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照片】家庭是右派存活的动力 但大右派家里都安了窃听器

童年就生活在这种恐惧中,老觉得父亲的话会被监听。成年后一些传闻得到证实,一个民主党派高官的家人,说收拾屋子时,无意在墙上发现电子管的窃听器。还听一位老警察说过,当时采用拉线的方式对罗隆基、章伯钧家进行监听。这说明从小形成的恐惧感是有道理的。

@zhu0588:夹边沟幸存者李景沆:两千多名右派到了明水河,一天只有四两的糊糊汤可喝,他们找草籽找蜥蜴,吃一切能吃不能吃的东西,最后连大小便都走不动到外面解决,只能拉在自己冷冻的床铺上。三千名右派,最后饿死得只剩下四百多名。有一个邓立之医生的身体被饥饿的右派刮去了屁股上的肉而食。

章诒和:49年以后,知识分子就是一个改造和整治的对象,你要反复检讨,反复交代,反复向党交心,让你在这样的态度中,生出‘原罪感’——‘我是有罪的’,一场反右下来,55万右派,占当时知识分子11%。

谢泳:1957年4月以后发生的“反右派”运动是对中国知识分子最沉重的一次打击。在这次运动中,自杀的知识分子达到了1949年以后的又一个高峰。这一时期被逼自杀的知识分子在中国各文化单位、高等院校和中小学校比比皆是,中国许多知名作家和科学家即在这一时期自杀。对许多知识分子来说,这是一个绝望的年代,除了自杀没有别的路可走。

章诒和:第一步就是点名,单位点名:‘张三。经我们查明,长期散布反动言论。’一下,啪,你就完了。然后你是不是暂时不要工作了,停职一下,清理一下,回去想一想你都做什么了,你都错在哪儿了,写一个材料。点名有各种点名。最严重的是见之于报章。这样就开始弄你的家庭。对人致命一击是家庭。如果你在单位是孤立的,但是你的家庭是温暖的,这个人还能活,如果你在单位是孤立的,你回到家……这个你就活不了。

章立凡:童年就生活在这种恐惧中,老觉得父亲的话会被监听。成年后一些传闻得到证实,一个民主党派高官的家人,说收拾屋子时,无意在墙上发现电子管的窃听器。还听一位老警察说过,当时采用拉线的方式对罗隆基、章伯钧家进行监听。这说明从小形成的恐惧感是有道理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