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央政治局承认一事 亚太区首席:“情况相当糟糕”

—中国经济放缓 厂商正面临最严峻挑战

中央政治局上周承认,自解除疫情限制以来,经济恢复是“波浪式发展、曲折式前进”,并表示将“着力扩大内需”,增加国内消费。 据《金融时报》报导,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ia Herrero)认为:“情况相当糟糕。”

2023年5月31日,中国安徽省富阳市一家扬声器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的员工。

全球需求放缓、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以及COVID-19大流行后的经济复苏乏力,使中国制造商面临多年来最严峻的挑战。

尽管工厂活动是大流行期间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柱之一,但根据中共官方调查数据,截至7月份,中国的制造业活动已连续4个月陷入景气收缩。许多专家表示,中国的新出口订单指数仍持续下滑,这意味着中国经济未来几个月将面临进一步的下行压力。

中央政治局上周承认,自解除疫情限制以来,经济恢复是“波浪式发展、曲折式前进”,并表示将“着力扩大内需”,增加国内消费。

据《金融时报》报导,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ia Herrero)认为:“情况相当糟糕。”

她补充说,中国的内需“只有在大力刺激的情况下才会复苏”,而且“工业生产总体上将表现不佳”。

然而,许多分析师说,尽管中共当局急需改善经济,但由于担心债务风险增加,决策者可能不愿采取任何积极的刺激措施,来提振国内消费。

金融时报》指出,中共当局希望推动经济“高质量”增长,也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这一战略偏爱科技产业,而非生产基本消费品的大型制造中心。

根据中共海关总署的数据,与2022年相比,今年1月到6月中国出口的前20项产品中,除了电池和汽车类有所上升之外,包含集成电路(IC)、手机、笔电等各式电子产品,以及衣物、塑胶制品、基本有机化学品与家具等,出口都全面下降。

报导中,《金融时报》采访了三家鞋类和电子产品的制造商。这些企业的状况,说明了中国工厂在经济放缓中的各种困境。

丰泰鞋业(Feng Tai Footwear)

丰泰鞋业体现了低技术制造商所面临的困难,而他们却是中国经济成功的关键。

在大流行之前,丰泰鞋业每年可向沃尔玛和Target等客户销售约500万双鞋。但丰泰鞋业表示,今年的销售量能达到300万双就很不错了。与去年相比,今年下半年的订单至少减少了三分之一。

丰泰首席执行官林广德(Eddie Lam),在中国经营著十多家制造工厂,聘雇了超过3,000名工人。他坦承:“我们这个行业很凄惨。”

“订单经常中途取消……一些买家说,他们不再有足够的预算。情绪很低落。”林广德说。

“我们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他补充道,“我们的工人有时甚至没有全职工作。”

这种困境,不只发生在丰泰鞋业。中国皮革、毛皮或羽毛制品以及鞋类的月出口交货量,比2019年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鞋类出口已降至2010年左右的水平。

天生集团(Tien Sung Group)

随着美中紧张局势加剧,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供应链中断,许多制造商正加速将产能迁出中国。总部位于香港的天生集团,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事实上,他们是“中国加一”战略(注:主张跨国公司把在中国的部分或大部分投资转移到其它国家,特别是中国周边国家)的早期执行者,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在东南亚布局。

天生集团目前在越南、广州、柬埔寨都拥有工厂。其主要业务是与不同国际运动品牌合作,为其生产运动服装,其中包括阿迪达斯(adidas)、彪马(Puma)、New Balance、拉夫罗伦(Ralph Lauren)、Wolverine等。

天生集团表示,自大流行病爆发以来,订单增长已大幅放缓,从两位数增长到预测明年持平。

“我们必须考虑‘中国加一’,甚至更多”,天生集团总经理何承祖(Rex Ho)说,“我们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天生集团拥有约5,000名员工,4月份在越南的第二家工厂开始运营。

该公司约80%的收入来自对欧洲和美国的出口。

他说:“我们的客户仍在谈论,不希望他们的产品是‘中国制造’。劳动力成本也是一个因素。例如,缝纫工在中国的月薪约为800美元,而柬埔寨和越南的月薪分别约为400美元和600美元。”

但是,离开中国并不能抵御全球经济逆风。何先生是香港服装协会的成员,他表示,一些同行说,由于零售商在消化库存,今年上半年订单下降了20%以上。随着利率上升,一些买家要求延期付款。

安徽薹戈电子(Anhui Tiger)

薹戈电子总部位于中国东部安徽省合肥市,主要业务是生产各种电子元件,包括用于汽车、绿色发电的高频变压器、功率电感器等。

他们也为美国惠而浦(Whirlpool)和瑞士工业集团ABB等客户供应零部件。

尽管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不断波动,薹戈电子在疫情期间每年增长约30%,2023年上半年收入约为1.5亿元人民币。这表明,在向清洁能源转型的过程中,西方公司仍高度依赖中国的设备和产品。

尽管如此,许多西方客户表示希望减少“中国制造”,这让薹戈电子面临向外扩张的压力,并正在越南建立第一家工厂。

“当客户威胁要放弃订单时,我们必须答应。”薹戈电子总经理邢旭华(Xing Xuhua,音译)。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802/19354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