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2050年老人将达到38.6% 延迟退休势在必行的两难选择?

根据中国官方统计,中国人口老龄化压力日渐加重,中国现在60岁以上人口为2.1亿,占总人口的比重达15.5%。根据预测,202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19.3%,2050年将达到38.6%,社会抚养系数高,负担重。

随着科学发展和社会进步,人们寿命越来越长,老龄人口也越来越多。面对全球日益严重的老龄化,一个国家如何规定法定退休年龄,是否成了一个势在必行的两难抉择?中国的情况又如何呢?

根据中共官方统计,中国人口老龄化压力日渐加重,中国现在60岁以上人口为2.1亿,占总人口的比重达15.5%。根据预测,202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19.3%,2050年将达到38.6%,社会抚养系数高,负担重。

而中国目前的退休政策是50年代初期确定的,当时人口的预期寿命不到50岁。60多年过去,中国人口的预期寿命已达70多岁,而退休政策却没改,参加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退休人员有8000多万,平均退休年龄不到55岁。

有鉴于此,2012年,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提出,中国平均人口预期寿命已经提升为72岁,应逐步延长退休年龄,建议到2045年不论男女,退休年龄均为65岁。2015年经中央批准后,人社部将向社会公开延迟退休改革方案,通过小步慢走,每年推迟几个月,逐步推迟到合理的退休年龄。但当时引发了国内一片反对声。

据悉,这一改革方案是依据所谓“清华方案”,即“国民基础养老金+个人储蓄养老金”二元制结构,其中明显吸纳了英国经验。而近十年来,英国养老压力异常沉重,很快将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每个英国人要养活两名退休者的困境。2014年,英国正式公布新方案,预定每年推迟6个月,到2040年达成69岁退休,因此,英国被称为世界上退休年龄最高的国家。英国政府预计,在提高退休年龄后,政府在未来50年里可节省5000亿英镑的开支,约合人民币5万亿元。

最近,英国一位学者又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提出,要把英国人目前法定退休年龄,从现在的65岁延迟到2035年的75岁。有英国人自嘲说,这简直就是要“工作到死”。

对比中国目前男60岁、女50岁的法定退休年龄,英国再次延长退休年龄的大胆提议,会不会让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的中国汗颜?中国的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是不是过于迟缓?对于老百姓反对延迟退休年龄的呼声又该怎么办?

中国人口老龄化压力加大养老金缺口严重

我们就此首先采访到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人口学家、《大国空巢》的作者易富贤先生:

“中国的情况是最严重的,虽然目前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的比例比英美国家都低,但今后会非常严重。中国目前农村人没有社保,所以政府支付的退休金事实上只有几千万城市老人,而由全国9亿多劳动力来承担。目前男60女50岁退休还能应付,但养老金也已经出现缺口。今后中国大概会有4亿多老人,生育率又低下,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人要纳入社保体系,今后养老问题就很严重。”

易富贤先生说,中国到2030年大概只有3.2个劳动力养一个老人;到2039年,中国是一个老人,对应两个劳动力;到2050年就大概只有1.5个劳动力了。而美国到2050年是2.5个劳动力:

“中国今后的养老危机。比英美都要严重,中国今后的退休年龄。也必然会比英国和美国晚,而退休之后,老百姓拿得到拿不到养老金还是个问题,而且养老金可能非常低微。”

中国严重的老龄化将会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灰犀牛?

2013年8月28日成立的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生态养老基金管理委员会

 

易富贤先生说,老年人最大的开支是医药费,比如,美国的医疗开支已经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7%,对美国经济影响最大的就是医疗开支,因此医保也成了每次总统大选的热点:

“随着中国今后人口老化,对中国的医保和社保都会带来危机,而中国的年轻劳动力减少,国家的偿息能力和经济活力不断下降。所以,今后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稳定造成最大威胁的就是老龄化。美国的国家利益双月刊不久前发表的文章就提到了这一点,其中引用了我的观点。”

中国推迟退休年龄势在必行,在易富贤先生看来,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不可能支撑退休金制度,因此必须改革,但会引起人们的反弹:

“比如把退休年龄推迟到75岁,这必然会导致很多人的抗议。比如2011年英国将退休年龄从65岁,逐年推迟到69岁,当时引发了两百多万人的抗议,而英国才6000多万人口。”

易富贤先生说,中国这么庞大的老年人口,一旦要改革的话,将会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一个灰犀牛:

