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一个游历阴间的真实故事

父亲说到他一个远房表亲被鬼索命然后还阳的故事,这个表亲家里很富裕,有些资产,村里的人都称他孙少爷。

孙少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

这是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听父亲讲的。距今已快三十年了,再加上我父亲刚刚去世,所以故事的很多详情和细节已无法考证,但我还是要把它写出来,就是为了让那些还活着的人活得更好,让死去的人有个更好的归宿。

我出生在东北国营农场的一个生产队,我父亲当时任生产队长。记得那是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夜晚,我也就是十一、二岁吧。那晚生产队的候会计来访,正赶上停电,所以父亲就和他秉烛夜谈。我虽然小,但却相当精神,一直听他们闲聊,最后他们说到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鬼的问题。候会计就讲了他父亲晚上赶马车回家被鬼追死的事,我父亲也讲了他小时候在山东老家看到鬼及听到闹鬼的事,最后说到他一个远房表亲被鬼索命然后还阳的故事,这个表亲家里很富裕,有些资产,村里的人都称他孙少爷。

一、无常索命

故事发生在四十年代民国末期,山东省武城县一个村镇,那年孙少三十左右。这一天孙少骑车到邻村去吃酒席,在人家酒足饭饱后已是后半夜。那家人要留孙少过夜,担心路上不安全,那晚正是阴历七月十五,又怕他撞邪。孙少仗着酒劲非要回家,说大月亮天的有什么好怕的。那家人看留不住,就给他一把狗皮鞭子,说是可以辟邪,就这样孙少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

旷野中,孙少正不紧不慢的蹬着车,突然车前方立起两个高大的人影。明亮的月光中,只见那两个人影都身着长衣,带着高高的尖帽,一黑一白,手里拿着铁锁链挡在路中间。孙少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汗毛直竖:坏了,这不是无常鬼索命来了么。一念间,自行车已到了俩无常身前,其中一无常伸手就抓住了车把,另一个举起锁链就往他头上套来。这时孙少在惊惧中真是恶从胆边生,一挥手里的狗皮鞭子就向俩无常抽去。这黑白无常一闪身,孙少使劲的蹬着车子向前冲去。这时只听“哗啦”一声,无常从身后扔过来铁链子就套在了孙少的脖子上,电光火石中孙少抓住铁链子又给扔了回去,继续没命的往前冲,如此几次。飞驰中又听“哐当”一声,铁链子又砸在了后车座子上,孙少不敢回头看,他知道无常在身后紧追不舍,只要他们的手搭在了后车座上,他就回手一鞭子。这时他脑中已无其它意识,只是下意识使劲的蹬着车子逃命。就这样月光下两追一逃,渐渐已望到了村头。

这时已是凌晨三四点钟,正好村头一家村民起来到屋外小解。这孙少一望到灯光,听到了人声,登时精力一卸,“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昏了过去。那村民听到声响马上来查看,一看这不是孙少吗。只见那孙少牙关紧闭,口泛白沫,昏迷不醒,忙喊人将他送回家中。这天孙少家人慌乱得上窜下跳,找来几个大夫抢救也毫无见效,孙少只是昏迷不醒,又不知是什么病因,就这样折腾了一天。天色渐晚,昏迷中孙少看到黑白无常拿着锁链从屋外进来,来到他面前,对他说道:看你这回还往哪跑。说着将铁链往他头上一套,拽起他就往屋外走。孙少刚踏出屋门,就听屋内一片哭声,他知道:完了,这回是真死了。

二、阴府游历

昏昏然,孙少被无常牵着飘出了村外。猛然间,一座高大的城池耸立在孙少面前。入得城来,已然是白昼,却见城中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好不热闹。不及细看,孙少被拽到一座府门前,那府门上书三个大字:城隍府。那府中坐着一位老和尚,孙少定睛一看,不觉惊呼出声:咦,这不是师父吗。忙上前施礼问候。那和尚也颇觉意外,道:徒儿啊,怎么是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原来,在孙少的村镇外有一座庙,而这老和尚生前是这座庙的住持。孙少小时候拜他为师,所以才认识。孙少见问忙道:是无常将我抓到这里来的。那老和尚忙命鬼吏拿来生死簿查看,看后对孙少说:徒儿啊,你阳寿未尽,看来是拘错了。既然来了,就在这玩耍一天,到时再送你回去。孙少忙应承,即刻问起这城中之事。老和尚说道:这座城就是阳间村镇外的那座庙,我死后被封为这座城的城隍神,掌管这城池附近世人冥籍,收管魂魄。这里并不是真正的阴曹地府,所有刚死魂魄都扣留在这城里,先经过相当严厉的盘问、拷打之后,有罪之人才解到“酆都”(即阎罗府、阎王殿)这些真正的冥府去。城中白日即是阳间的黑夜,一颠一倒,除此之外,与阳间并无两样。

(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天涯论坛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