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彭定鼎:台湾问题是什么样的问题?

作者: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台湾的总统马英九于当地时间2015年11月7日下午,在新加坡举行了历史性会面。(RFA资料照片)

“台湾问题”近年来不时成为热点。每当外国与台湾打交道,中华人民共外交部、国防部、台湾事务办公室都会表态:“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事关中国核心利益和14亿中国人民民族感情,不容任何外来干涉。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与台湾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军事联系。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

每次我看到这样的官方政治声明都感到难堪。不论是军售、官员访问还是任何其它与台湾的可能被视为“官方”的关系都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视为“干涉内政”,但是每次中央政府的反应都只限于抗议、谴责和威胁。

问题的根源在于这样一个事实:称自己为“中华民国”的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目前互不隶属,台湾目前是独立的政治实体(political entity)。

不仅如此,2015年11月7日,两岸领导人习近平、马英九在新加坡会面。这是1949年以来两岸最高领导人首次直接会面。双方在致辞中都提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也就是所谓的九二共识。

诡异的是,九二共识是口头说明的,而且两岸对“一个中国”的政治含义理解不同。直白地说,大陆认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待统一的一部分,台湾则认为大陆是中华民国丧失了实际治理权的一部分。最后的“共识”仅限于含混的“一个中国”。

这个共识实际意义非常有限,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大陆和台湾仍然互不隶属。按照九二共识的提法,现实是:一个中国分成两部分,各自由各自的政权治理。双方甚至都不承认对方的合法性!但是实际上双方又被现实所迫,实现三通,互有投资和经贸外来,甚至开展司法合作。在政治实际操作的层面上隐含地承认了对方的合法性。

大家都知道,这个状况是历史形成的。共产党通过武装斗争夺取了在大陆的统治权/治理权,组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国民政府退避台湾。之后几十年,双方一直处于敌对状态。后来,直接的军事对抗停止了。大陆在邓小平先生领导下实行了改革开放,台湾则在蒋经国先生领导下解除了党禁报禁,实现了民主,成为亚洲民主典范。双方都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大陆取消了“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台湾废弃了“反攻大陆”的提法。双方实现了民间人员的来往和经贸、教育等领域的交流。事实上形成了一个中国两个政权和平共处的状况。

1979年1月1日中美建立外交关系。随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这时候“台湾问题”变得国际化了。外国,尤其是西方国家,面临如何与台湾打交道的问题。大陆方面要求与之建交的国家不得与台湾有任何官方关系。但这个要求是不现实的。与台湾打交道就不可避免地与 中华民国政府打交道。大陆政权事实上也与台湾政权有官方关系,例如司法合作总不能说是民间往来吧。大陆游客到台湾旅游要得到 中华民国政府的许可,到了台湾也要遵守台湾法律。大陆在台湾的投资也需要 中华民国政府审批。台湾的防务不由大陆军队保障,而是由国军保障。台湾要提升防务水平就不可避免地在国际上采购先进武器装备,于是乎就发生了“军售”问题。大陆的处境也很尴尬。美国对台每年军售,大陆每年抗议。

归根结底,台湾问题的根源就是台湾政权的地位的问题。

其实呢,这是个伪问题。根本就不应该有所谓的“台湾问题”!这个问题根本就是玩弄词藻造成的。

现实是:在被称为“中国”的国土上,海峡两岸有两个政权,都自称“中国”。在互不隶属的意义上是独立的。目前中国尚未统一,是分裂的。今后可能统一,也可能长期继续分裂下去。统一或者分裂本身不具有必然的是非属性。毛泽东早年倡导过“湖南独立”。朝鲜由于外部原因分裂为两个国家,中国与两国都建立了外交关系。德国曾经分裂为东德西德,中国在德国分裂时期承认这两个国家是独立国家。后来统一了,那就承认统一的德国。2011年苏丹分裂,南苏丹从苏丹独立出来,中国政府在南苏丹政府成立的当天就发去了贺电并且建立了外交关系。厄立特里亚1993年通过全民公决从埃塞俄比亚独立出来,中国也旋即与之建立了外交关系。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国家主权必将被消灭,在未来的世界将不再有国家,只有各地人民的自治政权。按照自由主义的观点,国家是部落的遗迹,是对自由的妨害,是“必要的恶”,应当限制其权力。可见,不论政治上的左右,人们普遍认为国家并不是神圣不可改变的。至于国家利益的观念,仔细想来其实是空洞的。按照官方的说法,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是核心利益。可是中国曾经将白龙尾岛送给越南,在中缅边界划定中中国做出了让步,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中国现在承认了蒙古国,中国与俄罗斯在划定边界时互有让步,等等。假设台湾宣布独立,我看不出哪些人的利益会受到损害,也看不出大陆的利益在台湾独立前后有什么不同。