“老龄化导致的经济减速引发很多社会问题,比如香港冲突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反送中问题,其实,香港深层的社会危机在于其老龄化引起的经济减速,导致很多问题爆发。中国今后的人口危机在全世界最严重,会对中国社会经济造成很大冲击。”

中国政府没有真正认识到人口危机的严重性

易富贤

但目前中国政府并没有认识到这一危机,易富贤先生说:

“因为他们没有基本的数据。中共官方认为,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生育率仍然是1.8到1.6,根本没有意识到中国老龄化危机的严重性。比如2000年的生育率只有1.2,政府改成1.8;2010年生育率只有1.18,政府改成1.6;2015年的小普查显示生育率只有1:05,政府改成1.6。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出生数据有大量水分,导致中国包括养老金、经济、社会、教育、文化、外交和国防的各项政策,都建立在错误的人口数据基础上。中国政府到目前为止,也没有采取什么有效的应对措施。”

世界各国都在延迟退休年龄

自1989年以来,世界上有170个国家延迟了退休年龄。

2012年,德国人法定退休年龄由过去的65岁逐步提高到67岁,从2030年起即全面执行67岁退休的制度。

澳大利亚目前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是65岁半,到2023年达到67岁。

美国养老金领取年龄则是67岁,退休年龄与领取养老金是双轨制,没有统一的法定退休年龄,政府鼓励人们延迟退休。

日本男性从2013年开始,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已提高到61岁,之后每3年提高1岁,到2025年将提高到65岁。

中国延迟退休年龄已经迫在眉睫?

那么中国推迟退休年龄是不是已经迫在眉睫?易富贤先生对此表示:

“应该尽快推迟,否则影响整个社保体系。比如东北目前养老金已经短缺,在靠全国的统筹来支付退休工人。再这样下去,中国政府会面临危机。”

中国要实行渐进性退休,老百姓的反对声音一直未断,这是为什么呢?中国经济学者何清涟女士在她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两个原因。第一,加重就业压力。中国每年离退休人员至少有600万人左右。如果延迟退休,就会占用至少600万劳动年龄人口的就业岗位,这会使中国的就业形势雪上加霜。第二,延长退休年龄,一些中年失业者就会长期在贫困中煎熬。近几年,外资企业大规模撤离中国较多,私企大量破产。不少失业者均在40岁以上,很难重新就业。许多50岁到60岁之间的失业者,已经成为无收入者。不少人依靠积蓄度日,希望熬到60岁退休,领取退休金。

政府为维稳而不愿尽快延迟退休年龄?

面对老百姓强烈反对的呼声,中国政府是不是为了维稳而不愿意尽快延迟退休年龄呢?易富贤先生说:

“问题是目前政府的不作为对现任政府影响不那么大,因为人口老龄化是个缓慢过程。现在推迟退休年龄会得罪很多人,所以目前政府不改革退休制度对其有利,否则会引发社会冲突,但今后危机会越来越严重。所以,中国政府应该有序地尽快进行改革,而最关键的是改革人口政策,养老金只是制作面包的技术,但中国目前的问题是面粉不够、生育率太低,今后劳动力会短缺,所以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中国的养老金改革应该与人口政策相配套

易富贤先生说,他曾在2000年时就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计划生育,但他们不听,因为中国的决策层完全被利益集团垄断。在易富贤先生看来,中国的养老金改革应该与人口政策相配套。如果人口政策不能走向一个良性循环、生育率上不去,养老金制度再怎么改也没用:

“因此首先是彻底废除计划生育、出台鼓励生育政策。如果生育率能提高,今后养老金风险就相对较小。”

政府要向老百姓宣传人口危机不要误导民众

资料图片:1983年2月22日北京前门的计划生育宣传画。中国已经改变了实行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

易富贤先生建议,政府在提高退休年龄时,要向老百姓大力宣传人口危机,而不要用虚假数据来误导民众:

“不要使民众存有幻想,认为等到60岁退休就可以,而没有意识到,中国的人口结构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政府没有将相关资讯告诉老百姓。因此,政府要把真相告诉民众,使老百姓对退休年龄推迟会增加一些了解,否则势必引发老百姓的反对,比如俄罗斯进行推迟退休年龄的改革也引发了300万人的抗议。所以,中国如果在延迟退休年龄问题上处理不当,对社会稳定是个隐患。”

延迟退休年龄使年轻人就业难雪上加霜?

