国统治者的反抗,随着九十年代初期的前苏联解体及”苏东波“巨变,加上中国改革开放,注重经济而淡化意识形态,这个潮流迅速销声匿迹。二、取而代之的,是随着美国冷战胜利后西方世界理念被普遍接受而兴起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化热潮。此热潮让某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热血沸腾,遂拾起五四运动的冷饭,将”德先生“的冷饭当作偶像膜拜。

这样的大背景下,此文是一剂醒药,给那些因“苦秦久矣“而痴迷于“一人一票”的民主小红粉们泼泼冷水,打打预防针。让华人明白,若无相配的文化或政治环境,一人一票的民主体制很容易遭到腐蚀而将社会推向灾难–看看南非、委内瑞拉的“勤劳勇敢“的伟大人民多么迅速地用选票将世界上富足领先的国家推向第三世界的地狱,就明白,我的话绝对不是耸人听闻!

因此,我很高兴看到此文让至今仍然以五四浅薄的德赛二先生为目标的华夏知识分子看到西方文明和美国保守主义传统文化对民主宪政体制的“保鲜“作用。为作者点赞。

然而,如果我只是点赞,写这篇评论也就毫无意义了。我还要继续点评,点评其文的不足并努力引出更深入的讨论。

此文中,作者对美国撕裂问题的成因分析的很深刻:第一是文化多元化造成“文化平均主义“,逐渐令西方和美国的传统(优质)文化被冲淡,劣质文化成分增加;其次是,普选的先天缺陷就是权利的平均主义,最终将引发劣等动物式的生育竞争,令载有劣势文化的个体在投票中占优势,从而主导政治决策,最终导致整体社会及文化的堕落,及民主宪政体制的毁灭。

面对上述问题,作者给出了两个轻描淡写的解决方案(隐藏在他对成因分析的大段论述中,都很难称为“方案“):

一、针对文化多元化和平均主义,作者认为应该坚持讲英文,反对语言多元化。

二、针对普选的天然缺陷和权利平均主义,作者更是冠冕堂皇:【积极参与公共生活,对权力时刻保持警惕,保持社会的纠错能力】

我认同反对语言多元化的理念,但这能够解决问题?白左同样讲英文,而恰恰是他们引狼入室,高举文化多元化的大旗,在教育、媒体、司法、娱乐等方面孜孜不倦地毁灭西方文明。美国黑人也讲英文啊,但他们的主流至今没有融入美国传统文化之中。即:当我们提到美国传统或者文化时,肯定不是,甚至都基本上不包括美国黑人文化。

第二个方案就更加离谱了:那些作者抨击的反川民主党左派们支持者们,包括非法移民,不积极参与公众生活?不对权力(如对总统)保持高度警惕并时刻攻击?不天天尝试为川普和共和党纠错,甚至要弹劾总统?

这真要让我哭笑不得。感到作者给出了哈佛博士的分析,却在此基础上提供了梁家河初中的方案。难怪他将这两个方案在他的文章中藏着掖着,而不肯进行深入论述。

与胡适、鲁迅类似,国内绝大多数公知们的一个大问题,就是他们能够敏锐地看到问题并深刻地揭示问题的成因,却无法提出真正的解决方案。

提出解决方案就那么难么?

一个类比:假如你到了朋友家做客,发现一道菜非常好吃,希望自己也能够烹调出来,便向朋友索要菜谱。你希望你的朋友会怎样做?希望他告诉你:

a.与他做出来的那道菜同样的食材、佐料和烹饪过程,还是

b.与他做出来的那道菜不同的食材、佐料及烹饪过程?

显然你希望得到a.。也许,你可能一时搞不到这些食材和佐料,或者还不具备如此烹饪的条件,但你心里肯定清楚:若想做出与原汁原味的菜,一定要得到相同的食材、佐料,采用同样的烹饪过程。

同样道理,若希望得到或者保持一个好的文化和传统,就要明白这个文化或者传统是谁建立的,如何建立的;若想破坏这个传统,就要引进不同传统文化的个体群体,或者去除原来的文化传统元素。

沿着这样直截了当的思路,还可以思考这个问题:今天一个不争的事实:多元化在威胁美国的民主宪政的同时,也令西方文明和美国传统文化在衰败。如果说,西方文明和美国传统文化对民主宪政体制有“保鲜“作用,那么,什么能够对西方文明”保鲜“呢?

