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孩子被抖音集体洗脑 台湾老师疾呼家长关切

作者:

2022年3月16日,台湾小学老师林怡辰在脸书上发文“抖音一响,父母白养”,呼吁警惕社交软件抖音(TikTok)洗脑。图为2020年6月30日印度民众烧毁印有抖音徽标的海报,以支持印度政府禁止中共的应用程序。

有台湾老师近日发文表示,她所教的学生过度沉迷于社交软件抖音,并出现多种令人焦虑的现象,提醒家长们格外留意。

台湾彰化县小学老师林怡辰3月16日在脸书上发文“抖音一响,父母白养”。文章表示,她所教导的小学六年级全班同学,几乎全都被时下流行的社交软件抖音(Tik Tok)洗脑。

文章盘点了林老师所观察到的六点现象,提醒家长注意:一是抖音音乐一下,全班同学几乎都可以跟着说顺口溜;二是学生们开始写简体字(台湾都用正体字,中国大陆才用简体),而且语文水平比上届学生差一截;三是提醒家长注意孩子网络交友的情形;四是不宜看影片过量,特别是不能看那些成人才能看的影片,很多孩子都表示看过,甚至会唱里面的歌曲;五是需要注意身体分际,不宜开肢体玩笑;六是过度使用手机之后难以戒断,孩子们很容易生气,甚至和家长翻脸。

文章还说,孩子大概从幼儿园就开始长时间使用手机和网络,但他们不太会辨别这些影像背后隐含的错误的价值观,最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你看到的是什么,你就是什么样。”(You are what you see.)

“抖音一响,父母白养”,这句话如今是台湾青年嘲讽抖音的流行语。文章最后呼吁家长,千万不要拿孩子来验证这句话的真伪。

该文获得广泛的转发,还有很多留言表示很有共鸣。

抖音瞄准青少年

抖音,国际版名为Tik Tok,是一款可以在智能手机上浏览和分享短影片的社交应用程式,于2017年在全球上线。至2021年8月,抖音已超过谷歌,成为全球互联网访问量最大的域名。

抖音的定位是针对年轻人,其声称是“专注新生代的音乐短影片社区”。抖音通过特别的计算法,有针对性地向每一名使用者做出所谓“个性化”的推荐。

原美国太空署工程师、现飞天大学数据科学系教授曲铮博士对大纪元记者说,所谓“个性化”的推荐,就是通过数据分析,找出用户的可能个人喜好,把最可能吸引这个用户的产品推荐过来。这是一个互动过程。用户接受了推荐内容,那就说明推荐的方向正确,接下来它会加大力度。但是这种算法本身是不包含价值判断的,所以就存在正负两面的社会效果。

曲铮还表示,对那些还没有形成自己世界观、人生观的小孩子来说,所谓“最可能吸引这个用户”的影片,往往就是那些引起感官刺激的、露骨的、让人上瘾的内容。对于处在逆反阶段的少年来说,推送的很可能就是那些家长、老师谆谆告诫不要接触的内容。企业只管赚钱,算法本身就是带着让人“越上瘾越好”这样的目的。所以这对未成年人的危害是相当大的。

北京字节跳动没有回复大纪元的置评请求。

抖音由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公司创办营运。虽然字节跳动是私营企业,但是其内部设有中共党组织,2018年时党员达百人以上。同年,有170家中共网络警察单位集体入驻抖音。此外,中共各类党政机关、官方媒体、公安警察、法院等机构,都在抖音开设了政务账号。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06/1731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