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寿则多辱 鲁迅之弟周作人凄惨中死去

作者:

说到鲁迅,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陌生,中国人所熟知的阿Q精神就出自于他的作品。不过,很多中国人并不知晓的是,鲁迅全然没有对中华民族的热爱,其不仅在作品中充满了对中华文化的全盘否定,对暴力、仇恨的宣扬,而且在根本立场上站在苏俄和日本一边。这样的鲁迅,显然符合了中共夺取政权的需要,符合了中共毒化民众、给民众洗脑的宣传需要。鲁迅成为了被中共利用的一个知名文人,也是后来被中共抬高的原因。

好在鲁迅没有活到中共建政,因为1949年后中共党魁毛泽东曾说过这样的话:如果鲁迅活着,要么自己闭嘴,要么进监狱。而鲁迅的弟弟周作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所谓寿则多辱,活在中共统治下他,尽管百般小心,还是没有逃脱凄惨的结局。

与鲁迅绝交

1885年出生在浙江绍兴的周作人,原名櫆寿,与鲁迅一样,幼年在家乡的私塾三味书屋接受传统国学教育。1901年,考入南京江南水师学堂,在此改名为“作人”。当时他学习的轮机专业都用英文教材,因此周作人有了很好的英文基础。此后,他考取了官费生,与鲁迅、好友许寿裳等人在1906年留学日本。

在日本留学期间,周作人先补习日语,后攻读海军技术,最后转学外国语言,曾学过希腊语、俄语和梵文等。他与鲁迅共同翻译出版了《域外小说集》一、二部分,算是对翻译的尝试。这也为他以后从事翻译工作打下了基础。

1911年,周作人从日本回国。先是做了4年教英文的中学老师,后到北京大学附属国史编纂处做编纂,1918年出任北大文科(文学院)教授,担任希腊罗马文学史、欧洲文学史、近代散文、佛教文学等课程,并创办北大东方语言文学系,出任首任系主任。

大概在1919年,周作人、周建人与鲁迅三兄弟共同买下了八道湾11号(新街口)的房子,结束了长期的寄居生活。他们还将老母亲接到北京来一同赡养。不料,1923年,周作人突然与鲁迅断绝了往来,鲁迅很快搬了出去,并将老母亲接到了新家。后来,鲁迅在去取书时,竟遭到了周作人夫妻的辱骂,周作人还拿起一个香炉砸向鲁迅,好在被别人抢下,没有闹得更大。

周作人与鲁迅间失和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当事人至死都没有透露,坊间是众说纷纭,有的说是鲁迅偷看周作人日籍妻子羽太信子洗澡被发现了,让周作人震怒;也有人说是鲁迅趁周作人不在,调戏弟媳,遭到羽太信子的拒绝后,兄弟失和;还有人说周氏兄弟因为文化上的观点不同,再加上羽太信子的从中挑拨,造成了这样的结果,等等。不管是什么原因,兄弟从此成了陌路。

1936年10月鲁迅在上海离世后,周作人没有前往上海,而是继续在北大上课,但脸色很不好看。

留守北平,沦为汉奸

全面抗战于1937年爆发后,日军占领了北平(北京)。当时北大、清华等高校和众多师生南迁,周作人不顾胡适不要卷入政治漩涡的劝告,选择了留下,成为四名“留平教授”之一,并受校长的委托看守校产。

起初,周作人只是给留下的学生上课,并没有出任傀儡政权的任何行政职务。然而,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周作人的人生。

1939年元旦,自称是他的学生的客人求见周作人,见面后,突然开枪将他击倒,子弹射中铜扣而受轻伤。凶手逃逸后未被捉获。战后有人在美国撰文,自称当年是学生,不满周的亲日行止而下手。

枪击案后,日本宪兵进驻周作人家,周作人正式下水,接下汪精卫南京政府国立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的聘书,3月应聘兼任北京大学“文学院筹办员”,开学后兼任文学院院长。从此,沦落为汉奸。此后从1940年开始,周作人又先后兼任伪政府的“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兼教育总署督办”、“东亚文化协议会会长”、“中日文化协会理事”等职务。

任职期间,他配合日本人对中国人进行亲日教育,去东京晋谒日本天皇;慰问日军伤员,捐款1000大洋;跟随汪精卫去“伪满洲国”叩见溥仪;在文章中一再宣扬“中日亲善”、“大东亚共存荣”等。这显然已经超越了一个有道德操守的知识分子的所为。

也因此,在抗战胜利后,周作人被国民政府以“汉奸”罪名逮捕,最初差点因为“卖国罪”被判死刑,在一些人的斡旋下,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改判为10年有期徒刑,改判的原因是新任校长胡适替他证明有保全北大的图书和设备之功,但这样的功劳是无法改变其“汉奸”的实质的。

留在大陆初期短暂的安宁

1949年1月22日,李宗仁接任中华民国总统,与中共进行和谈。在此氛围下,政治犯被释放。周作人也在其中。被释放后,他前往上海学生尤炳圻的家暂住。

曾在北大上过周作人课的台湾人洪炎秋在《所认识的周作人》一文中回忆:“周作人知道将被释放,叫尤君写信给我,说他想来台湾,问我有没有法子安置。我就找了老友郭火炎医师,向他借用北投的别墅供住,郭君满口答应,我于是立刻回信给尤君,告诉他住所已有,日常生活费用,我和老友张我军可以负责设法,可是他出狱后没能即刻来台,后来就断绝消息了。”

但不知什么原因,周作人没有前往台湾,也拒绝了胡适离开大陆的建议,反而回到中共占领下的北平。他给周恩来写了一封六千多字的长信,做了自我检讨,大概是想得到中共的接纳。由于中共本身亦曾与日军勾结,也曾几次卖国,所以对周作人这个汉奸的投靠并未拒绝。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3/1596751.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