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他立志成为一名优秀老师 被迫害辍学 成功创业赴美…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时,Steven Yu还是长春高校的大学生,他从学校被抓走、劳教,长年流离失所。但他坚守正信,德艺双馨,开办了自己的教学公司,创编了英文思维字母形象法,并获专利。

长春法轮功学员Steven Yu4月23日在纽约中领馆前参加纪念四二五23周年活动。(施萍/大纪元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时,Steven Yu还是长春高校的大学生,他从学校被抓走、劳教,长年流离失所。但他坚守正信,德艺双馨,开办了自己的教学公司,创编了英文思维字母形象法,并获专利。

Steven Yu于1999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是吉林工学院98级机械专业的大学一年级的学生。虽然住校环境比较封闭,但他找到工学院的炼功点,认识了几个各年级的年轻同修。

他回想,在学校的时候很忙,要在最短的时间把学业完成,还要学法、炼功,所以每天走路的速度是一般人的两倍到三倍,天天晚上自习都是清楼了最后一个出来,“但是再怎么忙,下半身是没有(累的)感觉,迈腿轻飘飘的,比谁走得都快,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一身轻,感觉不到累。”他说。

Steven Yu说,自己在高中的时候学习不错,经常帮助同学,那个时候就体验过帮助别人、善良的时候那种发自心底的愉悦的感觉。他感觉“4·25”的出现,对他来说是善与恶的一个决择,“我深深地对比了一天是为善快乐还是为恶幸福?最后我觉得还是为善。哪怕就活几天,但是我活得是一个发自心底的快乐。”

不久就到了“7·20”,中共公开镇压法轮功。Steven Yu去了吉林省省委,看到现场大约有300多同修。“我们一起被军队驱赶。那时候刚刚修炼,我的一条腿在打颤,但是我还是一直跟着我们的队伍往前走。”他回忆说,当时百感交集,不知道军队下一步将做什么事情,也可能机枪扫射,或者直接拉走,省委市委根本靠近不了。

Steven Yu连着三天去请愿,7·22那天被抓走了,一批一批的同修被卡车带走。“我觉得我要站出去,我也是大法的一分子,要告诉更多的人,我们有这么多人在修炼法轮功。”

Steven Yu被遣送回属地派出所,从此就开始被警察标名挂号了。

Steven面临很大的来自学校的压力,各级领导找他谈话,问他炼不炼。Steven Yu向领导讲了这样一个事实,他说,“我们男生寝室那个楼,有五层,10个洗漱的地方,100多个水龙头。因为定点停水,早上定点给水,学生晚上睡觉很多时候都不关水龙头,所以早上水哗哗地淌,一淌一个多小时。我每天早上在放水之前,先去把全楼的所有水龙头全拧一遍。我记得跟老师讲过这样的事情。”

生死迫害

1999年的“十一”,为了防止Steven Yu离开长春去北京,警察从学校把他抓走,以所谓的寻衅滋事的名头把他关在拘留所15天,后拘留时间多次延期,至45天,不断地给他洗脑、施压。

不久,吉林市年仅19岁的女孩赵静在进京上访的路上被迫害致死。据明慧网报导,当年长春40多名学员租了一辆大客车,准备进京上访。车行至河北玉田县一个收费站,学员被遭访。赵静借机跳车,又被警察抓上车,遭殴打、被放狼狗咬。晚上有许多学员听见有打人声、女人哭声和狼狗叫声。

玉田警方在打死人后才通知吉林方面。

19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赵静。(明慧网)

长春交通学校的学生、Steven Yu的生死之交兰丽华告诉记者,“我接到电话让我联系她(赵静)家人,她走之前真的把家人的联系方式给了我。我们当时不知道死讯,只想到她受伤了。后来一车人几乎都被劳教了。”

赵静的去世让大家感觉太意外。赵静年纪最小,是所有人的小妹妹。“我们吃一个苹果,有多少人,她能切多少瓣,每个人都要吃到。半个月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不相信,接受不了。”兰丽华回忆。

因为赵静的去世,2000年年底的时候,大家又一次去了北京。“那时候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是又一重大考验,就是说你知道中共是杀人不眨眼的,是否敢再一次坚定地去证实大法,抵制迫害?那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兰丽华说,“我们非常清楚,指望这个政府变好基本不可能,我们只能是唤醒更多人的善良。”

