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不可低估通胀和高估滞胀风险

作者:

北京史无前例动用战略石油储备,抑制大宗商品价格能否奏效?全球粮价创10年新高,俄罗斯央行警告或有金融危机,通胀压力何时消?(大纪元制图)

近期,牵动投资人敏感神经的最热门话题是全球(特别是美国)通胀的问题,油价大涨、美债殖利率快速攀升、美股大幅波动,这些现象都凸显投资人对当前的经济环境深感不安。

此前,当美国公布5月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激增5%附近之际,美联储的官员们纷纷出来喊话,认为通胀的现象是暂时性的,但6月、7月、8月的物价指数持续高亢,同比续增5.3%~5.4%,显示通胀的问题并没有如美联储官员们的预期,表明他们此前低估了通胀的风险。

这段期间,与通胀预期心理的美国10年债殖利率也与美联储官员们的预期一致,从3月底的高峰1.74%附近滑落,8月初一度跌到1.17%。表明债市参与者认同官员们称通胀是暂时性的说法。

然而,随着近期天然气价格飙涨,以及油价创下七年新高,许多关键的原料仍然处于缺货状态,美联储官员们开始改口,称通胀的现象可能还会维持一段较长的时间。

部分悲观的专家认为美国非农就业报告连续两个月差于预期,8月增加23.5万人,9月增加19.4万人,远远低于预期的50万人附近,显示就业市场复苏的情况转差,加上物价不断上涨,于是主张当前通胀的问题可能演变成灾难性的停滞性通胀。

笔者认为,上述的看法可能又高估了滞胀的风险。主要的论点是,通胀推升的因素是经济复苏,以及疫情期间造成的供应链青黄不接,若现在经济复苏动能减弱,加上疫情逐渐缓解,实在看不出来通胀会进一步恶化。换言之,最差的情况应该不是滞胀,而是通胀和经济复苏同步减缓。好一点的情况,就是经济降温不大,但通胀温度大幅降温。

所谓的滞胀,必须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刺激因素,而此一因素却不能短期间被客观管理或控制,例如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现在,许多人都将油价的大涨联想到1970年代,实质上这是不能轻易划上等号的。当前的经济型态与1970年代最大的不同是人们对石油的倚赖已大幅降低,许多替代能源不断兴起,加上科技进步导致的交易效率化,这些因子都让油价与物价的关联度降低。

摩根士丹利在最新的报告预测,美国明年失业率会持续下滑,高涨的通胀会降温,停滞性通胀的立论基础薄弱,市场大多低估了需求的增长。笔者深有同感。

一般估计,美国2021年的GDP约可增长5.7%~6%,2022年降温到4%附近。通胀方面,美联储预估2021年消费者物价同比增加超过4%,2022年将降为2%。部分专业机构预期2022年美国物价同比将降为2.6%附近。若上述的客观预测正确,2022年美国的GDP增长率仍然大于物价涨幅,绝对不是停滞性通胀的环境。

周三(13日),美国将公布9月份物价报告,市场估计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将增加5.3%,与8月升幅持平。若实际的数字没有超过5.3%,市场的滞胀警报将暂时化解,风险资产或许出现较大的反弹;若该数据超过5.5%,再度创下新高,金融市场或许再度掀起波澜,但仍然不能断言滞胀的环境已经出现,还需要再观察几个月。

美国10年债殖利率周二曾最高涨到1.628%,创下5月下旬以来高峰,但收报1.572%,跌落1.6%关口以下,显示债市交易员在美国物价报告发布前没有继续追空。此前,华尔街经济学家多预测年底前该殖利率会升到1.6%以上,如今已提前达到,接下来是否继续冲高到1.8%或2%?将取决于债市预期滞胀风险是否加大。

笔者以为,金融市场参与者大多会低估或放大预期事件的风险,3月底以后债市低估了美国通胀的风险,10年债殖利率从1.74%跌到1.17%。如今,许多专家可能也放大了滞胀的预期心理,令最近的金融市场波动度加大,而周三的物价报告将是一个关键的检验点,投资人不妨耐心等待结果出炉。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4/1659312.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