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古德明:中共为什么富甲天下?

作者:

月初,贵州铜仁市传出大学生吴花燕的故事:她幼年丧母,父亲五年前也弃世,姊弟两人获当局每月三百元救济,除却衣食,还要医治弟弟的精神病。她于是每日只吃两餐,以馒头或辣椒酱和白饭充饥,二十四岁身高不过四英尺五英寸,体重不过四十七磅,更因营养不良,头发、眉毛脱落,心脏、肾脏严重损坏。

去年初,云南鲁甸县也传出八岁小学生王福满的故事:他母亲弃家而去,父亲则远赴他方觅食,由祖母照顾,满手冻疮还要帮祖母种田。他每天上学,须走个多小时,有一次冒着零下九度严寒回到学校,老师见他头发上冰花点点,拍照公于互联网上,见者鼻酸。

又中共宣传杂志《今日中国》九月刊登了一篇《海外华侨助力脱贫攻坚》报道,记载了美国川渝同乡会总商会会长陈春访四川凉山之后的感言:“学生多营养不良,生活十分贫困。我们每月出几百块钱,这些孩子就有肉吃了。”报道的着眼点当然是“海外华侨的桑梓情怀”,还有他们腰包的钞票,那些食无肉孩子无非配角。中共说治下人民二零二零年将全部脱贫,看来只要把贫穷线再降低一点就可以了。

元朝中叶,济宁路大饥,济宁路单州判官盖苗赴中书省请户部发赈,户部以为不便,盖苗跪在中书堂下,拿出一块糠饼,哭道:“济宁民率食此,况不得此食者尤多,岂可坐视不救乎!”宰臣大受感动,饥民全获赈济(《元史》卷一八五)。新中国地方官不会有盖苗,习近平更不会见辣椒酱和白饭而动心。十一月五日,他在上海国际进口博览会上说:“我们要共建开放合作的世界经济。”

这开放合作的世界经济,见于习近平十月中旬之访尼泊尔,答应为尼泊尔建筑铁路、工商业区、大学等,专家估计至少要几百亿元人民币;也见于中共八、九月之取代台湾,而与萨尔瓦多、所罗门、基里巴斯三国建交,送萨国社会计划金一亿五千万元及稻米三千吨,送所国援助金五亿美元,还有送基国波音七三七客机一架,价值七千多万美元。这都不过是最近三个月已知的事。中共有的是钱。

中共的钱从哪里来,冰花男孩王福满的家乡或可给世人一点启示。去年一月,云南鲁甸县共干强取村民田地,一位七十九岁婆婆不堪刺激,倒地身亡。一月二十四日,村民挟忿袭黑警,毁警车;大批“防暴”黑警头戴钢盔,手持盾牌,赶来镇压,村民掷石顽抗,但强弱悬殊,十七人被捕。所以中共富甲天下,而中华贱民则不妨吃糠饼。

鲁甸县民变遭镇压之后,互联网上有留言说:“每一位受伤的村民,加油!路在前方,盗国集团一定被打倒!”今日,“香港人,加油”的呼声,也响彻香港。一切都是那么相似。习近平的中国梦和他的世界经济观一样伟大。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