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赤裸裸的共产党》 美国中情局眼中的圣经 (书摘之一)

共产党是不会放过美国人的——几乎每一天,它都出现在新闻的头条,以及广播新闻当中。到了1947年,苏联已斩断与美国只同甘不共苦的合作关係,动手把东欧拉进经济军事同盟。崛起中的苏联帝国,其内部任何反史达林的哭号抗暴,很快都遭无情的战争机器捣碎。可悲的是,就在众人呼号求救愈升愈高,终于传过大西洋,来到美国东岸时,苏联这个大恶霸警告西方,叫他们别多管闲事,并威胁说胆敢来管的话,就会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果便是东、西方的对峙,到了1947年还被冠上一个不祥的名称,叫「冷战」。

大致说来,美国人不懂什么是共产主义。曾经有些人认为,它是「俄罗斯模式」的社会正义的工具,强迫独裁政体统治的国家要实施平等。(美联社

《赤裸裸的共产党》出版于1961年,之前的1958年,是共产主义猖獗、横行的年代。二战结束之后,以苏联为首的共产阵营,并未如其他自由民主国家那样,开始休生养息、重建家园,反而在政治上输出革命、推动共产独裁,积极攻城掠地、蚕食併吞小国,军事上研发飞弹、囤积核武。世界顿时被一分为二,人类也被区分成自由人以及奉行共产独裁的「马克思人」。

二战结束时,本书作者W‧克里昂‧斯考森并没有打算要写一本畅销全国的书本,更没料想到写出来的这本书,最后会名列冷战经典作品。

他本想写一本简明、便于阅读,让人想综观共产主义、共产战术战略时,可以毫无障碍的书。他希望乾淨俐落地写出共产主义自订的道德观,它如何摒斥犹太—基督教伦理,它对权力及掌控的贪婪,还有对自由世界的威胁。

斯考森确实了解,学术文库裡已经有不少书籍及专文在谈论这个主题。即使百科全书都有一到两页是在讲述共产主义。但那些文本论述时不温不火,让他感到不悦。而且据他观察,有关共产主义最重要的洞见,广泛地分散在太多的原始资料当中,一般读者不易取得之外,也难以理解。

太多「主义」了

二战之后那几年的一九四○年代,美国人对于共产主义并不太在意,至少一开始没有。他们受够了两次的世界大战,还有战争带来的压力及物资不足之苦。身为一个文化体,美国人此时打算聚焦在建设自己的「美国梦」。政治上叫共产主义的那个东西,似乎不值得在意,只是属于欧洲或某个遥远地区、一大堆「主义」当中的又一个而已——算是政治或经济上的抽象词彙,照说该由政治人物处理,以便其他人都能快乐地期待去黄石公园度假、去买款新车、房子,或超炫的收音机。

只是,共产党是不会放过美国人的——几乎每一天,它都出现在新闻的头条,以及广播新闻当中。

到了1947年,苏联已斩断与美国只同甘不共苦的合作关係,动手把东欧拉进经济军事同盟。崛起中的苏联帝国,其内部任何反史达林的哭号抗暴,很快都遭无情的战争机器捣碎。可悲的是,就在众人呼号求救愈升愈高,终于传过大西洋,来到美国东岸时,苏联这个大恶霸警告西方,叫他们别多管闲事,并威胁说胆敢来管的话,就会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果便是东、西方的对峙,到了1947年还被冠上一个不祥的名称,叫「冷战」。

那时候,西方认为自己蛮强大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CIA)向政府保证说,任何来自苏联的威胁,仅侷限在欧陆打传统战。1947年9月26日的机密报告说:「各国当中,能威胁美国安全的只有苏联。苏联目前的战力,无法侵略到欧亚大陆以外,但足以横行于欧陆大部分地区、近东、华北及朝鲜半岛。」

只是,就在两年后,随着苏联原子弹的一声巨响,那种颇为自得的观点就此化为乌有。

世界权力由美国移转

1949年,苏联引爆他们的第一枚原子弹,西方自负的核子优势,突然就没了。四年后,苏联人引爆热核氢弹,将冷战扩大为追求核子优势的真正竞赛。

同一时间,中国共产党赶跑大敌中国国民党,1949年10月1日向世界宣布,另一个共产国家已登上世界舞台,国名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毛泽东担任元首。

八年后的1957年10月4日,苏联成功发射世上第一枚人造卫星「史普尼克一号」(Spunik1),绕行地球轨道约1400次,叫数千万人惊恐地相信,有朝一日核子弹会在头顶绕行。

这些事件不禁叫忙碌的美国人大为好奇,这一股既不明确但又暴力,正在成长,叫共产主义的力量,似乎取得偌大的进步。它是何方神圣?

