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鲜为人知 周恩来南面称王

所谓中央分局,是匪区党最高的政治机关。共产党在匪区,那不用说是太上的政府了。周恩来就是太上政府的负责人——分局书记。不论朱毛彭黄等匪首,在共党组织上,都是在他之下。同时他又将一般心腹死党安置在各匪军,政权机关,赤色群众团体之内,以保证他的地位,以扩大他的势力。事实上,他可以称一声中区的南面王了!

:以下《周恩来逃入赤区记》,是以中华民国23年初版之《现代史料》第三集(上海:海天出版社)

两面派与调和派

这是谁都已经知道的,周恩来是个官僚的典型人物。他在CP中,历次反机会主义反盲动以至立三路线当中,他都是一贯的使用他那政客的手腕,很灵活的配合他那布林尔塞维克的战术,能够赓续的维持和增高他在党内的地位。当伪三中会会之后,因为国际和国际的死党——陈绍禹等国际路线派(亦即所谓干部派),急剧的反对,上下二层的夹攻,那时周恩来已成为立三“尸体”的拥护者,被名为两面派和调和派的中心人物了。然而他既夹在干部派与非干部派(包括托洛斯基派,右派等)的中间,在斗争的过程中,他一方面被干部派人所指斥,一方面亦给非干部派人不满。

但是他和这个对立的阵营,却是接近的,而且他如果表明了他投向那一方面之后,则另一方面是有被他压倒的可能。恩来看清了这点有利的形势,他是老奸巨滑的周旋着,三番几次的召集他的心腹聂荣臻,欧阳鑫等密商,同时暗中又联络立三主义的忠实拥护者曾山,罗迈一流的人物,结成中间层强健的阵形。

他开始的策略是利用与两面接近的地位,在两个力量争斗中,去进行调和,企图在调和中取得自己一系一派的胜利。这一企图被陈绍禹的一派人看穿了,于是遂有反调和反两面派的呐喊。形势转变是很快的,国际路线和干部派的苦斗,由惨澹而顺利而有冲破一切反对派以至镇定整个CP的可能了。

恩来握紧了这个形势,也很快的倒在陈绍禹一边,在伪四中全会以及四中全会之后,他的确用了很大的力量,去打击托陈取消派,何孟雄右派,王克全罗章龙等右派。自然啦,他既是有功于国际,而他在CP中的党官,依旧一样的红啊!恩来既能够利用斗争,并且又能及时出卖斗争。他这劳绩,功勋的代价是博得了伪四中全会后政治局主席团之一。

据说那时主席团主席共三人,中央总书记赤色阿斗向忠发,反对立三路线最卖力的陈绍禹。周恩来既是主席团的一员,又直接指导伪中央军委,他的权力之大,风头之健,是不让过去的李立三了。

黎明自新黑夜搬场

或许是周恩来等卑鄙险诈的形态,共党的一切黑幕,都被黎明(顾顺章化名。)看穿而觉悟前非了。当黎明奉CP的使命前往汉口处理某重大事件时,即坚决的立下脱离CP的宏愿,到汉口后很快的即向当局自新,旋即前往南京晋谒当局负责要人。

这一消息传到上海后,的确惊动了一切顽强不畏死的布尔塞维克党徒的狗胆。虽然黎明祇是以脱离共党,读书自慰为止;但是险诈奸滑成性的共产党人,他们一向是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的,况且共党中央,所有重大的秘密以及一切的黑幕,黎明都是知道得很清楚的。如果黎明是和CP份子所想像倒戈进攻的话,那CP有立时崩溃破碎之势。

周恩来在这巨大恐怖的袭来,顿时感觉到有党亡,家亡,身殁的危险。这里我们当然不能否认,周恩来是神通广大的,当黎明尚没有到南京的时候。周恩来已经接得了警报,仓皇地于黑夜中搬场逃命,骇得这位CP第一流的红人屁滚尿流,而终成为一个小鼠似的人物,伏着秘密著过他地下层的生活。

忠发被捕逃生无路

上面已经说过了,共党政治局主席团主席,忠发,恩来绍禹等,是靠着黎明的特务部做保护的。那时黎明已经向中央自新去了,恩来向忠发计算之下,仅秋白的所在是黎明所不知道的,因此把瞿秋白调作总交通,重行建立机关,但是不到几个月,于一九三一年的夏秋之交,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因为留恋一白相人的妻子,终于在法租界善钟路被捕了。这个摆在面前现实的恐怖,较之黎明自新事件有过之无不及。恩来,绍禹等骇得不敢回家,另由CP特务队找一暂时住所,并召集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推举绍禹为中央总书记。

恩来这时候,只想到两件事,就是:一、如何逃命,使身体上安全;二,如何报复,以镇定全党。在这个时候恩来为什么不想做中央总书记呢?我想这不用解释吧?他是憧憬著恐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吓,他如果不设法离开上海,是有遭受和忠发同样的命运!

杀人凶手周恩来

往那里逃呢?如何逃得了呢?周恩来认为党内已经是充满着敌人的奸细,如果不加以血洗,就是逃都逃不了。因是他疯狂一般的主张大杀一下,用极其残酷的手段,严厉督促着他手下的特务队,活埋了爱棠邨黎明的家属,处死斯励等于武定路,又继续在麦特吓斯脱路等处埋杀了好几十个共产党人与共产党的家属及同情和接近共产党的人民。

他在逃生的方向与布置未妥以前,就是留沪的一刻钟以前,他是负责专门侦查党内动摇与有自新倾向的份子,不分‘正身’,‘正犯’,‘从犯’,男女,老幼,一有嫌疑,即行处死,由周恩来出一条子,书写被处死者的姓名住址,限定时间,命特务队执行。这一个时期中的周恩来,已经成为杀人的魔鬼了!正因如此,然后才够称得上一个赤色的伟人啦!

逃中区南面称王

杀人凶手周恩来,他犯了弥天的大祸,却很容易的平安的逃出了上海,坐着邮船先至香港,休养了好几天,便只好化装跟着CP秘密交通,长途跋涉,前往中央赤区——即赣东南。他这次来到赤区,是奉着中共和国际的命令,在苏区组织中共中央政治赤匪分局,自然啦,他是自己选择一个比较安全的匪区藏匿,同时又定出一个新的组织系统,自己委任,自己去执行,以党的组织力量,将这一匪区的大权,把握在他手上。

所谓中央分局,是匪区党最高的政治机关。共产党在匪区,那不用说是太上的政府了。周恩来就是太上政府的负责人——分局书记。不论朱毛彭黄等匪首,在共党组织上,都是在他之下。同时他又将一般心腹死党安置在各匪军,政权机关,赤色群众团体之内,以保证他的地位,以扩大他的势力。事实上,他可以称一声中区的南面王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析世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