谈到延迟退休年龄对年轻人就业难是不是雪上加霜,易富贤先生说:

“年轻人就业难是计划生育造成的,中国目前有8亿多劳动力,平均应当有两个人消费,中国就需要有16亿人的市场,而计划生育导致我们没有16亿人,而使劳动力过剩。如果中国40年前没有实行计划生育,我们就业靠内需市场会比现在好得多。比如,印度就是靠市场内需来保证就业的;美国3.2亿人口能够提供1.6亿人的就业机会;日本总人口是1.27亿,能够提供6,700万个就业机会;巴西两亿人口能够提供一亿人的就业机会。中国的计划生育导致年幼人口不足、孩子不多,也使得妇女的劳动参与率非常高,这也导致了中国就业机会更少、而必须遵循出口导向型的经济模式。”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是导致中美贸易战的原因之一?

在易富贤先生看来,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是导致中美贸易战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中美爆发贸易战?因为中国向美国出口很多、进口很少,出现贸易逆差。中国的计划生育导致劳动力市场过剩,美国成为中国的最大市场,美国就要打贸易战。所以,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在某种程度上是导致中美贸易战的原因之一。如果中国当年不实行计划生育的话,内需市场就比较充足,就没有必要依靠外需。现在,中国只有通过出口才能保证就业。中美贸易战使美国市场的大门对中国慢慢关闭,中国就开始推行一带一路,希望在东南亚、中东和非洲打开市场。”

易富贤先生说,他曾经在《大国空巢》中说过,计划生育导致中国的用工荒和就业难长期并存,而使得年轻劳动力短缺。

育儿成本高是中国近年来生育率下降的主因

中国政府开始实施二孩生育政策,但许多人表示,房价物价太高、经济压力太大,不会生育二胎。

在美国的经济学者、高地智库研究员秦伟平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也谈了他的看法,他说:

“中国生育率较低,根本原因是抚养一个小孩的教育成本、医疗成本和衣食住行成本非常之高。年轻父母要认真地算生一个还是生两个,因为父母要承担生养孩子的绝大部分成本,政府和社会的补贴非常少。年轻人觉得经济不太稳定,收入又没有保障,就不敢生也不想生。为了保证生活品质,他们不想把自己的未来拖入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里。”

秦伟平先生说,延迟退休年龄是个世界性话题,世界各国包括民主国家在内的养老金缺口问题,在每个国家表现都不太一样,美国20年后养老金可能也面临巨大挑战。在解决养老金不足时,政府一般有两个方案:一是延长退休年龄,二是向公众征税。秦伟平先生接着说:

“中国目前养老金领取的年龄相对较低,养老金缺口问题现在也许没有西方国家那么严重,一是现在领取养老金的人口还没有到高峰,而十年、二十年后,老龄化问题和养老金问题会暴露得更加明显;第二,中国很多城市养老金是统筹统付、现收现放,这点与西方国家不一样。中国很多地方财政在补贴养老金,比如上海,领取养老金人数多,每年补贴可能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延迟退休年龄可能面临两难局面

中国养老金问题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会困扰国家,如果全民征税,大家反弹力会更大。所以,秦伟平先生说,延长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虽然没有人愿意,但可能是未来必须要走的一条路,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可能出现两难局面:

“比如受教育程度比较高、在关键领导岗位上的人,就不愿意退休,中国省部级领导干部65岁才退休,中央级别的67岁才退休,普通老百姓生活很清苦,到60岁,有个退休金就觉得很好。现在中国年轻人失业非常严重,政府又迟迟没有正式出台延迟退休规定,因此政府必须权衡。一方面养老金缺口用转移支付的方法能暂时稳住,但同时又怕对整个社会造成大的动荡和冲击。中国未来面临的挑战会更大。”

如果中国要推行延迟退休,怎样做才适合中国国情呢?秦伟平先生说: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因为中国的退休情况不是一刀切。比如中国公务员系统、国有企事业单位和民营企业都有不同待遇,而占中国人口比例很大的农民,根本没有退休一说,基本上到七老八十还要干活、自己养自己,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非常之少,这也是社会不公平的体现。”

中国延迟退休年龄:渐进还是尽快到位?

旅居美国的中国人口学家、《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先生表示,中国应当尽快推迟退休年龄:

“可以改革一些经济模式,扩大内需,以缓解就业难的问题,不能因为导致就业问题而不推迟退休年龄。而在推迟退休年龄的同时如何改善就业,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那么,中国延迟退休年龄应该渐进还是一步到位?易富贤先生说,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应当是一步到位,但从现实角度出发不可能,但步伐应当加快。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