大致说来,美国人不懂什么是共产主义。有些人认为,它是「俄罗斯模式」的社会正义的工具,强迫独裁政体统治的国家要实施平等。对其他人来讲,它是经济上的意识形态,承诺让各地劳工取得公平薪资。世界上有些工会会採取共产党的战术力量,来改善工资和福利,他们快乐地看到,在新的马克思规矩下,工会的会员数大为增加。对其他美国人而言,共产主义是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的延续;它替无政府主张累积足够的说服力,製造社会不安,想推翻美国的生活方式。

雪上加霜的还有叫人难受的韩战、间谍网、渗透、谍报活动、罗森堡夫妇(Ethel and Julius Rosenberg)被捕处死、铁幕屹立,以及苏联与日俱增的建军行动。

没有在阻止共产主义吗?

1950年代早期,美国参议员麦卡锡(Joseph McCarthy)扮演带头角色,努力揭发共产党对美国政府的渗透。他呼吁採取适当步骤,确保美国的安全。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同时进行类似调查行动,但与麦卡锡无关。

到了1957年,共产党在美国的公开活动似乎达到了高峰,接下来慢慢减少。1950年代结束时,「美国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USA, CPUSA)党员流失,人数由10万人左右,减少到不足1万人。即便如此,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FBI)局长胡佛(J. Edgar Hoover)晓得共产党还在暗地裡扩张,局裡派了1500名线民到美国共产党卧底,持续监控。

伊莉莎白‧本特利

对联调局来说,谍报活动是既头痛又讨厌的问题。联调局曾投注庞大力量,想纠出颠覆团体,从最敏感又层级高的政府官员当中,对共产党连根拔起。这可是一件不轻鬆的苦差事。

辛苦工作偶尔会有收穫。例如在1945年,苏联间谍本特利投诚,并透露在美国活跃的苏联间谍共有150人。名单裡有三个大人物,他们是怀特(Harry Dexter White)、钱伯斯及希斯。他们的惊人故事会在本书的第七章清楚交代。

当时,同情共产党理想的报纸记者试着摧毁本特利的可信度,有人把她叫做「女间谍玛塔‧哈里」(Nutmeg Mata Hari)。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本特利天真幼稚,被共产党愚弄而不自知,不过是个「金髮碧眼、婀娜多姿的纽约人」。

终于打开苏联的机密库房

本特利冤枉了她的前同志吗?斯考森的描述是对她有利的,指出她不仅没错,但那也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冰山正偷偷划破美国这条大船的船身。在斯考森出书之后长达30多年的时间,有关本特利证词的辩论才渐渐被人所遗忘。

之后,一系列惊人的事件就被揭开了。强大的苏联帝国1980年代开始变弱,1991年崩溃。过没多久,苏联的机密库房、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及内务人民委员部(NKVD)的档桉资料公诸西方人端详。

几千份解密的间谍文件经过翻译、检视之后,证据开始浮现,本特利的证词获得证实——

财政部资深官员怀特的确是间谍,在美国进行谍报活动。美国国安局解码专家提供进一步佐证,找出怀特的苏联秘密代号为「法学家」(Jurist)。

钱伯斯参与间谍网获得证实,跟他早些年在自己着作及演讲当中所吐露的是一模一样的情况。

至于前美国国务院资深外交官的希斯,1950年他因伪证罪下狱过了很久,才被认出是一个在华府运作,名为「魏尔小组」(Ware Group)的地下共产党细胞。当时对于他有没有犯下间谍罪,大家还有一定程度的疑虑。同一批苏联档桉显示,希斯长久担任苏联军事情报员,另证明「维诺那计画」(Venona Project)分析得没错,认定苏联电文裡化名「阿列斯」(Ales)的人,就是希斯本人...

本文摘自《赤裸裸的共产党:共产主义如何危害自由世界》原序《赤裸裸的共产党》的写作历程/八旗文化出版/本书作者为柯立安‧斯考森( W. Cleon Skousen),他是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世界知名作家、演说家、教授,专业领域涉及自由原则、美国宪法、经济学、古代历史及圣经。他是前美国联邦调查局高级干员,在FBI任职超过16年时间,之后转任杨百翰大学当教授11年,并任美国着名杂志《法律与秩序》主编15年。他曾经在60多个国家及美国各地发表过多场以反共为主题的演讲,是美国反共运动的重大推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