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贺龙是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

在贺匪的操纵下,洪湖地区从1932年3月至34年5月进行了三次肃反。他抓的有五种人。一是与贺匪意见不同的,二是贺匪认为不好领导的,三是对贺匪流寇主义不满的,四是私下议论贺匪的,五是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抓起来的。对这些人一律扣上了改组派的帽子,用尽了毒刑拷打,昼夜审讯,关的关,杀的杀,殘酷已极......

贺龙是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

(賀贼在洪湖肃反时的滔天罪行)

大土匪贺龙几十年来耍尽了他的反革命两面手法,欺上瞒下,篡改历史,对他所犯的罪行能推就推,能賴就賴,能拉就拉。贺贼不但是阴谋篡党、篡军的政治野心家,而且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仅就1933年他在洪湖地区所搞的肃反,就有成千上万的党的优秀儿女死于他的屠刀之下,这是我党我军历史上骇人听闻的政治迫害害案,这次白色恐布时间之长,杀人之多,若不是当时亲身经历的同志们,在这次伟大的文化大革命中进行揭发,是难以令人相信的。而这次肃反的罪魁祸首就是贺龙,他混身的每个毛孔都沾满了烈士的鲜血,这笔血债必须清算,为死难烈士报仇。今天就根据当时受迫害侥倖生存的几位同志所揭发的材料,来声讨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贺匪在1927年南昌起义失败后,化装逃到香港,转上海,后来搜罗了一些旧部下,成立了红四军,以后又改为红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自1931年贺龙就忠实地执行了立三“左”倾路线,在洪湖地区的肃反问题上,就是执行立三“左”倾路线的具体表现。

在贺匪的操纵下,洪湖地区从1932年3月至34年5月进行了三次肃反。当时进行肃反的根据是荒谬绝论的,据说在湖北省天门县捉到一个国民党特务,该犯供称与法地区武裝部部长有联系,并说武裝部长是改组派。于是贺匪借机就在军队內和地方上大抓特抓改组派,(所谓的改组就是共产党內部有一批人反对共产党)。但是贺匪究竟抓的都是什么人呢?他抓的有五种人。一是与贺匪意见不同的,二是贺匪认为不好领导的,三是对贺匪流寇主义不满的,四是私下议论贺匪的,五是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抓起来的。对这些人一律扣上了改组派的帽子,用尽了毒刑拷打,昼夜审讯,关的关,杀的杀,殘酷已极,据当时参也肃反的钟××说【析世鑒:“据当时参也肃反”,原文如此。】:“我一天早晨就杀了六十多人,肩膀都累疼了。”就这样几乎把军队的干部和地方干部全杀了,对师级以上干部更是一个也不放过。当时贺匪的秘书樊××會三次被囚,也差点被杀,只因为贺匪不识字,还要用他念文件,因此保留下來沒有杀。后來要杀的人太多了,杀不过来,就用绳子捆起来往洪湖里推,当时的洪湖水中漂满了革命烈士的屍体,革命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洪湖水,正如当地群众所揭发的:洪湖根据地不是被敌人打垮的。而是被贺贼杀垮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以上所说的是他杀干部的情况,他对于战士也同样进行迫害,但是战士人数过多,沒有办法统统杀掉,于是每人发点遣散费,遣散费回家,这是贺匪的一条毒计,被遣散的战士只要一离开队伍,就会被敌人杀掉,这样他可以借刀杀人。当时被遣散的战士过着非人的生活,据蔡×回忆当时的惨状时说:“很多下级干部和战士被怀疑是改组派,开除了我们,无路可走,只好尾随大部队后面,如果掉队丢了,就会被敌人杀掉,他们用绳子捆住我们的手腕,给部队抬东西,把我们整整捆了半年,绳子勒进肉里去了,夏天生了蛆,最后放了我们,绳子也解不开了,只好用小刀慢慢割下來”。说时蔡同志伸出了手腕给我们看,手腕上有鐲子一样的一圈深深痕迹。樊××做了补充说:“他们把遣散的这些人编成了改组派连队,每人也发了枪,但是不发子弹,除了当民伕使用外,遇到打仗时,就把这个所谓的改组派连队拉上去打,这些同志本來对党、对人民是忠心耿耿的,虽然枪里沒有子弹,就用大刀和敌人拼,由于不怕牺牲,虽然把敌人消灭了不少,但自己伤亡很大,牺牲了很多好同志”。

这样的大批惨杀,还未能满足贺匪的罪恶目的,在三次肃反后,还想进行第四次,后由于中央及时来了指示,才制止了又一次大屠杀。象这样给贺匪杀害的革命同志真是无法计数,他们有罪吗?沒有!他们是反党吗?不是,他们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战上,仅仅由于这个老土匪的兽性才遭到杀害的,这也是贺贼的滔天罪行之一。

为什么贺匪要杀这么多人呢?原因很简单,就是他想篡夺洪湖苏区创始人的称号。所以他第一个就杀掉了洪湖苏区创始人段德昌同志,把段德昌同志的功劳据为已有,在61年贺匪指使反动文人写出“洪湖赤卫队”黑歌剧,吹捧他是洪湖苏区创始人,就是为了实现他几十年来篡改历史的宿愿,给他树碑立传。今天我们要把被颠倒的历史再把它颠倒过来,把党的好儿子段德昌同志的英雄形象重新树立起来。