其实文中已经给出答案,或者提示,就是他引用了拉塞尔·柯克在《美国秩序的根基》中明确指出的,美国秩序的四大支柱:耶路撒冷的信仰和伦理、雅典的理性与荣耀、罗马的美德与力量、伦敦的法律与市场。

说的好!其实,这四根支柱,也是有秩序的:无论是时间顺序,还是主次结构,都是这样滴:

一、耶路撒冷的犹太信仰(圣经旧约)提供了美国秩序的终极来源与权威(上帝)和伦理(十诫、律法、政府论等);

二、可以说,没有理性的信仰最终是没有生命力的,而人的理性本来自造物主,耶路撒冷和雅典的结合,让信仰装上了理性的翅膀。耶路撒冷的使徒们按照上帝的启示和耶稣的教导,通过雅典的理性形成恩典时代的新约,并得以令外邦人接受、传播,揭示并弘扬了十字架的荣耀,并奠定了西方文明的基础。

三、基督教是入世宗教,不仅会影响,更要塑造一国的政治与法律体系。尽管前三世纪的罗马君王抵抗抵挡,罗马皇帝最终拜服在上帝面前,基督信仰得以通过其政体、法律得以普及并被持续学习、认识,形成了中世纪的尚学和犹太·基督教价值体系。

四、中世纪的信仰发展之大成,通过英国(伦敦)近现代的实践,在神学、政治、法律、科学、文学、工业、金融等各个方面全面结出丰硕良善且超越的果实,包括法律与市场。

可见,第一根支柱–耶路撒冷的信仰和伦理,是西方文明和美国传统文化的源泉、基石,是第一顺位的。离开第一根支柱,至少希腊理性和罗马政体都独立存在过,但都无法持续,更达不到后来西方文明的傲然。而第四根支柱–伦敦的法律与市场,就直接是对第一根支柱的落实。按照柯克自己的话讲,是对前面支柱的“丰富“;而用一个形象的表述:【为什么苹果落在别人的头上,砸不出万有引力?】

回到今天的美国,在讨论其撕裂的时候,必须问三个问题:

问题一,这四个支柱,到底是哪根断裂了,导致美国撕裂呢?

希腊的理性?公立学校从4岁就开始教授了。罗马的力量?无处不在,看看美国军队就知道了。英国的法律与市场,美国全球第一。

结论只有一个:伴随撕裂同时发生的,就是基督徒人口比例的下降和信仰被排斥在公众生活。

问题二:在今天后现代的环境中,哪个支柱最难以被世人所接受?

雅典理性、罗马力量和伦敦法律与市场当然会被普遍接受,因为这都是现代社会的人们认为不可缺少的。耶路撒冷的信仰?有人会说:什么年代了,还那么迷信!?

结论也很明显:伴随撕裂的发生,耶路撒冷的信仰是最可能被排斥的,而重建也是最难的。

问题三:哪些人最可能,甚至乐于忽略、排斥和贬低第一根支柱?当然不是坚持美国传统的保守派,而是那些带来撕裂的群体,包括美国国内原有的自由放任主义和进步主义左派,以及多数外来的移民。以往,美国自豪地称自己为“大熔炉“,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到了美国,就会将自己本来的文化抛在脑后,而融入美国文化。美国人来自多个民族,但美国文化并非多元。但如今,多元化成为美德,大熔炉变为沙拉碗。坚持传统成为愚昧和仇外,这才导致美国的撕裂。

在此就得到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结论:恰恰是那些导致美国撕裂的个体和群体,缺少、放弃和抵制基督教信仰。

再回到原来的问题:避免美国撕裂的解决方案是什么?答案显而易见:回归基督教信仰。

中文叫做【缺什么补什么】,英文更简单:叫做Duhhh!

但这也可能是最难的,但难,不代表它不是解决方案;容易的,不代表能够解决问题。人们思维的惰性和偏执,让自己拒绝接受这样的解决方案,但事实上,根本没有其他方案。

也就是说:或者继续撕裂,或者回归信仰。这就是美国的未来。

这的确是令人难以接受的真相(inconvenient truth)。但是,不揭示这样的真相,谈未来有何意义呢?

今天的现实是,华夏社会文化的无神论本质和华人普遍是无神论者,加上西方社会的政治正确观念,让华夏知识分子对基督教信仰对民主宪政的保鲜功能或视而不见,或避而不谈。所以,也就提不出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

就好比,慈禧太后当年第一次坐上西洋舶来的汽车,却让司机跪着开车。如此,驾驶效果必定不佳且非常可能出事故。解决方案?本来很简单:坐着开就可以了!但若无人敢提这个方案,而是绞尽脑汁去思考提出【如何提高跪着开车的效率和安全性】的方案,是否很荒唐?

愿上帝保守美国。

张洵Eric

2019年1月9日

于芝加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