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程序员哭了:以前干两年北京买房,如今…

“一年前我挂出去的职位,最近开始频繁有程序员来咨询,可见最近找工作的程序员确实在增加”,林宇对《深网》表示。

林宇是国内某AI独角兽公司的中层,一年前为拓展业务,他曾在招聘网站上放出几个招聘程序员的职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人问津,但最近一个月,私信咨询他职位的程序员越来越多。他的经历仅是今年“金三银四”招聘季的一个缩影。

人才流动往往是判断行业风向的直观切口。当作为互联网底层基石的程序员也被卷入裁员风波时,这或许预示着一个时代即将走进尾声,一个新的周期正在孕育。

1842年,英国著名诗人拜伦的女儿阿达·洛芙莱斯(Ada Lovelace)发明了第一个计算机程序,用于在分析机上计算伯努利数,成为了史上第一位程序员。

在随后的100多年里,程序员从个人英雄主义式的极客、黑客逐渐成为科技行业发展的主要推手(电视剧),以开源为核心的程序和系统规模也随之极速膨胀。他们在电脑屏幕背后,用计算机语言塑造了一个全新时代。

“杀毒软件之父”王江民,金山求伯君、雷军马化腾,李彦宏,丁磊,王小川,张一鸣,宿华……这些计算机、软件工程等技术出身的创始人为程序员的成长路径打造了极致范本,他们通过代码将技术落地变现,把创办的企业推上市。

早一代程序员们创造的奇迹,推动了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崛起,并让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个人财富的积累,也让“进大厂”成为众多程序员的目标。那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时代风向正在发生改变。随着互联网行业去年底以来的调整,原来环绕在程序员这个职业上的光环正在散去。

过去两个月内,滴滴、小米、百度、京东、字节、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厂都传出裁员的消息,祭出“降本增效”、“去肥增瘦”、“优化过冬”等大旗,而程序员群体也位列其中。

“寒冬”下,重新找工作成为浮在互联网公司员工头顶上的乌云。昔日的大厂“宠儿”,要接受工作动荡、期权股票正在缩水以及薪资下调的事实。

消失的财富

“去年(百度)股价350美元的时候,自己手里的股票合计下来值250多万元,离职后,期权作废了一半,剩下的不得不在150美元卖了,最后到手不到50万”,程序员林华表示。

林华在百度工作7年,在百度最新调整中,林华放弃调岗,选择离职,拿到了8个月薪资赔偿和半个月奖金,但由于离职导致750股没有到期的股票作废,按照140美元/ADS的价格计算,林华这部分没有到期的期权损失了10多万美元。

期权、股票缩水已经成为“互联网寒冬”下大厂员工的共同的“疤痕”。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美东时间3月11日近一年时间里,股价跌幅在80%以上的中概股就有111家,跌幅在90%以上的则有42家。滴滴、虎牙、雾芯科技、爱奇艺、腾讯音乐、唯品会、贝壳、哔哩哔哩、拼多多等公司一年的跌幅都在80%之上。

对于互联网公司股票及期权的缩水,曾经放弃阿里职位的瑶瑶有些庆幸。

瑶瑶在某传统IT公司工作多年。2021年夏天,想跳出舒适区的瑶瑶频繁登录招聘网站,寻求大厂工作机会。综合考量后,阿里给出的P7职级、130万年包最具竞争力。不过在130万的年包中,70万是按照当时股价给出的限期5年解禁的股票。碍于个人家庭原因,瑶瑶最终放弃了阿里的职位。

2021以来阿里股价大幅缩水,如今较2021年高点缩水超过60%。看到阿里现在的股价,瑶瑶算了一笔账,70万的股票缩水60%,其一年的年薪还不及上一份工作。

“在行业处于高速增长时,公司愿意高薪招一批有经验的leader来带团队,快速把一条业务线带起来,所以愿意用高薪留人。但在行业整体收缩时,烧钱的非核心业务首当其冲,此时保证现金流和利润更重要”,曾在大厂做过HR的张华对《深网》表示。

对于大厂高薪招人背后的逻辑,刘强看的更为透彻。

刘强在BAT干过一圈,2019年去了一家创业公司做技术管理岗。“当创业团队给我高于50%涨薪,或直接double时,我个人会非常警醒,自己的价值是否匹配这样高的薪酬?”刘强说。

接受消失的“纸面财富”只是程序员面临的第一道槛,在再就业过程中,部分被优化的程序员们还不得不面临薪酬下调的窘境。

听到公司HR平静告诉他“你表现很好,只是我们不需要这个岗位”时,刘童内心没有太多波澜。对公司在2021年底的裁员,刘童似乎早有准备。比如他已经习惯从科技财经新闻中寻找公司发展真实情况的蛛丝马迹,即使领导们在月度会上宣称公司发展前景广阔时,刘童还是心怀质疑。

刘童所在公司做的是大健康产业。“看到公司出现大额亏损、盈利方式模糊,特别是互联网医疗行业里,‘国家队’手握大量资源入场,门槛高也很难快速赚钱。去年上市未果,我就知道离裁员不远了。”刘童对《深网》说。

一个明显的迹象是考勤越来越内卷。“说是965,但晚上9点下班还是家常便饭”。那些考勤时间不够的同事,会被领导在群里点名,并让他们把工作时间“补一补”。后来有些同事干脆自己写代码,远程操控打卡。

从这家公司离开后,刘童在Boss直聘、拉勾网上投了一些简历,相比较于以前的薪资水平,他现在已经接受了20%幅度降薪的现实。

同样感受到跳槽员工降低薪资期待的还有刘强。他认为,所谓“降薪“还是回归到了市场正常水平。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腾讯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01/1742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