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1976年众鬼魂若向毛泽东索债

剧情提要: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如果在阴间遇到了因他而死的鬼魂,会发生什么事呢?

1976年9月9日,凶神恶煞、生活奢侈糜烂的毛泽东被审判,在下地狱前夕,被毛泽东祸害的数千万鬼魂齐向毛泽东索债、历数其丑行,以下摘录精彩片段若干,供各位大侠看看被中共包装过的毛泽东到底是什么货色。

出场的是井冈山“老虎”王佐,王佐大骂毛泽东道: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毛贼!想当年你密谋秋收叛乱,被国民党何键的三十五军打得落荒而逃,你带着四百多残兵败将狼狈溃逃至永新县。我看你可怜巴巴的,就动了侧隐之心,收容你上井岗山共图大业。不料竟是引狼入室,你会合了南昌败退下来的鸦片贩子朱德的残兵败将几千人,就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豪绅、秀才袁文才大声谴责:

你是个读书人,难道不知江湖之规:盗亦有道?我们虽然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却仍有江湖义气的侠义心肠。初时我俩瞎了眼,竟与你这无情无义之人歃血为盟结拜兄弟,当年我率领井岗马刀队跃马横刀冲进永新县城劫狱,救出八十多个共党匪徒,谁知你恩将仇报,等羽翼丰满就向我俩大开杀戒。

怒火冲天的杨开慧高声叫骂:

你这个狼心狗肺、荒淫糜烂的毛贼,你非但待结拜兄弟无情无义,对自己的妻子亦恩义全无。我给你生下三个儿子,我全力支持你搞革命。何键抓我坐牢,我父亲的亲朋好友学生鼎力相助,何键答应只要登报申明跟你脱离关系即可放我回去,我宁死也不肯登报与你脱离夫妻关系。谁知早在我带着三个孩子在长沙板仓老家躲避追捕时,你就同贺子珍勾搭上了。我上刑场时你正同贺子珍鬼混呢!你这个无情鬼、负心汉。

因揭露中共在延安的丑行而被枪毙的王实味对毛泽东怒目相向:

毛贼你太可恶了!我们大多数青年是被你们的宣传骗到延安的,本为到革命阵营追求美丽和温暖。谁知延安所见所闻俱是丑恶和冷漠、肮脏和污秽。正因为看不惯你们这些中共高干纵情享乐腐化,我才在解放日报写了《野百合花》一文。我写的“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转玉堂春,舞回金莲步”都是真实的描述呀。谁知对我的实是求是,你非但不知自责,反而叫人斗了我七十天,又幽禁我四年多。等胡宗南率大军长驱直入,杀入延安时,你狼狈溃逃,临走还害怕丑行暴露给国统区世人,竟以国民党特务罪名枪毙我,实是假、恶之极!

此时麻脸大汉高岗闯了过来:

想当年你带领红一方面军流窜溃逃两万五千里,剩下几千残兵败将,气息奄奄来到陕北,是俺的陕北占山为王领地大批种植鸦片救了汝等小命。日本投降后,为跑到国民政府前面抢得东北,俺又在东北抢得地主富农之粮食财产供应汝之党军;抢到大陆后,为汝成为亚洲的列宁,俺又在四野四个师助金日成进攻南朝鲜全军覆灭的基础上,亲自为后续大军准备粮草弹药。可恨你过河拆桥,朝鲜一停战,你就诛灭功臣。你先叫我倒周,见周恩来势大,便反过头来指我反党,倒打一耙,对我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逼得我在狱中绝望自杀。

秃头林彪尖声大叫:

我林彪十八岁入党,二十岁替你鞍前马后抢天下,从东北打到海南岛。这几年我为你得罪了多少老战友,我帮你打倒刘邓,我号召全党全军学习毛贼思想,编语录、印毛著。你一面在党章中规定我是接班人,一面又设计亲自派人在部队伪造五七一工程纪要,逼我出逃,杀我夫妻、杀我儿子。你这个阴险毒辣的小人!

李立三插嘴道:

毛贼,你开口闭口说自己一贯正确永远正确。立三路线,左倾也罢、冒险也罢,自有后人公评。一人做事一人当,你竟在杨开慧生产期间,趁住在同院之便利,强奸了我的老婆,你难道连“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都不知道?真是衣冠禽兽!

小胡子贺龙从一旁杀出:

俺本家贺子珍,给你生了六个孩子,既当妻子,又当卫士。在爬雪山、过草地仓惶逃亡、饥疲不能自存的情况下,你竟不顾贺子珍体弱多病,只顾放纵,让她生育了三次。在江西时,你要情报资料,她单枪匹马闯入瑞金县,带着一袋报纸杀出重围;在贵州渡赤水河时,她迎着飞机扫射扑到你身上掩护,自己身上留下十七处弹伤。你这现代陈世美到了延安竟看上了史沫特莱及吴广惠,而把她赶出了延安,被逼远走苏联。亏你有脸封丁玲为贵妃,封贺子珍为皇后。既然是皇后,怎幺二三十年不让她进中南海

道貌岸然的刘少奇也按捺不住了:

强奸孙维世的事,我听了一直恶心。孙维世是周恩来的养女,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你的侄女。你去苏联途中在专用车厢中夺去了她的贞操,你又逼周恩来作主把她许配给风流影星金山,还说什么“金山同蓝苹有过枕席之欢,算是一报还一报”,真是无耻鬼话。你强奸不够还要杀人灭口--文革初期让造反派把她打得遍体鳞伤,剥得一丝不挂,头被钉入钉子死亡,连他哥哥孙泱都被株连打死。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的老朋友孙炳文吗?

旁边的彭德怀早就怒发冲冠了:

杀王佐、袁文才、王实味,还不都是你下的命令?一切功劳都是你的,一切过错都是别人的,你说谎也不心跳?什么机要秘书、什么生活秘书,中南海哪一个女孩子没给你糟蹋过?十七岁的张玉凤新婚才两个月,就给你霸占了。她丈夫还是个军官呢!要是老百性,破坏军婚的,早就坐了牢。孟锦云的事更荒唐,只因为她向你要求平反冤狱,从档案中抽出黑材料,就被你强行留下侍寝。北京各军种文工团的美貌女演员都给你玩遍了,你每次南巡还要到处强征美女陪睡。七老八十了,还凭藉着春药,每夜都要换一名少女。我看你比起殷纣王隋炀帝有过之无不及。

迫害至死的中南海工作人员看着毛泽东,用极其厌恶的口气大声揭露:

你自己给自己写“毛主席万岁”,周恩来伪造“东方红”,然后对外吹嘘是老百姓自己说的、创作的,真是无耻至极,应该将其改为“毛贼遗臭万年”及“东方黑”。你对外欺骗百姓标榜自己简朴,其实谁不知道你有十五处行宫,在一九六五年以后,别人都不拿稿费,偏偏你有近两亿稿费,如果你不爱钱,可以下命令不准支付稿费吗,可你这样作了吗,没有,真是一个奢侈贪财的家伙!你还玩弄了数千名部队文工团女兵、护士、秘书、记者、杂技明星、电影明星,你竟然还和儿媳妇鬼混,真是个荒淫乱伦、无耻至极的家伙。

接下去是被骗上战场当炮灰的农民,……

在数亿鬼魂索债的齐声声讨中,判官判毛贼下地狱,并立即执行。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国泛蓝联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