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在中国 有一群只靠利息生活的人

用利息生活,这不是一种奢望,只是一种选择。对许多决定走上这条路的人们来说,这种生活意味着与信用卡告别,与提前消费告别,与买买买告别。

只是一种选择

生活的质量取决于利息的多少,但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原则,绝不动用自己的本金。用生活在河北涿州的吴彩的话说,“这是我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在所有接受采访的人之中,他是存款最少的一个,只有10万元,每月只有大约300元利息,每天他的主食全是用快过期的面粉所烙的饼。他活得像一个苦行僧那样,但他说,“兜里有钱,心里不慌。”

钱“存多少”与“省多少”,是所有靠利息生活的人必须面对的问题。

张雪从去年开始决定靠利息生活,她的生活随之发生了突变。并不是像电影《西虹市首富》那样从天而降一笔横财,她在银行的存款依然只有18万。想要依靠利息活下去,只有尽可能地节省才行,她的第一个决定是剪短自己的长发——因为过肩的头发太费洗发水。

一旦打定主意要省钱,这个观念就会像链条一样传导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挤完的牙膏舍不得扔,她拿剪子剪开,再用刀片刮出来残留的牙膏,存到小瓶子里。牙膏的用量也需要规划,经过多次试验,她发现,0.3厘米的牙膏就能覆盖自己的全部牙齿。接下来,她把洗面奶换成肥皂,洗衣液换成洗衣粉。

在这样的生活方式之下,张雪原本以为找不到同路人,直到8月份的一天,她在豆瓣上看到了一个小组,名字叫“用利息生活”。

当你看到这样的小组,会不会下意识地觉得,这个小组里都是资产千万起步,每天啥也不干,就躺在夏威夷的海滩上晒太阳的人?实际上,当张雪进入小组之后,她发现这里绝大部分人都跟她一样,尽管大家的存款数量并不多,每月能获得的利息也都从几百到上千不等,但都在尽可能地将生活所需限定在利息的范围内。

在小组里,利息不只是理财、存款的利息,也指股票、基金的收益,但这很不稳定。四川的股民罗阳目标是炒股攒钱给女儿买一辆轿车做嫁妆,3、4月份的股市行情不错,每个月都有1万5以上的收益,用利息生活绰绰有余,他告诉女儿“车轮子钱有了”。等到5月份,贸易战发生,他一下子又亏了一万多。即便是这样,他也不动用自己的本金,这一个月他天天吃单位的免费食堂,烟早在去年就已经戒了,因此也没有其他的花费。

俗话说,“钱是赚出来的,不是靠省出来的。”这一观点,“用利息生活”小组的创始人“寻我”认同,但她同时也觉得,如果赚钱的方法不多,还是省钱来得更有效一些。而且,对她来说,“用利息生活”只是一个初级目标,最终目标还是为了攒更多的钱,去投资商铺、住宅、公司股份。说简单点,就是如果这样坚持下去,总有一天额外收入会达到真正意义上的财务自由。

另一些人可能更接近张雪心中的财务自由。比如30岁的吴磊,去年1月他从广东一家合资企业裸辞,“哥就这样洒脱地离去。”离职手续办好那一天,他在朋友圈里这样写。这个职他辞得确实很洒脱,因为再过一个月就要发年终奖了。

支撑他裸辞的是家里有一片厂房,年初刚刚卖了一千多万。他是独生子,父母分给了他一半,800万,这些钱,如果单单拿去买理财产品,就算是最保本的3%的年利率,每年也有24万的利息收入。除此之外,家里还有几套房子也在收租金。

按照约定俗成的定义,财务自由是指,一个人的资产产生的被动收入可以覆盖他的日常开支。如果按照这个定义,“用利息生活”小组里的人无论存款是10万,还是800万,全部都已经财务自由了。

以张雪来说,按照4%的年利率,她每个月有600元出头的利息,她单身,跟父母住在一起,父母每天会买菜,她自己对买衣服也没有特别的欲望。用她的话说“确实没有什么可买的东西。”她从今年6月份养成了记账的新习惯,记账用的本子是用公司扔掉的复印纸背面装订成的,笔是用淘宝红包减价购买的,三毛钱买了20支。记账本上条目分明地写着,3月份她一个月花了1200块钱,往后每个月花的钱都比上一个月少。在最近刚刚过去的9月份,她只花了340块。她很开心,因为利息还剩下260多,可以存到本金里。

责任编辑: 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