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为何香港必然出事?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因引用紧急法令禁止市民蒙面,受到前港督彭定康抨击,指其“做法疯狂”。林郑不服驳嘴,问若英国发生这样的骚乱会怎样做。

北爱尔兰曾发生持续30年的警民冲突,最后由“彭定康报告”化解。况且香港情况,涉及广大民意要求依照基本法实现普选,以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暴行。此两大条件,英国社会早已具备。

香港的骚乱,是抗议林郑月娥政府缺乏基本的人权,以及身为特首不断傲慢说谎。由于特区政府本身管理的结构性缺失,不可与英国比较。

近一百年前,英国妇女平权团体抗议英国妇女没有选举权,女权运动领袖潘克斯特夫人(Emmeline Pankhurst)等首先发起和平抗议。但政府置若罔闻,妇女团体决定以行动代替言论,平权人士戴慧生(Emily Davison)进入伦敦以南的马场,直接冲击赛马,惨遭马匹踏死。妇女平权分子展开对伦敦男性俱乐部和百货公司的暴力攻击,也遭到伦敦警方武力镇压。

伦敦时时出现妇女团体的勇武抗议。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英国政府让步,准许部分年满30岁的英国女性拥有投票权。但女权人士继续抗议,十年之后,英国国会立法,将妇女投票权下降至21岁,与男性平等。

英国处理结构性的民意抗争,是考虑人权的基本常识。因此殖民地时代一百五十余年,没有一个英治的港督在香港激起民变,更无一个如中国钦点之极品林郑,激起一场百万大游行,继而二百万,复而赖在台,继续向全球垂范“三千年灿烂文化”、并行将循“一带一路”向第三世界鉴借输出之“中国管治模式”。

英国委派的殖民地总督,由殖民地部或外交部选拔,上向皇室负责。英国君主立宪,先超越了中国人的“主奴政治文化框架”。

英式殖民地管治,在结构上,港督轻身上路。伦敦述职,像占士邦电影开头,皇家特务回到那个叫做 M的上司办公室,人在门口,向衣帽架上,飞起一顶帽子,与女秘书调侃两句,再进去见老板。

中国人的政治结构,皇帝之下的管治,固然靠正式委任和科举入仕的文武百官,但旁边尚有两支,不断以旁门左道和人性的阴暗面干扰,一支叫做阉宦,另一支,叫做后妃。

阉宦即一个太监团队。

因为中国人要从政,二千年来不外有两条途径:正路是科举,如上述,让文人读书晋升;另一条邪路,以明朝的王振、汪直、刘瑾、魏忠贤,为其中恶劣的代表。清末的李莲英则亦有所附乱,一代男性,没有确切的本事,只求生理自阉,short cut上位。

文人从政,做到曾国藩,即使有机会可以取天子之位代之,他也不敢,也不想。阉人上位,却知道太监永远不可能成为皇帝,对权力之狎弄,有所痴迷。

至于另一后妃集团,女人阵营:天子有后,内廷有三夫人,有昭仪婕妤之类的众宠妃,有九嫔,有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女。

此两大系统,沉积大量的肥膏、胆固醇、血糖,令中国人的思维严重堵塞,也决定了中国人看古装电视剧的囗味基因,不是康熙雍正大帝纪晓岚刘罗锅韦小宝那个系统,就是甄嬛传小燕子金枝欲孽那一支。

这两大支柱,加上帝王世袭,遇到智商低下缺乏判断力者,即成为中国历代朝政黑暗的主要人事原因。“北史.恩幸传序”说:“况乃亲由亵狎,恩生趋走,便僻俯仰,当宠擅权。”这几句话,准确演绎了中国政治以帝王为中心,阉宦和后妃为两大基本点的结构。

当然,中国历史上出现过女帝武则天,基本上是一位女子性征、男儿性格的雄才伟略领袖人物。但香港的这位女特首,不属于这个稀有类型,而更多是宫廷电视剧里妃嫔群中机缘巧合幸运被拔高上位的一个。

中国钦点了一位女特首,在21世纪国际城市的香港,这个人选本来有罕有的机会,可以结合西方赋权意识和现代的领袖管理学,在中国历史传统之外,别树一帜。

可惜她是前殖民地政务官出身,不是领袖的材料。若真有武则天的胸怀,香港不会沦于今日。被亲中擦鞋仔以“母仪天下”为称号来吹捧,自成维港之后,下俯包括张建宗在内之公务员下属和香港人,俱黑口侧目而脸臭臭;上仰她称之为人生偶像的中国最高权力人物,不幸而甘为华廷之末嫔,则面泛绯霞而乐滋滋。

偏在帝臣妃嫔、京港之间,隔了几层男性的阉宦。香港的女特首,可谓生不逢时,熟悉中国文化者,一看此格局,即知必将出事。

英国文化绝不是唯一的优越典范。最重要的是21世纪,一个香港领袖,必须有中西文化荟萃、兼容并包的多元性(Pluralism)和“现代性”(Modernity)。香港1997年7月1日之后,英国设计的制度,不幸遭到嫁接(Grafted into)另一个列宁史达林之魔幻 Fusion境界,加上中英联合声明又被中国视为废纸,曾经承诺过的普选,次次食言,拒不推行,但本身又无法推出一个如李光耀的人物,香港出现骚乱,自毁自弃,只是时间问题。

中国往美国送再多的留学生,经 NBA闹剧,美国人发现,对中国人讲常理也是枉然,却发现香港下一代,水土不服,向西方文明伸手呐喊求援。

这是世界格局板块重组之际,在社会科学的轨道之上,西中之间,必然出现的历史悲剧。香港不是西柏林,但中国却归认西柏坡。

西方文明世界,必须抉择。

香港下一代,向西方文明伸手呐喊求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