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一位“叛教者”的心路历程

作者:

地上之物终将湮灭,天上之城永恒,在生命短暂的超越中寻找瞬间的化境。

有个说法流传颇广,说的是:“一个人如果30岁以前不是社会主义者,他就没有良心;如果到30岁以后还是社会主义者,他就没有大脑。”

说这话的是谁?

有人说这是20世纪初法国政治家克列蒙梭(Georges Clemenceau)说的,也有人说是英国哲学家兼数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说的。

罗素说过这样的话吗?他可是一度不遗余力地为苏联的社会主义唱赞歌的人,而且是在他30岁以后。

无论罗素是否说过这话,但那篇题为《为什么我不是基督徒》的广为人知的讲演,的确是出于罗素,那是在1927年3月的伦敦,当时的罗素55岁。

罗素认为:“宗教是道德进步的主要障碍,并呼吁用科学取代它,以消除人们的恐惧,创造一个我们当今世界的道德目标,让我们生活在一个更好的地方。”

因为在罗素看来:恐惧,是所有宗教存在的主要原因。

就像之前热情讴歌社会主义一样,罗素再次对人类的智慧充满自信:“一个美好的世界需要知识、仁慈和勇气;它不需要对过去的悔恨,也不需要用无知者很久以前所说的话语来束缚我们的自由智慧。美好的世界需要无畏的世界观和自由的智慧,需要对未来充满希望,而不是一直回顾已经死去的过去,我们相信我们的智慧能够创造的未来,将远远超越过去。”

这是一个充满乐观、没有恐惧、但也失去敬畏的罗素!

然而到了1957年他85岁时,罗素再次否定了自己。罗素对不存在上帝的人生和宇宙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如此看来,科学更使我们相信世界漫无目的,毫无意义。置身于这样的世界,从今往后,我们的理想必须寻到一个安身之处。我们还能寻得到吗?人,只是原因的产物,不晓得末后的结局。人的出生与成长,希望与惧怕,爱与信念,只不过是原子的随机排列组合。激情、英雄气概、深邃的思想与强烈的感受都无法留住生命,使之逃离死亡。世世代代的劳苦,所有的热情,所有的灵感,所有辉煌的才华,注定要在太阳系茫茫的死亡中消逝,人类成就的殿堂终归要埋在宇宙废墟的瓦砾中。所有这一切,即便存在非议,但却真实确凿,任何哲学都无法否认。”

这就是罗素,一个不断否定自己的罗素。

罗素尚且如此,何况其他人呢?

这里想要介绍的,是由早年罗素那篇讲演所触发的另一篇文章,或可算作是一次信仰告白——《为什么我现在成为基督徒》。

希尔西(Ayaan Hirsi Ali,1969—)

这篇文章发表于去年11月,文章的作者是当今活跃于美国政坛的荷兰裔作家兼活动家希尔西(Ayaan Hirsi Ali),她于1969年出生于索马里,曾经是一名穆斯林。

2002年,她因读了罗素的讲演而放弃了穆斯林,成为一名无神论者。20年之后的2023年,她又因哈马斯发动的加沙恐怖袭击而皈依了基督信仰。

穆斯林改信基督教,这在伊斯兰世界是地地道道的叛教,按律当被处死。

是什么样的勇气与决绝,让这位女性做出如此这般的选择呢?仅就这样的叙事,相信都会引起不少人的好奇与疑问。

以下便是希尔西自己的回答:

2002年,我发现了罗素1927年的一篇演讲,我当时并未想到,近一个世纪之后,我会被迫写出一篇与他讲演题目完全相反的文章!

2001年,我公开谴责制造“911恐袭事件”的19名劫机犯。而他们,是以我的宗教——伊斯兰教的名义这么做的。那时我是一名穆斯林,虽然算不上虔诚。

我忽然产生了一个疑问,当我真的去谴责他们的行为时,我是站在怎样的角度呢?毕竟为这些恐袭行动辩护的基础是伊斯兰教,因为那是针对异教徒的圣战。

那么,对于像我这样的穆斯林来说,我们能否认为,这一恐袭行动——包括它所造成的可怕后果——都与我无关?

当时,西方许多著名人士,包括政治家、学者、记者和专家,他们都坚信:恐怖分子的动机并非像本·拉登所明确阐述的那样。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万维读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2/2062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