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去杠杆彻底失败 34兆债务或卷土重来

跟过去近2年中共政府积极消减债务杠杆,现在的情况已经截然不同,那么造成“去杠杆彻底失败”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外媒报导说,中共当局去杠杆的努力已经彻底失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无论是银行贷款、信托产品发行还是股票融资余额,中国34兆美元的巨型债务将卷土重来。

财经通讯社彭博社近日报导说,近两年来,有个问题一直困扰中国市场的去杠杆行为,究竟中共政策制定者能为此忍受多大的痛苦?现在有更多的证据表明,中共决策官员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

在1月中国的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新增贷款同时创下历史新高后,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短期债务大幅增长提出风险警告。

但这跟过去近两年中共政府积极打击债务杠杆——不惜造成股市重挫、经济减速及债券违约飙升的立场——已经截然不同。

两年去杠杆债务水平越来越高

中国过去两年降低债务水平的努力并不成功。即使剔除季节性因素外,2019年中国的杠杆指标仍出人意料地高企:

·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增加了3.23万亿元(4810亿美元),超出预期,并创下新高

·影子融资11个月来首次上涨,同业拆借攀升至六个月高位

·根据Use Trust的数据,2019年以来已售出1,800多种新的信托产品,这是2008年以来开年最快的速度

·根据利润收益率标准,1月银行的财富管理产品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2%

·中国股市的保证金借款在过去两周以2015年以来的最快速度飙升

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晓静估计,截至2018年底,中国的整体杠杆率为243.7%,企业债务达到154%,家庭借贷达到53%,政府杠杆率达到37%。在2008至2016年间,中国的杠杆率平均每年攀升12个百分点。

中共当局为何不再去杠杆?

在过去近两年的去杠杆推动下,中共当局打击影子银行,结果是中国股市下挫,经济增长受抑,债券违约创新高,加上美国贸易战的冲击,中国经济或者中国社会已徘徊在一个十字路口。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五(2月22日)在25名中共政治局委员会议上强调了保增长的重要性。他表示,健康的经济发展是防范风险的基础。会后的官方声明中说,“应在稳定经济增长的基础上防范风险。”

对比以前的声明,说的却是“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平衡”。

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周一(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更提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既要打好攻坚战,同时也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公布的季度政策报告也淡化了中共政府遏制过度信贷的措辞,并删除去杠杆化、增加“稳定宏观杠杆率”的说辞,外界认为,中共政府对去杠杆的立场已经再次发生转变。

荷兰国际集团(ING Bank)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艾瑞丝‧庞(Iris Pang)点评说,“中国几乎完全搁置了去杠杆化的活动,变成支持经济增长。”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驻香港首席亚太经济学家艾丽莎‧埃雷洛(Alicia Garcia Herrero)则表示:“去杠杆已死。”

瑞银瑞银集团(UBS Group AG)驻香港中国经济研究部主管王涛在一份报告中更是预测,2019年中国的债务总额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百分比会上升,2017年这一指标是持平,2018年是下降。

眼下的现实问题能解决吗?

现在的问题是,中共下一步要打造更健全的融资环境——减少影子银行、引导贷款流向私营企业的举措能否成功。

“中国(中共)监管机构现在正试图走上允许信贷流向私营部门的路上,而不是回流到过去的快速和不可持续的信贷增长老路上,”美国投资公司Searkarer Capital Partners LLC的中国研究主管尼古拉斯‧波斯特(Nicholas Borst)解释说。

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周一表示,当局要采取引导银行保险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经济的支持。同时,当局对1月新增贷款3.23万亿元的新记录保持警惕。

王说,当局会摸排调查1月新增贷款,特别是票据融资流向和用途。

有业内财经博主分析了个中原因。中国1月票据融资显著增加的背景是,商业银行的坏帐率已经达到了不良率的红线边缘,正常情况下也只能但求自保。

在中共高层维稳考量的贷款导向政策下,商业银行已无法承担给小微企业、民营经济的商业借贷。最后整个操作就变成:中共央行跟商业银行开展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将自己的钱拿出来转移给商业银行,再从商业银行转给僵尸私企老板套现。

换句话说,中共当局仍在用大水漫灌的方式、刺激企业贷款,但这一套路的效果已经接近见底。

网络上热传的上海民营企业家陈天庸撰写的文章(题为:我为什么离开中国?一位民营企业主在飞机上的临别诤言),他写道:“流行的谬误是认为投资、出口与消费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其实只有私企投资才是拉动经济的唯一动力,出口与消费是有效投资的结果,而非与投资并列的发展动力”。

他总结的民企老板面临的外部困难分别是:约20%来自于重税,20%来自于干预用工自由的劳动法规与社保负担,还有60%左右来自于中共官员以各种检查、整顿、罚款等限制与折腾带来的麻烦,让企业动辄得咎。

面对中共放松“去杠杆化”的信号,多位经济学家警告,此举会增加中国金融不稳定的担忧,但同时也有投资者开始憧憬信贷条件放宽后的“末日狂欢”。

大纪元财经记者何坚曾总结说,“中共早已别无选择——不去杠杆,中国经济未来会崩盘;不保增长,中共眼下都熬不过。”

随着中共政府的工作重心从遏制34兆美元的债务增长,转向支持降至十年来最弱的经济增长,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经济的杠杆上升势头或将居高不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