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 108岁还搽香水穿高跟鞋 112岁去世

她是第一个将小轿车开进校园的复旦校花,除了第一任丈夫早逝外,她的身家、履历、相貌、学历都是让人艳羡的。杂志报纸总是这样介绍她:她是复旦大学的首届女生,是战乱时期的外交官夫人,是“民国外交第一人”顾维钧的晚年伴侣,是整个近现代史的见证人,是最后一位上海滩大小姐。

更鲜为人知的是,她是宁波人,老家在庄桥费市。她叫严幼韵,这个月(编注:原文发布时间:2013年9月),她马上要迎来108岁生日。跨越了一个多世纪的沉浮,如今沉淀得越发美丽。她的女儿说,“上帝把妈妈忘了……”

复旦校园里的“爱的花”

1925年,严幼韵考入沪江大学。1927年,她转入复旦大学商科,成为首批入该校的女生。

当时,严幼韵住在静安寺,离复旦比较远,那时候,她坐着自己的轿车到学校上课。家里给她配了个司机,她自己也会开车,常常是司机坐在旁边,她开车,很多男生每天就站在学校门口,等她的车路过。因为车牌号是“84”,一些男生就将英语“eighty four”念成上海话的“爱的花”。

严幼韵本来人就长得漂亮,父亲又在南京路上开着“老九章绸布庄”,绸布庄各种衣料随她挑,因此每天更换的服装总是最时髦的,令人眼花缭乱。“爱的花”这一外号也就不胫而走,名声更传出复旦校园,还出现在上海的报章杂志上。

“爱的花”读书不甚用功,做功课却大有一套,遇到要交习题或报告,她会电话某位同学,说要借他的习作一看,闻者无不欣然听命,归还时严幼韵会洒上一些香水以示谢意。不过,她在大学里还是学到了许多知识,尤其是英语学得相当好,为其日后从事外交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祖父是“宁波帮”开路先锋

严幼韵的家世,应该从她的祖父严信厚说起。严信厚的老家在现属江北区庄桥街道的费市村,村里曾有严氏家族的大本营—寿芝山庄。

严信厚是近现代非常有名的实业家,曾在杭州胡雪岩开设的信源银楼任文书,得到胡雪岩赏识,被推荐给李鸿章。后来,严信厚经营盐业,积累了大量家财,在绘画、书法上都很有造诣,以画芦雁著名,现在宁波还有人专门研究他的字画。

严信厚致力于民族工商业、金融业,1887年,他投资5万两白银在宁波湾头创办中国第一家机器轧花厂,后又在上海投资面粉厂、榨油厂等多家实业。1902年,他还出任上海第一个商界团体—上海商业会议公所首届总理。

宁波市政协文史委特邀委员、原江北区文史委负责人谢振声这样评价:严信厚先生在多年金融、工商活动中,曾把大批宁波籍人士吸引到自己周围,为“宁波帮”从一个旧式商帮转化而成一个举足轻重的近代企业家群体作出过重要贡献,是“宁波帮”开路先锋。

严信厚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严子均也是开明商人,他将家业进一步扩大,严幼韵自小便生活在这样一个富有而宽松的家庭里。她与姐姐严彩韵、严莲韵都是中国第一代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

盛大婚礼是当年风尚

严幼韵和第一任丈夫杨光泩的相识也和“爱的花”有关。

杨光泩出生在一个丝商家庭,其祖父在十九世纪末到上海开丝绸行。杨光泩第一眼见到严幼韵时,严幼韵正驾着那辆“爱的花”轿车。杨光泩很好奇,就一路跟着严幼韵。很巧,他们去的是同一个聚会。于是,杨光泩立刻请朋友介绍认识,随即对严幼韵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1929年9月6日,严幼韵与杨光泩举行婚礼,千余人出席,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婚礼的照片在报纸刊登后,成为上海滩众多青年男女向往的风尚。一直到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这些照片仍然被引为旧上海时髦婚礼的佐证。

1938年,杨光泩赴菲律宾,以公使衔担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1939年初,严幼韵带着三个女儿来到马尼拉。作为总领事的夫人,严幼韵亲手设计并操办了总领事官邸的装潢。由她出任名誉主席的华侨妇女协会,发起了捐赠金饰、折复活节纸花的爱国募款活动,华侨妇女们走上菲律宾的大街小巷,向街坊、商店、工厂募款募药。此外,她们还为前线战士赶制了100万个急救医疗包。虽然辛苦,但能帮丈夫做一些事,能为祖国尽一点力,严幼韵形容这段日子“非常美好”。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网络综合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