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深度好文:取消文化的起源和对美国的影响 在东西方的表演

—取消文化:它的起源和对美国的影响

作者:
这些外部敌对势力在美国国内的政党、政府官僚机构、学术界和企业界的精英中都有盟友,也有“黑人生命宝贵(BLM)”和“安提法(AntiFa)”等团体。精英们利用后者的团体,就像希特勒利用褐衫军一样。

编译:约瑟

作为美国人,我们已经好了太久,以至于我们常常认为重要的东西是理所当然的,直到它们即将被夺走。就在五六年前,谁会想到美国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平台,如Facebook、Google-You Tube或Twitter,会通过审查、取消和去平台化的方式,对其东道国的第一修正案权利进行攻击,对大量用户噤声?

在所有阻碍美国进步的方方面面中,审查制度和“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可能排在首位。许多年轻一代接受“取消文化”,认为这是社交媒体助长的非个性化关系的一部分。许多人似乎已经习惯了网络欺凌和轻率地取消人员、想法和关系——只要点击几下鼠标,一切就会变得便利。

老一辈人体会到,保护言论自由、自由结社、无罪推定一直是美国的核心原则,这不仅是因为宪法第一、第五、第六、第十四修正案,还因为文明的重要性,以及人们广泛认识到宽容是多元社会的必备美德,没有人可以垄断最好的思想。从美国宪政共和制开始,每一个领域和事业的进步都是以思想、政策和产品的竞争为前提的,这是不言而喻的。

那么,为什么“取消文化”这个明显限制、有害、反社会、加剧不宽容和仇恨的活动在美国越来越多呢?这个问题最好的回答就是确定谁受益。美国的外部敌人显然从中受益,尤其是那些想要重塑世界的人,比如中国共产党和与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领导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有联系的精英。世界经济论坛以每年在达沃斯召开会议和推动“大重置(The Great Reset)”而闻名。

这些外部敌对势力在美国国内的政党、政府官僚机构、学术界和企业界的精英中都有盟友,也有“黑人生命宝贵(BLM)”和“安提法(AntiFa)”等团体。精英们利用后者的团体,就像希特勒利用褐衫军一样。 BLM和AntiFa本质上是精英们的走卒,用来煽动内心的恐惧、分裂,破坏社会与过去的联系,甚至引发内战——所有这些都有利于实现让美国从属于全球精英的世界新秩序的终极游戏。

许多取消文化可能没有意识到,在亵渎历史古迹和改写历史的过程中,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为上层精英服务。美国历史和美德的象征中包含了她的建国人物和理想、基于这些理想起草的独特宪法、以及它的救赎过程,最终通过民权运动的勇气和毅力实现的种族平等。如果摧毁当代和下一代对美国历史和美德的象征和知识的尊重,美国可能会像成熟的果实一样落入敌人手中。取消和摧毁美国遗产是实现这一目的必要手段。

取消文化是倒退的,而不是进步的——我们可以通过了解过去以及采用这种做法的其他社会和国家所发生的事情来预测它将把我们带到哪里。当然,这也是为什么取消文化的主要项目是使现在的社会与过去脱节的原因。乔治·奥威尔(GeorgeOrwell)在他的小说《一九八四》中对荒诞未来的描写,发表于1949年毛泽东在中国开始实行共产主义统治的那一年,事实证明他的小说具有跨越时间、文化和地理的预见性。奥威尔没有使用“取消文化”这个词,但他在他的格言中描述了它是如何运作的:“控制过去的人就控制未来,控制现在的人就控制过去。”

“取消文化”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法国大革命(1789-1794年),当时罗伯斯庇尔(Robespierre)的恐怖统治造成了约3万人死亡——这一时期伴随着消除和摧毁基督教及其传统和机构的一致努力。法国大革命这一阶段的高潮是,政权安排一名妓女担任圣母院大教堂的负责人。有了这种对体面的侮辱和对上帝的消灭,罗伯斯庇尔和他的继任者们以为他们可以不受道德约束地进行统治。

马克思主义把“取消文化”的问题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虽然这种思想是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19世纪上半叶提出的,但直到1917年弗拉基米尔·列宁在俄罗斯发动布尔什维克革命时才得以实施。列宁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取消过去,拆掉沙皇的雕像和俄国历史的象征——徽章、国徽、双头鹰——全部以革命和创造“苏维埃人”的名义销毁。

