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林保华:武官起手式 国安仍首选

作者:

李家超于2022年5月8日当选香港特首后,在香港会展中心舞台上挥手致意。

香港新一届特区行政长官的选举于5月8日举行。有些西方国家根本不承认这是一场选举,YouTube更是封杀有关新闻。当然,因为它根本是一场指定的任命,所以没有人能够阻挡,北京与港共也自得其乐。再批它破坏“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也没有太大意义了。“我是流氓,我怕谁”?于是香港在商人董建华治港、公务员曾荫权治港、地下党梁振英治港、女性公务员林郑月娥治港后,再来个武官治港。前几位没有一个可以做满两届,只好动用“武官”以威慑?

香港选举“听党话,跟党走”

这个“选举”虽然有若干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声称参选来凑热闹,当然全部被候选人审查委员会所拒绝,而在警察出身的李家超宣布参选后,中联办随即宣布他是北京唯一支持的候选人,其他建制派人物也就望而却步,后面的一切,只是照章行事的表面功夫而已。在没有任何对手情况下,1,428名选委中,他得票1,416票,8票不支持,4票无效。

北京一贯把美国“不支持台独”歪曲为“反对台独”,用在香港特首,反对票变成“不支持票”,废票则为“无效票”。所以支持率是99.44%,这是不是巧夺天工的“久久死死”,这种假选举能够维持多久?虽然反对票与废票只有12个人,不管什么原因,这12人的勇气还是值得称赞,因为他们涉嫌颠覆新的港共政权,他们没有“听党话,跟党走”,这些选票很可能拿回深圳去检验手指纹,看看是哪12个人表面上拥护党的领导,实际上却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他们是不是帝国主义安插的卧底?

也就是这样一个只有唯一的候选人与1,400多个“选民”的“选举”,当局竟然派出7,000名警察来保护,如果不是小题大做,该是内心非常的恐慌?他们知道这是一场完全脱离民意的假选举,否则为何如临大敌?

选举过程,李家超倒是有自知之明,避谈敏感问题,例如不谈他任内是否要完成《港区国安法》23条的立法,而大谈民生经济,然而后者并非他的特长,倒是前者才是驾轻就熟。所以未来的施政才是大家所应该注意的。

选后清算“勾结外国势力罪”

比较意外的是,面对“武官治港”的质疑,北京与港共理应装修一下自己的门面,然而他们都顾不到这些。李家超才成为候任特首一天,5月10日晚上,警方在机场拘捕了“612人道支援基金”信托人之一的许宝强,指他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的“勾结外国势力罪”,当时他正准备搭机去德国。许宝强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前客席副教授。接着5月11日傍晚,警方又拘捕了“基金”另外3名信托人,他们是陈日君何韵诗吴霭仪,3人同时因涉嫌“勾结外国势力罪”,而被扣查。仍在服刑的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也因为身为该基金信托人,在狱中被捕。何韵诗是艺人,吴霭仪是大律师,陈日君则是已经荣休的90高龄的香港教区枢机,均是香港德高望重的名人。

“六一二”指的是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要讨论通过《送中条例》(香港人犯法可以送到中国审理裁决),大批香港市民包围立法会抗议,当局出动警察殴打逮捕,后来形成大规模运动。公民党法律界前议员、大律师吴霭仪了解到基层市民的需要,于6月15日临时成立“反送中受伤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以协助因参与运动而受伤或被捕的示威者。7月6日,“612人道支援基金”正式成立,并取代“反送中受伤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基金”成立目的就是为所有在“反送中”运动中被捕(不论罪名)、受伤或有关人士提供人道支援,包括医疗费用、心理/精神辅导费用、刑事/民事法律费用、紧急经济援助等支援。

从后来运动的发展,数千人被捕需要法律援助,成百上千人被警察与黑道毒打、喷毒,还有人因为不同原因死亡,这个基金的确发挥了雪中送炭的作用。然而对独裁专制的政权来说,这种救苦救难的行为违背了他们残民以逞的目的,当然视之为天敌,找时间算账只是时间问题。然而因为这是人道机构,迫害人道机构比起迫害政治人物更加恶名昭彰,所以必须放在后期,而且寻找比较“适当”的时机进行。

▲《港区国安法》的制订无疑宣告香港民主法治破产。Getty Images

2020年“七一”前夕,《港区国安法》开始推行,这个基金会必然被盯住。然而许多受苦受难的民众需要救助,尤其推行《港区国安法》以后,受迫害的民众更多,基金也勉为其难继续运作,更加成为北京与港共的眼中钉。2021年8月,“612基金”被多间官媒批判,指基金未有社团注册,尤其“与外国势力勾连”。8月18日,由于负责托管“612基金”的真普选联盟有限公司将结束运作,“612基金”遂宣布已制定方案,将有序停止运作,即日起停收新的个案。然而警方国安处并没有放弃追杀,命令相关人士提供资料,包括众筹详情、捐款人资料等。9月6日,“612人道支援基金”宣布即时暂停接受捐款。9月9日,“基金”表示,由于网上捐款平台收集的款项已无法存入基金银行户口,决定将存于捐款平台的款项退回由9月3日中午后的捐款,合共约317,000元。基金会还一再解释他们的人道支援工作目标与一般社会福利机构无异,对政府官员曲解深表遗憾。

▲香港歌手何韵诗(右)2021年8月18日在香港举行记者会支持“612人道支援基金”。2022年5月11日,何韵诗与陈日君、吴霭仪因涉嫌“勾结外国势力罪”,被香港警方扣查。Getty Images

前特首难逃“狡兔死,走狗烹”?

人道救援超越国界,这是全球公认的,因此全球出现的天灾人祸,都会受到来自各国的救援,包括资金与人力。香港作为国际都会,这个基金会所得到的捐助除了来自香港,也可能有来自其他国家人士,这正是港共、京共所谓“勾结外国势力”的借口。当年汶川地震,来自全球各地的支援,难道也是中共“勾结外国势力”?1932年,宋庆龄等在上海成立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有外国人直接参与,以民权、人道为名,专职营救被捕的共产党人,这难道不是中共“勾结外国势力”?怎么现在中共比当年的“国民党反动派”还要反动?

宗教也没有国界,陈日君身为枢机,自然也与梵蒂冈及全球天主教徒有接触,这也是“勾结外国势力”吗?香港是不是也要成立爱国教会与“三自运动”之类来让耶稣教“中国化”?

现任特首林郑月娥是天主教徒,是陈日君的教友。就凭这一点,中共根本不会信任林郑月娥,就像不能信任前任特首曾荫权一样,最后还将他整了一通教训这个“港英余孽”。林郑月娥还充当傻瓜卖力镇压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中共借刀杀人后,把她当厕纸丢弃。而这次趁林郑月娥还没有下台,李家超还没有上台之时,逮捕“612人道支援基金”信托人这种极为不得人心的做法,既是为李家超壮胆开路,也是再往林郑月娥脸上泼屎的行为,榨干她的剩余价值。这也是习近平在四面楚歌时把香港当出气筒。林郑最后会不会落得“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还是自求多福吧!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看杂志第234期/香港观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609/1759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