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货运费暴涨 六大船运业者掌控全球逾70%的货柜运能

—海运缺柜缺船困境未解 也与航运业整并潮有关

全球航运业过去五年掀起的一股整并潮,是促使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引发海运供应链吃紧情况加剧的原因之一,甚至进一步拖慢货柜船运活动。

华尔街日报报导,设法取得舱位来运输货物的货柜业者及货运代理商表示,全球几大船运业者正利用巨型船只掌控全球多数的货柜,导致全球航线减少、只剩较小型的船只可用,以及可利用的港口变少;这些港口在疫情扰乱航运业务时仍保持货运畅通。

根据海事数据供应商Alphaliner,全球前六大船运业者合计掌控全球逾70%的货柜运能。航运业主管表示,公司行号在防疫限制解除后纷纷设法备货,他们付出的货运费用至少是去年的四倍,还须面临交货长期延宕的问题。

北卡罗莱纳州橡胶线和橡皮筋进口商DeSales贸易公司负责人墨瑞说:“早在几年前,我们会在几小时内收到六份具有竞争力的船运报价。时至今日,我们好几天才会收到某一家大型航运业者的报价,除了须支付高得离谱的运费,还须等好几个月才会交货。我们处处受到限制。”

航运业在2016至2018年掀起整并潮,当时航运业者推动一系列并购交易,交易价值接近140亿美元,这使得货柜船业者的家数减少一半。当时航运业者推动这些交易,设法因应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艰困处境,包括运费只能勉强支应燃料费,且船舶营运损失惨重。

航运业推动整并,催生出精简的系统,意味更大型的船只只在亚洲的特定港口停靠,然后开往欧美等国,载运的货物将直接进入货架或生产线。这个新模式有助减少整个系统的浪费、善用船上的空舱位以及降低进口商的仓储费用。

不过,新冠肺炎疫情凸显出航运新供应链在压力期间的脆弱程度。中国大陆盐田和宁波这些大型出口枢纽今夏爆发新一波疫情,导致航运业务延宕数周,这些船只当时等待码头重启。待船只出航后,又在西方国家的码头阻塞,无法处理大量货物。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经济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4/1646377.html

国际财经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