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心路独舞: 亲历美国的公众听证会 第一次发言

在美国二十多年,参加过的公众听证会(Public Hearing)不算少,像昨晚那样在公共听证会上代表一方主要发言还真的是第一次,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两年前我们从周边郊区的山里搬到了我任职大学的市中心,上班开车只要三、五分钟的样子。离大学近了上班就方便了,这是好处,坏处是离学生群体也近了,尤其有些孩子可能就租住在周围的一些公寓和连栋屋里,交通流量比较大,没有那么安静了,尤其是周末有橄榄球体育比赛的时候,远远就能听见很多人爬梯的声音,有点吵。

美国的土地是有划区规定(zoning code)的,如果划成商业区(business zoning)的话,这个区就可以建商店、公司和商业公寓等,商业公寓的房子可以租给很多人同时居住在一栋房子里;如果被划成了居住区的话,要看是多家(multiple family)还是独家(single family)居住的,多家居住的区哪怕是独栋屋也可以居住两个或以上的家庭,而独家居住的房子只能住法律上直系的一家人。

而我们这条街,就是划成单家居住的独栋房建筑区。

去年,我们街上有栋房子出售,有买主买来做投资房租了出去。如果他租给一家人,也就没什么事了,街上有这样的人家搬走以后不卖房子,而是交给租赁管理公司出租给需要的人家作为一种投资,离学校近嘛,绝对好租。但是这家人没有这样做,而是分租给了四个学生,邻里邻居一下子就不干了,四个大毛小子不管院子不剪草垃圾乱扔不说,还经常在周末爬梯,很吵,经常得叫警察来处理;于是几家邻居一商量,给市管局主管土地划区的官员写了一封信,投诉房东把这套房子租给四个不是一家人的做法违反了“单家”居住的分区条款(zoning violation),市里下来人一查属实,开了大罚单不说,还给出时限强制搬出。

房东这一下损失不小,租户搬出去了,罚金也逃不掉,算是非常不甘心,于是按法律规定的途径给市里发出了申请,要求重新给这栋房子所在的土地划区(rezoning),允许多家居住在一栋房子里。市里按照规定接受了申请,然后在我们小区贴出了有人申请重新划区的通知,同时决定昨晚举行公众听证会,任何觉得自己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可以参加。我们这些邻居马上开始行动,各领职责,尽管这种重新给土地划区一般没有特别的理由很难通过,但我们还是严阵以待,自己的利益自己一定努力争取,于是有的人负责撰写反对的公开信给愿意的邻居签名,有的人负责联络法律援助,而我的职责是在听证会上发言,提出自己反对的理由。

美国的听证(Hearing),通常指的是案件在公开审讯前,法庭举办各项中途聆听与讼各方的陈述;而具体到政策相关的公众听证(Public Hearing),一般是政府或相关机构在出台政策、改变现有规定等之前举办的公众聆听会议,不管赞成和反对,任何人都有权在听证会上发言。于是我开始做功课,详细列出小区目前的家庭结构,尤其突出了那些有小孩子的家庭,然后整理了邻居提供的这些学生在周末爬梯的一些照片,尤其是那些在后院聚众喝酒的醉态照片,从一个母亲的角度谈了这样的事情出现在单家居住区的负面影响,认为rezoning这个传统的单家居住区会对除房东之外的所有其他家庭带来严重的利益损害,我计划讲5-10分钟的样子,最后只超出了一分钟,走下讲台的时候,我看到了丫丫悄悄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过个把月,这事儿就该尘埃落定有结局的,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是赢定了的吧。_(网文转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网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