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一客户将一亿美金资产转移新加坡” 港人撤资潮和移民潮渐显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持续3个多月,目前港府对民众提出的要求仍拒绝回应。在反送中运动持续抗争的同时,不少港人开始启动B计划,转移资产或申请移民他国。有数据显示,近期谘询移民的人数呈「爆炸性增长」,显示更多港人对中共所谓的「一国两制」丧失信心,正计划撤离香港。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3个多月,仍没有解决的迹象,几乎天天上演警察抓人的戏码。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持续3个多月,目前港府对民众提出的要求仍拒绝回应。在反送中运动持续抗争的同时,不少港人开始启动B计划,转移资产或申请移民他国。有数据显示,近期谘询移民的人数呈「爆炸性增长」,显示更多港人对中共所谓的「一国两制」丧失信心,正计划撤离香港。

香港反送中运动自6月爆发以来,局势日益恶化,不少港人对香港的未来感到担忧。《路透社》引述一位香港金融顾问透露的消息说,他的一位客户近日将其在香港花旗银行约一亿美元的资产,转移到了新加坡。「已经开始了,我们听说也有其他人这么做。」

这名顾问说,「他们(富豪们)担心北京当局有能力下达禁令,冻结他们在香港的资产。新加坡成为他们偏爱的目的地。」

美国知名对冲基金大鳄、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创办人巴斯(Kyle Bass)6月13日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有8.5万美国人生活在香港,为避免受到中共威胁,美国投资银行家、英国投资银行家或是CEO可能都会选择搬离香港。

「我那些很富有的朋友们要走了,我想他们必须离开。」巴斯说,如果这些居住在香港的有钱人「大规模逃离」,将会造成香港银行出现挤兑潮,导致香港金融体系崩溃,房地产市场遭受重创。

香港的银行体系有着全球最高的杠杆率,香港银行资产几乎已达GDP的900%。近几个月,香港价值1.3万亿美元的房地产市场价格连续走低。

美国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经济系副教授兼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成员徐家健认为,以目前香港的政经局势来看,移民潮和撤资潮都不可避免

8月份,香港警局申请无犯罪记录的申请数量高达3649件,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4%,而且比过去5年中任何一年的申请量都多。申请无犯罪记录仅用于签证申请或儿童领养。

这个数据显示,不少港人都有想离开香港的倾向。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和台湾当局最新报告显示,香港人查询移民事务数量冲上高峰值。有移民公司负责人也表示,自反送中运动爆发后,谘询移民台湾的人数呈「爆炸性增长」。

一位来台定居并经营青年旅馆的港人王女士对《美联社》说,最近她接到很多询问,都是问投资移民获得台湾公民权的可能性。

根据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的数据,6月和7月,台湾向香港人发放的签证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8%,达到884人。

从墨尔本到温哥华的房地产经纪人也表示,他们的手机近期经常接到来自香港的谘询电话。

「香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香港的李女士为在墨尔本购房购地筹集了60万澳元(合41万美元),「像我这样40多岁和50多岁的人,我们考虑的是我们的孩子。」

「我们想要一个备用住宅,一个更好的居住地。」她说,至少如果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他们会有一个备用计划,一个撤离计划。

很多香港家庭都有类似李女士的B计划,相对便宜的马来西亚也备受港人青睐。

马来西亚南端附近的柔佛州,物业顾问布鲁斯.李(Bruce Lee)表示,自6月以来香港人在一个名为「森林城」的房产项目,购买了800个单位。而该楼盘开售至2016年间,港人仅购买了200个单位。

澳大利亚当局也注意到来自香港的签证查询「显著」增加,悉尼房地产经纪人彼得.黄(Peter Wong)8月接到了来自香港买家的6个电话,这是他几十年来首次遇到的事。

还有一些经纪人表示,香港人对温哥华的地产也感兴趣。专门做加拿大移民的雷立得移民事务所顾问陈小仪向《大纪元》透露,本次移民潮「比伞运时还要热」,而且想移民的都是专业人士、中上阶层人士,也有政府人员想移民。

此外,香港有30万加拿大籍人士,他们有护照,可以随时回流。陈小仪说,这些人移民的同时,也将资产转移到海外,包括在海外置业等,有的已经卖掉香港的房产。

另一家万豪移民顾问董事总经理丘濠铭说,近期移民查询个案「增加很多,比平时多了一倍不止。主要是觉得对香港前途没信心」。不少年轻人也申请移民,包括未成家的也想走。

最热的移民地点除了传统的英、美、澳、加外,欧盟的爱尔兰、葡萄牙也多了一些查询,这些国家不需要坐移民监,可尽快拿到身份。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成员徐家健透露,他身边不少朋友已经部署离开,包括将钱兑换美元,或者到海外置业或移民。

由于香港资金自由出入,很难监管到底有多少钱从香港进出。究竟移民潮或撤资潮对香港金融影响有多大,徐家健称,虽然很难量化,目前仍有一些数据值得留意。

一个是汇丰、中银、渣打先后取消最低存款收费,并提高港币定存息率,说明银行资金比较紧张。

其二,金管局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份贷款与垫款总额上升0.8%,其中在香港使用的贷款(包括贸易融资)与上月比较上升1%,在香港境外使用的贷款则微升0.1%。由于港元贷款的升幅较港元存款小,港元贷存比率由3月底的87.8%,下降至4月底的87.3%。

徐家健称:「这说明有境外,包括大陆向香港借钱的额度增加,加上香港存款增长缓慢,这对香港金融都是一个风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新唐人记者罗婷婷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