革命时,俄罗斯帝国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宗教信仰者。列宁命令他的共产主义先锋队副官摧毁宗教机构,用无神论取代宗教信仰。革命后的第一年,国家就没收了所有的教会财产,从1922年到1926年,俄罗斯东正教的28位主教和1200多位神父被杀害。更多的人受到迫害。

弗拉基米尔·列宁和列昂·托洛茨基(Leon Trotsky)早年在思想上和个人上都关系密切。作为红军的领袖,托洛茨基在为列宁以及他的继任者斯大林在1924年前者去世后确保共产主义革命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到了1927年,斯大林将托洛茨基清除出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坛,并于1929年将其驱逐出境。随后,斯大林组建了一个小组,将所有历史记录中有关托洛茨基的照片和提法全部抹去。到几年后下令暗杀他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官方记录或照片留下托洛茨基曾经存在过。

尽管人们齐心协力地掩盖列宁和斯大林的苏联统治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但到了20世纪60年代,学术研究和内部证词确定,布尔什维克和苏联极权主义统治至少造成了约2000万人的死亡人数。

就像列宁和斯大林在俄国的共产主义统治一样,毛泽东在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也是建立在历史决定论的基础上——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信条,它要求取消过去的历史,要求公民服从于共产主义国家的集体身份。在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指示他的红卫兵动员民众取消和摆脱“四旧”:旧风俗,旧文化,旧习惯和旧思想。结果是毁灭性的,中国人互相倾轧,被洗脑的青年甚至背叛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和父母。最后,毛泽东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至少造成了4000万人的死亡,其中既有毛泽东直接负责的,也有他拒绝改变的灾难性政策造成的。

在北朝鲜、柬埔寨等共产主义小国,取消文化的实施更为彻底,也更具破坏性。

1948年建国后,北朝鲜成为一个封闭的社会,与过去取消,与周围的现世隔绝。迅速沦为一个秘密的共产极权国家,如果不是苏联和中国提供的援助,它将几度失败。在连续的金氏家族独裁统治下,北朝鲜残酷的集体化和镇压的共产主义政策杀害了大约350万公民,许多人死于大规模饥饿。

柬埔寨的情况更糟。在1975年至1979年期间,共产主义暴君波尔布特给柬埔寨的城市和农村地区带来了几乎完全的破坏,把整个国家变成了一座监狱——铲除了公立学校、大学、私有财产、教堂、宗教信仰,并处决了所有受过教育和富裕的柬埔寨人。最后,波尔布特的种族灭绝政策造成近300万人死亡,约占全国700万人口的五分之二。

这些只是实施共产主义的大小国家的结果的一些例子。我们认为20世纪是进步的世纪。但世界大战和共产主义统治及其极权主义做法的实施,也使那个世纪成为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世纪。

面对来自中国的共产主义威胁,我们一直保持缄默和迟钝。中共不仅在外部是我们最大的军事威胁,而且在内部也是–通过其正在美国进行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工业、学术、政治间谍和颠覆计划,中国也是我们最大的生存威胁。

在美国,保护我们的自由和扩大机会的出发点是拒绝接受或协助那些明显与镇压和暴政有关的力量。即使我们的政治派别和分歧使我们难以达成共识,第一条规则也是“不要伤害”。当我们认识到明确的实践模式,这些模式已经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政治制度的组成部分时,美国人承受不起被愚弄的后果。“取消文化”和审查制度在美国没有立足之地。

原文链接:https://www.americanthinker.com/articles/2021/03/cancel_culture_its_origins_and_implications_for_america.html

本刊评论:

“取消文化”就是用社会的力量取消一个不同政见者发表言论的权利,将他们打入另册,剥夺他们的尊严,变成社会的渣滓,甚至消灭他们的肉体。这是北美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以及所有来自极权国家的移民最清楚的。“取消文化”的目的和结果就是剥夺人民的言论出版自由、结社集会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使人民陷入恐惧,自由的国度变成极权专制的恐怖国家。许多美国人并不清楚“取消文化”的精神来源,也不清楚它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因此我们在北美的华人特别有责任以我们的亲身经历向我们的邻舍、同事、朋友讲述故土所发生的事,让更多的美国人明白:“取消文化”就是极权专制的标志,取消他人的结果常常是最终取消了自己。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美国思想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07/1565508.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