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南洋富商:那些妖言惑众招摇撞骗的环保主义者

作者:

平生讨厌这几种人:环保主义者,民粹斗士,公共知识分子。这些人群中,妖言惑众,招摇撞骗的比例较高。

我是个热爱美好环境的人,喜欢生活在美好的环境中,但是我并不是一个环保主义者,环保主义者是另一种人。他们是极端分子,不是正常人。

环保分子强调现有的生态平衡是不可以破坏的,认为人类不该用强大的生产力破坏自然地貌,他们喜欢说敬畏大自然。他们提倡低碳环保的生活,认为地球变暖是非常危险的灾难。他们反对伤害所有的野生动物,也反对砍伐野生的植物

环保主义者会告诉你们地球变暖会带来巨大的危害:南极的冰川会融化,海平面会上升,一些靠近海平面的低海拔陆地会被海水淹没。但是,我知道荷兰三分之一的国土都在海平面以下,也亲眼见过无数围海造田的实例。这些年的地球一直在变暖,海平面一直在上升,但是陆地的总面积一直在增大。比如新加坡的国土增大了将近三分之一,就靠填海造地。上海的临港新城、滴水湖,都是围海造地的典范。海岸、外滩和长江的堤坝,挡住了海水对上海的入侵。

地球变暖以后,冰岛格陵兰阿拉斯加西伯利亚加拿大变成风景如画的最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这几块土地大约可以容纳50亿人。地球变暖以后,西藏高原的雪线会升高,青藏高原会长出茂密的植被,可以栽种大量作物。地球变暖以后,海洋的蒸发会大大增加,降雨量会升高,塔里木盆地会变成塔里木湖泊和绿洲,外蒙古变成塞外江南,沙漠全部变成绿洲。

那时候,中国的耕地可以多容纳几十亿的人口。整个大西北都变得适合人类居住,东北的鹤岗、双鸭山、齐齐哈尔之类的地方,更是变成宜居城市。在非洲,撒哈拉大沙漠会变成农田,整个非洲会成为大粮仓,从此摆脱饥荒、缺水和贫困,整个中东地区的沙漠也会消失。海平面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升高,因为陆地上到处都是淡水湖和大水库,更多的水变成了沙漠戈壁里的地下水。而水力资源会比现在丰富几十倍,再也不需要使用火力发电和核电站,火力发电和核能发电带来的污染彻底消失,烧煤和烧油带来的污染也消失,因为有了足够的水电。——这么好的事儿,环保主义者不会跟你说。

环保主义者不断用地球变暖来吓唬你,他们却不会跟你说,唐朝的时候地球温度比现在高很多,长安的气温跟现在的江南差不多,秦岭植被丰富,而不是现在这样光秃秃。现在叫黄土高原的那片土地,唐朝的时候是草原和树林。这一切,证明唐朝的地球比现在暖很多。

他们也不会给你看地质气温变化图表,如果你看过地球的历史气温,就知道现在的气温在整个历史上算偏低的。在气温更高的年代,植被更丰盛,生物的物种比现在多很多,如果用植被和物种来衡量生态系统,显然是气温升高对生态系统极有好处。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新加坡的武吉知马山,仅仅是一个只有几平方公里的小山,但是山上的植物种类比整个北美洲——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加起来还多。原因就是气温高,热带雨林气候。

所以,如果地球真的变暖,人类用得着这样害怕吗?难道不应该欢天喜地去庆祝吗?

遗憾的是,关于地球变暖仅仅是某些人的一个计算机模型的模拟。由于地球的环境如此复杂,人类因素对气温的变化仅仅是成千上万因素中极少一部分。他们靠著有限的变量做的模型预测,竟然成为他们信奉的真理,这也够荒谬的。

生态平衡,是他们经常用的法宝。他们会告诉你生态平衡一旦失去,将会多么危险。所以他们会恐吓大众,说鲨鱼、鲸鱼海豚都是不能杀的,一旦杀了海豚,水母就会变多,杀了这些动物,可能会导致其他鱼类的减少。但是,我对海洋生态从来没那么多担忧。我小时候,海蜇满地都是,一块钱四对,跟白菜价格差不多。那时候,东海大黄鱼最便宜卖7分钱一斤。现在海蜇成了昂贵食品,东海野生大黄鱼几乎灭绝,菜场上卖到3000元一斤,但是,这有什么可怕么,我可以吃鮸鱼,吃小黄鱼,吃鲫鱼,吃带鱼,吃淡菜,吃牡蛎,根本不需要在乎世界上有没有大黄鱼,即使世界上的大黄鱼都灭绝了,或者世界上从来就根本就不存在东海大黄鱼这种东西,对人类真有什么损害么?

环保主义者会跟你说,生态炼和生态网,是非常复杂的东西,你别以为多捕杀一些鱼就可以代替鲨鱼和海豚的吃鱼量,你的大小便不能跟鲨鱼的大小便一样进入海洋生态系统,你的尸体也不能在海洋被别的动物吃,你也不能阻止某些鱼的洄游,因此,人类其实是非常难判断生态系统的影响的,最好是千万别破坏。但是,轮到他们说危害的时候,又信誓旦旦地说因为野狼被杀光了,导致内蒙古草原沙化了——这时候他们怎么能如此准确预测生态系统了?还有些美国的生态学家,当初用他们的专业声誉说服美国政府从中国大量引入了鲤鱼、鲢鱼、草鱼、鳙鱼之类的东西,说可以改善美国的生态系统,最近又出来说这些“中国鲤鱼”成了美国的生态灾难。

现在野狼没了,内蒙古的草原沙化了,但是住在高楼大厦里的蒙古人还是比以前住蒙古包时代富裕长寿多了。现在长江口再也没有扬子鳄了,没有白鳍豚了,没有江豚了,但是除了餐馆里不容易吃到白鳍豚江豚扬子鳄,真的还有别的什么大影响么?

上海和深圳的沼泽、滩涂、农田都变成了商品房和工业区,整个生态系统大不一样,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上海和深圳因此成为没人愿意居住的灾区了么?

十几前,全球范围到处禁止一次性的聚苯乙烯发泡塑料饭盒和塑料包装袋,要求改用可降解的纸袋和纸盒子。当时我就想,这些环保专家真是蠢货中的蠢货,他们真的不知道造纸业的污染远远高于塑料工业么?我宁可相信这些人是拿了纸餐具企业的贿赂来游说政府,好歹也算一群聪明的流氓,总比一群傻瓜充当专家好。

当年还有一群环保主义者,在哥本哈根开了一次大会,讨论各国政府碳排放责任之类的问题。这群人坐喷气式飞机来开会,一个来回的碳排放量超过普通工人农民一年的碳排放。他们住五星级宾馆,这些宾馆的各种装修,都是需要付出破坏环境的代价的。这些开国际环保会议的人,他们大多数开着自己的私人小车上下班。一辆小车一年烧掉的油,比一个坐公交地铁的穷人不知道多多少倍。

环保主义者宣称氟利昂是破坏大气臭氧层的罪魁祸首,发起种种议案,禁止氟利昂的使用。于是大大小小的喷雾剂都换成了石油醚,不管是化妆品还是杀虫剂,一夜之间全成了易燃易爆危险品。那些在车间里与各种氟利昂打交道的工人,与时刻会爆炸的石油醚共处。火星,静电,都时刻可能夺取人的生命。这些工人迄今还怀念氟利昂时代,因为氟利昂不仅不会烧,还可以灭火。但是,你要知道这些环保人士,基本上个个养尊处优,是不需要在充满石油醚的工厂车间工作的。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南洋富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3/1541277.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