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唯色:达赖流亡 他回来 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阿沛·阿旺晋美

—平措汪杰先生谈昌都战役后的阿沛·阿旺晋美

作者:
1956年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去印度参加佛祖诞辰2500年纪念法会,阿沛·阿旺晋美也随之同行,但提前回来了,理由是妻子要生孩子。平汪先生说,其实不是这个原因,而是阿沛知道了年轻的达赖喇嘛打算留在印度,以及在印度的藏人贵族有建立流亡政府的想法。“所以他一回到拉萨,就立即找谭政委(谭冠三)和我谈话,在汇报了印度方面的情况之后,表达了两个愿望,一个是他想要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二个是如果形势一旦发生变化,中共撤离西藏,希望把他和他的家人带走。”

毛泽东与阿沛·阿旺晋美。

“阿沛是个头脑很清楚的人,心里知道多说也没用,也就不说了。他为求自保,一生小心谨慎。他的秘书崔科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比他更愿意合作,也做了不少事情。”平汪先生补充道。

崔科·顿珠次仁,因属于“和平解放西藏地区有功的人员”,1950年代被西藏军区授予大校军衔,并任拉萨市市长、自治区人民委员会副主席等官职,然而在文革中被斗得很惨,游斗时高帽上写着:“彻底打倒牛鬼蛇神、米艾崔科•顿珠次仁”(“米艾”是藏语,意为坏人),后来郁郁而终。

在文革中被批斗的崔科·顿珠次仁。(泽仁多吉拍摄)

1956年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去印度参加佛祖诞辰2500年纪念法会,阿沛·阿旺晋美也随之同行,但提前回来了,理由是妻子要生孩子。平汪先生说,其实不是这个原因,而是阿沛知道了年轻的达赖喇嘛打算留在印度,以及在印度的藏人贵族有建立流亡政府的想法。“所以他一回到拉萨,就立即找谭政委(谭冠三)和我谈话,在汇报了印度方面的情况之后,表达了两个愿望,一个是他想要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二个是如果形势一旦发生变化,中共撤离西藏,希望把他和他的家人带走。谭政委没有马上表示同意,而是说要把阿沛的意见向上面反映。”

“至于阿沛后来有没有入党,何时入党,这都不明确。我是1958年离开拉萨,1960年被关进秦城,所以我不知道这些具体经过,但我分析,阿沛可能是在班禅大师被批斗[1]之后入的党,那可能是1964年或者1965年吧。1978年我出狱,之后获得平反,恢复工作,阿沛兼任国家民委主任,我是副主任,李贵是书记兼统战部副部长,开党小组会议等,阿沛从来没有参加过,但他可以看党内传送的文件。”

右二为拉乌达热·土丹旦达。(翻拍戈尔茨坦著作《西藏现代史:暴风雨之前的平静,1951-1955第二卷》)

平汪先生说:“签订‘十七条协议’时,5人里面的那个大胡子,叫土丹旦达,据说他也是秘密入党的贵族。”检索网络可知,这位过去的僧官拉乌达热·土丹旦达,文革后不但是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还兼任自治区宗教事务局局长,这可是一个重要职务。

文革来临时,阿沛·阿旺晋美为西藏自治区主席,虽然险遭红卫兵和革命群众揪斗,但得到中央的特别保护,专门派飞机将他及全家接到北京。他可能是旧西藏政府中唯一一个获得如此豁免权的贵族官员。他及家人在北京生活了很长时间。

1980年代的合影。(翻拍画册《十世班禅》)

一位在他去世[2]前见过他的年轻藏人这样写:

“阿沛住进医院是2007年,之后就一直基本昏迷不醒,时而醒来也基本很难正常的说话和思维。……实际上,他就在靠着罩住整个脸庞的呼吸罩提供氧气来维持着生命。……如果我没有机会看到只剩下一口气的行将就木的阿沛,或许我对他的认识永远只会像以前的我以及绝大部分的人们一样,停留在对其脸谱化的认识。当我看到一个老人,瘦弱、枯萎、沉睡不醒,就像一块腐肉扔在一个床上一样的时候,我很难想象那就是电视、电影、书籍里面出现的一个充满争议的历史人物。每次来看他,他都是这样在躺着,靠着那个罩满脸的呼吸器。我看到的他,只有呼吸,只有唯剩下呼吸的萎缩了的肉体,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和他没有了关系,甚至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就一直这么静静的躺着。在那个时刻,我少了一些简单的定性批判,少了一些对历史的纠结,多了一些对人生的感慨。当然,评判一个人在历史上所扮演的角色时,并不能和其个人的境遇的同情相掺杂。但时代的历史和个人的境遇之间也没有办法完全的分开对待。民族的历史,时代的命运,个人的一生,到了最后,都是一种对生命的认知和实践,都是无常、轮回和“业”的显现。……中国最大的官方涉藏网站‘中国西藏信息中心’的头条说‘阿沛阿旺晋美逝世女儿说:他的一生没有遗憾’。阿沛,你真的没有遗憾吗?”

注释:

【1】1964年,十世班禅喇嘛因为向毛泽东递交反映整个藏地民情民意的“七万言书”,结果在张经武、张国华主持的西藏自治区筹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上,被当作“最大的反动农奴主之一”遭到批判。

【2】阿沛·阿旺晋美于2009年12月23日在北京去世,享年99岁。职务为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中共官方对他的评价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社会活动家,藏族人民的优秀儿子,我国民族工作的杰出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8/1625031.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