理论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民主制度,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是地域最高权力机关。各地的公共事务由各地人民自主管理。这个制度想必会得到台湾人民的赞同。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台湾提出的“一国两制”方案是十分合理的:首先,台湾统一后政治制度不会改变,台湾人民可以自己组建行政机构。其次,在不与国家主权和宪法相抵触的情况下,台湾可以拥有独立的法律体系,有独立审判权,保持司法独立性。再次,除了外交权,台湾可以保留一部分外事权,可以在中央政府授权下与国际组织进行合作。还有,台湾有独立的财政系统,保留台币,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和单独的汇率,单独的财政预算,还不用交税,而且中央政府还可以帮助台湾渡过经济难关。最后,台湾在不对大陆产生威胁的情况下可以保留军队,拥有自己的自卫力量。

这个方案究其本质其实就是“邦联”(confederation),也就是“独立国家联合体”。这是一个可谈判的基础。独立的政治制度、独立的司法体系、独立的外事权、独立的财政系统和货币、甚至独立的军队,你可以说它不是独立的国家,但是我看不出区别。

其实,真正重要的问题是两岸关系实现正常化、和平化。台湾可以要求大陆承诺不对台湾率先使用武力;承认台湾政权的合法性。还可以要求加入国际组织和建立外交(外事)关系的权利。苏联时代乌克兰和白罗斯(过去叫白俄罗斯)在联合国都有席位。台湾在联合国的席位也是可以谈判的。至于对外关系,不叫大使馆叫代表处,不叫外交叫外事,我也看不出区别。只要承诺互不敌对,不对外缔结针对对方的条约,物资人员自由往来,互不征收关税,一国两制没有问题。我看不出台湾独立与实行邦联有什么不同。

过去双方互称对方为“匪”,也就是不承认对方政权合法性。其实这也是一个伪问题。在目前的国际政治中,重要的是承认政权的有效性(effectiveness)而不是自然法意义上的合法性。萨达姆的伊拉克政权是合法的吗?卡扎菲的利比亚政权是合法的吗?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自然法意义上非法的独裁专制政权。但是其它国家要与它们打交道,建立外交关系,就被迫以它们的统治有效性为前提,承认它们有效地(未必是公正地)统治/治理着这个国家的公共事务。在现代的十分不完备国际法体系下,除非一国侵犯了它国,否则别国无权干预该国内部事务。我并不认同现行的国际法体系。我赞同汤因比提出“国际武装警察部队”的构想,但是眼下看来离现实还很远。美国及其盟国用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塔利班政权于国际法并无依据,但是做了之后也无人谴责。这大概算是“国际武装警察部队”的雏形。

回看现状。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政权(或者按照台湾的表述,中华民国与大陆政权)停止敌对后事实上已经相互承认了对方的有效性,两边的事务各自有各自的政权管,有什么必要纠结独立不独立的问题??

台湾不时叫嚣独立,大陆则响应以武力威胁。两岸不时闹出点动静,两边煞有介事地演习,备战,搞得周边国家和远方的美国都不得安生。

这么多年的两岸对峙总是令我感到荒唐绝伦。如此制造紧张局势除了有利于军火商和军方既得利益者之外,于两岸人民有害无益。

曾有心理学家分析过联合国大会上代表的发言,发现其智力水平大约相当于8岁儿童。政客们中有几人智力超群?当上领导人的一定是杰出人物吗?未必!

两岸紧张局势的起因要么是政客们的愚蠢,要么是他们的别有用心。我忍不住猜测,演习、备战这些动作都是做给各自的人民看的。两岸当真要因为统一和独立的口舌之争打仗吗?两岸关系一点儿也不复杂,保持现状或者结成邦联都是正确的选择,为什么要为了毫无意义的名义上的统独大吵大闹甚至大打出手呢?

台湾人明明拿着“中华民国护照”走遍全世界,免签国家比大陆还多,大陆偏偏要求其它国家不得承认它是个国家;台湾明明不需要所谓的“正式的外交关系”却偏偏花大价钱从一些小国穷国购买外交关系。两岸都是何苦来哉!

“两个中国”或者“一中一台”与邦联式的“统一”究竟有什么区别?

几十年的政治闹剧该结束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4/1667835.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