段德昌同志早年在黄埔军官学校学习,1925年入党,1928年开始在洪湖地区搞地下工作,很有威望。当洪湖根据地吃紧吋,贺匪和当时的特委书记夏曦坚持逃跑主义,而段德吕同志则极力主张在洪湖地区坚持斗爭,就因为段德昌同志对贺、夏的逃跑主义进行了坚决的斗爭,贺贼就把段德昌同志恨之入骨,借抓改组派为名,把段抓了起來,给他扣上的罪名是“反对湘鄂川、黔滇边区中央分局的领导”。当时段德昌同志反驳他们说“我不反对中央的分局,我反对的是你们的逃跑主义和机会主义”。并指出他和夏曦的斗爭是路线斗爭。由于段德昌同志在群众中威信很高,贺、夏深恐留下祸根,于是下了毒手,1933年在湖南桑植县金果坪,党的好儿子,人民的好干部段德昌同志被杀害了。在杀段时,把段的部下监视了三天,战士们无不为段的被害而痛哭流涕,当时段德昌同志只有30多岁,临刑时他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反对夏曦的逃跑主义!”等革命口号。

段德昌同志生前坚决执行毛主席关于农村包围城市,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建立广泛的农村根据地等指示,他还是一个英勇善战的指挥员,打起仗来冲鋒在前,退却在后,勇敢顽强,为党为人民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在他被杀害时,由于当时子弹缺少,他还说:“你们用刀杀我吧!子弹留着打敌人吧。”就是这样一位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竟被贺匪加上莫须有的罪名而杀害了。

贺龙这个大土匪干下了这种灭绝人性的罪行,还想一手遮天,隐瞒事实,但是小小寰球,几个苍蝇抽泣,怎能淹沒真理呢!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在第七次党代表大会上给段德昌同志平了反,说:“段德昌是一个好同志”【析世鑒:此句引文为粗黑体字。】。今年八月一日周总理又讲到“段德昌是很好的同志,是洪湖地区的创始人”。

贺匪为了推脫罪责,耍尽了阴谋鬼计。1935年党中央追查洪湖肃反问题时,贺匪把全部罪责推到死鬼夏曦身上,还表白说:“我当时不是肃反委员会的。”推得倒真干淨!但是今天人证物证俱在,贺龙是当时肃反委员会成员之一,正如武汉部队一位同志揭发说:“打死段德昌同志起决定作用的一票是贺龙”。并且在三次肃反中,掌握军权的人是贺龙,如果贺龙不点头,谁敢杀他的部下?这不是极为浅显的道理吗?!况且肃反时向上面打的报告文件中,签署的都是贺龙和夏曦两个人的名字,人证物证俱在,想賴是赖不掉的。

到了七大前夕,贺匪怕被揭露出他的反革命罪行,于是大施拉攏、威逼、利誘的技俩并放出狐群狗党为他四处奔走,贺匪曾对肃反中被他三抓三放的樊××说:“七大你把情况讲讲我给你伸冤”。暗示樊把罪责推到死鬼夏曦身上,为他开脫,樊说:“老总,当时你要是多说几句话,可能好一些,不致于杀哪末多人!”这几句话触到了贺匪的疼处,大怒说:“你晓得个××,我自己还不保险呢?”说得好漂亮!掌握生杀大权的活阎王还不保险吗?真是鬼话!贺匪见拉攏、威逼都不行,就让他的爪牙、三反分子廖汉生去找樊××,答应升樊为358旅参谋长,但樊不予理采,仍给贺匪提意见,贺匪一气之下,又撤回了提升樊××为参谋长的指令。贺匪就是这样一个一计未成,再施一计,软硬兼施,狡猾阴险的老狐狸。

在洪湖肃反时,贺匪为了给他的阴谋制造理论根据,竞污蔑我们的革命同志是“为了破坏革命才参加革命,为了破坏苏维埃,才参加苏维埃”。可见几十年他就是个反革命,他一贯反党、反毛主席是他的反动阶级本能的暴露,对这个民族的败类,人民的仇敌,不在文化大革命中把他斗倒、斗臭、打入十八层地獄,更待何时?!

“金猴奋起千鈞捧,玉宇澄清万里埃”【析世鑒:“千钧捧”,原文如此;此处引文亦为粗黑体字。】,

是彻底清算三反分子贺龙的时候了!让我们奋起毛泽东思想的千钧捧,高举革命大批判的旗帜,挖掉体育战线內的修正主义毒根,保证我们伟大的祖国永不变色。

北京工农兵体院毛泽东思想兵团

■■■【以上全文完】■■■

以上《贺龙是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賀贼在洪湖肃反时的滔天罪行)》,是以「首都无产阶级革命派揪斗贺龙联络站主办」之《揪贺战报》第3期(1967年9月20日)同名内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原文簡繁字並用。首發【析世鑒】。

■■■■■■■■■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析世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