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为何手里没牌?无法报复美国?人民币汇率大涨 跌势已停?

随着中美双方不断对贸易谈判释放乐观信号,上周人民币汇率大涨,进而有大陆业界人士认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走势已经得到抑制。不过,港媒文章认为,这种观点太不理智。美媒报道,中国早在2016年已超过世银设定的收入阈值,但其仍向中国提供超过78亿美元的贷款,数十亿美金被投向中共一带一路项目,引发最大捐助国美国的不满,进而促使世界银行行长金镛突然宣布辞职。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分析,中美贸易战美国出重手,只是要求对等而已。并阐述中共为何手里没牌?无法报复美国?

港媒:人民币基础不稳;兑美元贬值压力未消

本周人民币兑美元大涨逾千点子,创2005年7月份以来最大单周涨幅。1月4日,中共央行宣布降准,向市场释放1.5万亿元人民币,加上中共当局宣称将大减小微企业税务、以财政补贴消费,并大规模下发地方债等,中共加大刺激经济力度有助缓减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就此,有大陆业界人士认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走势已经得到抑制。

但是,香港东方日报1月12日撰文表示,这种观点有点不智。

文章表示,首先,美中贸易战谈判生死未卜,如果双方达成协议,中国肯定要加大市场开放,面对制造业不景气、消费意欲下降、股市低迷及外来竞争加剧,货币宽松充其量有助缓冲经济下行压力,却难以借此完全扭转弱势,更不要说支持人民币持续升值。而且,人民币升值不利出口竞争,反有抵销救市措施的效果。

其次,虽然过去两季国际油价下跌,纾缓了通胀压力,但再搞货币宽松,加大放水,必会再刺激通胀。最近国际油价已连升九日,加上中国目前非洲猪瘟疫情将一定程度推升物价,未来通胀存在回升的机会,所以,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未消。

横河:中美严重不对等;美国出重手只求公平

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在接受希望之声政论专栏中分析,当中共经济的总量在世界上份额比较小的时候,它对国际社会的危害不是很明显。但是作为第二大的经济体了,它再不守规则而且还不断把国内的那一套,从意识形态到信息封锁、从社会控制到官员的腐败,把这些东西全盘输出,现在是输出到世界上了,因为它强大了它有这个能力输出,包括一带一路的输出债务危机这些。

横河还认为,美国出重手其实只是要求对等而已,并不是说有超出合理的做法。比如说关税,即使是惩罚性关税,其实还没有达到或者刚刚达到中国对美国商品的正常关税的水平,而且在其它很多领域谈对等还差远去了。

再比如说双方的学术研究,美国是一个开放社会,对国内开放的就会对中国学者开放。而美国学者要去中国做研究的话,尤其在社会科学领域,它的禁区就太多了,根本就不可能。中共在美国随便开孔子学院,那美国现在提出来是质疑了。美国在中国开的20家跟美国文化教育有关的机构现在全都关闭了,根本没办法生存下去。

像媒体,中共的喉舌在美国随便设一个办事处,随便设分支机构,常驻的中共党媒,各个层次的在美国常驻的600到700人。美国官媒也就是几个美国之音的记者能够在中国派驻记者,而私营企业的媒体记者在中国的活动受到太多的限制,中共的记者在美国随便跑。

从对等原则看,美国做的还远远不够,因为原来的太不公平了,这个不公平也造成为什么中共方面对美国的报复手段很有限。比如说互加惩罚性关税,到了第二轮中共就没加了,因为贸易逆差贸易方面太不平等。

当然对等报复中共手段的限制,还有一些原因就是它不属于双方不平等的方面,而是中共的制度或者中共的特点造成的。比如美国可以制裁中共的官员,可以宣布某个中共官员由于侵犯人权,由于违反美国的金融制裁,由于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可以冻结他在美国财产,冻结他在美国金融系统的转帐。这个中共就没办法对等报复,因为美国官员没有那么多财产,没有那么腐败。而且他有财产也不可能在中国,所以中共就制裁不了。当然这个跟那个没关系,就讲一下双方不对等的很多地方。

到目前为止,我认为美国使出所有的手段,都没有超出中共违规在先,美国仅仅是有限度的制裁,从来没超过这个范围。

中共一带一路大撒币世银;每年仍对中共放贷几十亿美元

美国之音中文网12日报导,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刚刚发布一项研究报告,检视了中国这个全球第2大经济体以及主要放贷国所获得的世银贷款去向和用途。

研究人员发现,中国在2016年超过世银设定的「毕业」收入阈值(门槛)后,世界银行所属的国际重建和发展银行对中国提供了超过78亿美元的贷款。

全球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莫里斯是这项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对于研究为何针对中国一事,莫里斯说,中国是世银最大的借贷国之一,同时又在「一带一路」计划中向开发中国家提供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贷款,此事对世银是个棘手的政治问题,美国等捐助国也对此不悦。

这项研究发现,中国从世银借贷的30亿美元、也就是贷款总额的38%,用于对抗气候变迁、控制空气污染以及其他惠及范围超出中国的项目。

除了用于气候变迁相关项目,中国还将49亿美元的世银贷款用于国内的发展,例如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和教育等。这些项目中约1/3投入至中国较富裕的省份,但却未给出明确的理由。

日前世界银行行长金镛突然宣布辞职,并于2月1日正式卸任,而其2017年7月才开始的第二任期还差3年多届满就离任。

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大卫·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举例说,世行预定2019年完成的一份报告,接受了中共的资助,这份报告的内容是“帮助促进和塑造一带一路倡议”,行长金墉还补充了中共的基础设施技术。

世行帮助中共在海外投资基础设施的贷款,引起了美欧、日本的高度关注,美国称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是其进行的“债务陷阱”外交。多个报告披露,已经有至少13个国家因这一计划陷入了债务危机。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