2000年12月14日,Steven Yu和兰丽华,还有一位男同修,以及工学院的一位女同学,四个人结伴再一次进京上访。

“去说句真话,虽然可能代价很大。我就觉得横幅打出去能起到镇邪灭乱的作用。”Steven Yu描述,当时大家是此起彼伏地打横幅,他的横幅被警察抢掉了,在与警察周旋的时候跑了出来。兰丽华被抓后绝食抗争,不报姓名,几个月后被放出。

Steven Yu回长春后继续做真相资料,在长春市火车站接二位同修时,被警察盯梢,随后被抓并被送到朝阳沟劳教所劳教一年。“两个犯人看我一个,不能说话和接触其他同修,拳脚交加、威逼利诱,还要干重活。”他说。

在朝阳沟劳教所,很多人都长了疥疮。Steven Yu当时身上长满疥,白天流脓全沾到衣服上了,干完活晚上脱衣服的时候脱不下来。他要了瓶盐,晚上睡觉时自己抹在疮口上,忍住钻心的痛在伤口撒盐,这样持续了半年多疥疮才好,伤口至今还留有痕迹。

Steven Yu的身上至今留有疥疮疤痕。(受访者提供)

“秋天收土豆,我们这样体格的每人扛200斤的麻袋,干半小时心脏突突(跳)。(在劳教所)到后半夜睡不着;还有一周走不了路,天旋地转;有的时候眼睛看不到东西……(当时)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他说。

开智开慧教书育人

2002年毕业季,同学们都拿到了毕业证,Steven Yu却没有拿到。虽然他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老师,但是任何一个长春的教育机构都不给他机会。同时,派出所、街道不断地去造访,他也不敢回家。

Steven Yu就到吉林省的周边找工作,在吉林省的最边境的一个小城市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从教室抬眼望去,对面就是朝鲜。

Steven Yu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半,慢慢地掌握了怎么样去教英语,怎么跟孩子互动。Steven Yu不仅帮他们提升英语,还让他们孝顺父母,讲一些古代的故事,也让他们背《三字经》、《弟子规》。学得好的孩子,他就奖励一个圣斗士系列的日本玩具。

Steven Yu给孩子颁发圣斗士玩具作为奖品。(受访者提供)

“轮到我手里的孩子基本上就是‘不可救药’的。有的时候,我也会给他们放神韵,有时候会放圣斗士星矢和毛笔爷爷的小视频,这些都给孩子看。”

Steven Yu经常给一个班的小学生做集体三退(退少先队)。有的时候孩子回家就会把这个事说给大人听,大人就会向领导投诉,Steven Yu就不得不换个地方教学。

此外,因为派出所、街道总去登记,Steven Yu只得经常搬家,更换电话号码。由于不能去旅馆,他很多时候就住在教室,把黑板拆下来放讲台上,把窗帘拆下来一铺,简单地睡一宿。

但是更多的时候,学生和家长对他心存感激。去年Steven Yu到北京去办泰国签证,二个当时吉林浑春的学生在北京,已经长大成人了,一个大学毕业,一个留学回来了,和爸爸妈妈一起请老师吃饭。

“一旦能教好一个孩子,其实就改变了孩子的一生。师父教我们各行各业要想做好的一个方法,就是重德。”Steven Yu对英语教学、对国学教学逐渐形成一套自己的方法。他发现,其实英文的单词都是通过他的形象去造的,是有形象线的,把每一个发音相近的单词连上,会看到一个层次面,“它的整体就有一个形象”。

他举例说,比如,所有的bl-m,bl-n,bl-s的形象都是跟花有关。“bloom是开花;blind为什么是盲目、看不见的,其实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白居易);blanket毯子,是花铺成锦缎的样子,中国人也有这样的思维,叫奇花布锦;脸红叫blush,人面桃花相映红,也跟花blossom有关。”

“兄弟是Brother,呼吸是breath,他俩什么关系?我问过很多老外,他们不懂,就是我们中国人讲的同气连枝,兄弟们是在一起呼吸的。”他说,“所有的词,我感觉英文他就是我们中国五千文化的一个映射。”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17/1749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