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孔诰烽:流散港人应该如水、如雾、如冰

作者:

上星期,香港警方国安处拘捕了五十多位曾参与去年七月民主派立法会选举初选的候选人与组织者。连在初选落败、政见上与建制派趋同的保守民主派也在被捕之列。国安处单凭他们计划在后来已经被取消的立法会选举获取多数议席和否决政府财政预选案,便将他们拘捕。《国安法》的执行,已经到了莫须有的任意拘捕的地步。

最初《国安法》被用来对付主张港独和勇武抗争者,以及参与国际线到外国游说的朋友,现在连最接近建制的泛民也被拘捕。可以想象,当北京觉得已经全面制服了反对派后,《国安法》很快便会用来对付上层权力斗争中的其他政商精英。马云被整失踪,国家开发银行前董事长胡怀邦被判无期徒刑,香港的本土与大陆富商、建制派人物看到,应该也会心寒。现在香港当局对于上周被捕的五十多人暂时不起诉,让他们保释,并没收他们旅行证件。这显示大拘捕可能不是要将他们收监,而是要防止再有民主派流亡海外。

同属温和泛民的许智峰流亡海外,他与家人的银行户口与信用卡即遭冻结。北京不断攻击英国和其他国家开门收容港人,并研究惩罚拥外国护照港人,显示北京对正在形成的海外港人社群甚至是海外港人抗争运动,十分忧心。有流亡人士向媒体表达筹划香港流亡议会,北京即作激烈反应,警告任何国家不可允许有关议会运作。

流亡在外,路是艰难的,怎样解决生活问题、维持士气,不会比留在香港面对高压统治容易。得悉有海外香港年轻人创办杂志《如水》来凝聚流散香港社群,并邀我为创刊号作序,我欣然答应。以下的文字,是对于他们的鼓励,也是对所有选择出走而理想仍未熄灭的港人的劝勉:

任何争取自由的运动,都有低潮与高潮。人类历史的进步,总是在高潮与低潮的交替中前行。运动就像人生,决定你最后能否达到目标的,并不单是你在形势大好时可以走多远,而更是在处境艰难时不倒退、不沉沦,并利用沉静伺机的时间充实自己,为机会再次来临时作好准备。

要改变现状实现理想,行动与理念缺一不可。不间断的行动可以导致疲劳与盲动。有时行动被压抑无法寸进,其实可以是一种祝福,因为这正是大家可以阅读、辩论、反思,深化理念的时候。流水可以汇聚成足以冲破围墙的巨大洪流,但在更多时候蒸发成无法捉摸的雾气,在寒冬时则结聚成冰,蹲伏着有待回暖后再次奔腾,但无论如何也不会消失。在寒冬时能有机会在海外深造的朋友,应该好好把握机会,武装思想,锻炼意志。

从1990年代初到现在,在香港在海外,我看到过很多不同民主抗争运动低潮时的众生相,有的溃散,有的转轨,有的在不断的分裂与内斗之中钻牛角尖。我深信经历过这10年香港与世局巨变的香港年轻人,不像上一代那样被大中华心魔或冷战时代的僵化意识形态禁锢,有更广阔的视野,应该有更佳的条件面对逆流。但前车仍然可鉴。

得知现在流散各地继续学业的香港有志年轻人要办《如水》杂志,作为一个思想交流辩论的平台,不能不高兴。多年来在欧美等地遇到的海外香港人,一来人数不多,二来大都比较看重急功实利。现在有海外香港人愿意义务组织平台探索世局思潮和香港前路,不是前无古人,也是珍贵可嘉。希望他日在煲底相聚欢庆时,大家会感谢《如水》的思想养份为胜利作出的贡献。那一天一定会到来。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4/1545520.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