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中国模式的后遗症正由整个世界承受

作者:

冷战中后期,美国决定联中抗苏,与中国破冰,协助中国进入联合国、世贸等组织,全面扶正。政治层面影响之大,自不待言;“纳入中国”的后续影响,更导致西方文明的价值判准开始自我解离。

二战终结之后,资本主义阵营国家,多数比苏联阵营国家富有。自由阵营=经济繁荣,是一个波及整个世界的意识。东德人逃跑到西德,除了因为政治迫害问题,当然还有“经济移民”。从中国逃到香港的中国人,其实有很多都不是因为自由,而是因为经济和生计。资本主义=温饱,共产主义=共惨,这就是一般人的看法。然而美国“纳入中国”的政策,贪图一时方便,当中有对抗苏联的图谋、生产链转移的新自由主义转型等等因素,政治转型是次要的,中共体制整个保留下来。

方便生下流,最后中国经济繁荣起来,对世界的威胁不只是经济,而且是文明模式的挑战。以往很多人追求自由,并不是真的对政治自由有不可妥协的欲望,而是需要政治和市场自由所带来的财富。中国在美国的帮助下,拿出了一条alternative的路线,这里没有政治自由,但同样可以带给财富,甚至更多。在中国崛起之后,东德vs西德的二元模型,几乎已经瓦解。政治自由不再是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在很多人看来,中国模式同样行得通。中国制造的财富,证明了法西斯政治不一定导致赤柬式贫穷,扩阔了世界人对“法西斯”的想象。

在西方,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已经将主权国国内民主的有效程度,减至极低。大部份民众,在本国的民主制度,都没有得到赋权的感觉;而超国家体系,如联合国、世界经济论坛,则是跨国精英的玩物,一般人根本没有位置。自然,遭受冷落和剥削的国家人民,就会寻求大格局的改变,挑战二战之后遗留下来的秩序。

二战秩序的精英支持者,批评新力量为“民粹”。“民粹”出现,正是因为欧美体制恶化,民主对一般人已失去现实意义。此取彼长之下,大量西方人受到中国模式吸引。这是当然的,因为本国的政治秩序仍然保护他们,但又得到中国市场开放的红利。

西方价值自中国崛起后的自我解离

既然中国模式也可以繁华,为什么不接受?况且西方人在二战后建立的一大堆超国家组织,本来就有走向整合和大一统的倾向,中国对他们来说,更是建立“世界政府”的参考模型。所以各种国际组织,与中国的关系好到不得了,除了钱的原因,还可能有“同心同德”的位置。

而香港和台湾,都看到同样的价值混乱。在故事的前段,香港人和台湾人都“恐共”,因为很多人有过“共产贫穷”的亲身经历,很多去到“自由世界”之后,成为铁杆的自由主义者。然而“自由主义者”成为“自由主义者”的初衷,也是方便和因势利导,因为自由主义代表温饱,所以才相信。

改革开放的中国来了,政治上近似法西斯主义,但经济发展起来,暴富的区域也不少,于是很多人就“从了”。因为大部份人需要的其实是“强国”。因此中国变成强国之后,很多本来反共的人都转投阵营,因为大多数人怕的不是专制,而是贫穷;很多人要的不是民主自由自己有尊严,而是国家强大自己有虚荣。而且很多西化的华人,内心都有一条大中华的孽根。大中国的招魂幡一挥舞,他们就像殭尸一样跳起来。在欧美世界,很多中国移民始终还是中国人,是真心的爱国小粉红。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神话,就是有些人觉得中国自清末以来有一个对民主的“百年追求”,所以习近平“称帝”是对这一百年奋斗的讽刺。中国人从清末以来,不论是追求三民主义,或者“新民主主义”,其实都只是手段。从康有为或者梁启超的言论,我们可以看见“新中国”的建国先贤,内心都有一个“再兴天朝”的梦,大清由强权变成弱国,令他们感叹;他们相信宪政民主、法西斯主义(蒋介石时期)可以令国家再度团结,然后回到“盛世”。

从这个心态,可以解释为什么排满革命成功之后,马上就成为五族共和。因为中国人理想中的强国,就是地广民众、国富兵强、读书人有官做、没有大型叛乱…所以中国是不可以瓦解的,用人工和暴力的方式,也要维持这样的大国。即使大清没有了,但大清的疆域还在,则中国仍能再兴。

美国打开了古老吸血鬼的棺材

在这些“强国”的标准中,并没有太多个人权利、地方权利的落墨。所以到了今日,中国也有很多“自由派”,连护旗手爱国爱党的李文亮也被追捧为良心英雄,然而他们一谈到香港台湾西藏新疆,都是一句“中国不可分裂”,至于香港有人被打死、新疆有集中营,都只是大历史中的沙石,主题还是中国的再兴。中国人,至此没有放弃帝国主义。因为“中国”本身就是帝国的意识形态,因此拥抱这个身份认同的,基本上都是自知或不自知的帝国主义者。

因为“富有而续存的法西斯政治”,打破了二战之后政治理论的刻板印象,纳粹德国强大,但被打败;社会主义阵营,只有贫穷。然而中国却是富有,而且被美国和世界容纳。这导致整个西方文明内部,出现了认知障碍或存在危机。2007-2008年的金融海啸,欧美的自信心到达最低点,而香港这一边在同一时期,则到达“中国身份认同”的顶点。也就是在这段时期,“中国模式”在西方内部成为显学。对中国的各种包容纵容和默许,都是这种意识形态混乱的征状。西方的绝大多数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根。

中国国力可升可跌,甚至有倒台解体的可能,但无论结果如何,对世界的意识形态影响,更为长远。在帝国的废墟,还会有帝国升起,中国模式已经成为一种后来者可以追认的遗产。然而一开始,是美国打开这头古老吸血鬼的棺材,一切只为打败北极熊。以邪恶来攻打邪恶,也许是唯一的方法,但后遗症却是由整个世界来承受。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