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博明:习近平正在备战 中国人民是我们最好的盟友

作者:
“中国人民是我们在这场竞争中最好的盟友!”博明还说:“我认为台湾也必须记住这一点,台湾应做出额外的努力,与台湾海峡对岸的人民接触,即使有防火长城和北京极力试图对台湾灭声,台湾更应该做出额外努力,确保台湾的故事尽可能地被对岸的人民听见,就像美国应该做出额外的努力,不只是用英文和中文,而是用各种语言,努力向中国人民讲好我们的故事一样,这也应该是整体战略的一部分。”

图为2023年1月,国立政治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主办“惊涛骇浪中的自由:台湾准备好了吗?”座谈,邀请前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右)与台湾前参谋总长李喜明(左)对谈。(中央社)

前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博明(Matthew Pottinger)近日在访台期间发出警告,习近平一旦决定对台动武,第一步就是发动全面战争、直接占领台湾,不会留有余力。他在即将出版的新书《沸腾的护城河》(The Boiling Moat)当中详细列出美国协防台湾的紧急步骤,目标是加强威慑力量、将台海打造成一道“固若金汤”的护城河。博明在进入白宫任职之前曾加入美军陆战队,也当过《华尔街日报》的记者,还在北京采访时被中共公安殴打,对中共的本质有深刻的了解和亲身的体会。能说一口流利中文的博明在他访台之前接受美国之音《纵深视角》专访,深入比较习近平和斯大林的恐怖统治,并从各种迹象研判习近平实际上正在备战。博明在专访中除了针对中共的攻台计划提出具体的应对方案(非本文重点,请参考完整专访视频),也引经据典地反驳那些声称“中国人需要皇帝、不能建立民主”的说法,根本是“一派胡言”,博明说:“中国人民是我们在这场竞争中最好的盟友。”

习近平师法斯大林清洗军队为开战?

博明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语出惊人地预测:习近平可能会和斯大林一样在任内去世。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纵深视角》专访时近一步阐述了习近平与斯大林之间的共同点。他说:“毛泽东深受斯大林意识形态和执政风格的影响,而习近平深受毛泽东执政风格和意识形态的影响,两人之间的共同点就是不断地清洗队伍,以维持党对政治权力的垄断。习近平上台后立即展开大清洗,当时许多人预测这场大清洗可能要持续一年,但是12年后的今天,习近平的大清洗仍在继续,这确实是一种斯大林式的做法。”博明说。

斯大林对红军进行的“大清洗”一直持续到战争爆发,博明在专访中也分析了习近平不断清洗解放军的用意。他说:“习近平把这种(斯大林式的大清洗)做法应用到军队中,他摧毁他自己的班底和解放军的高层将领军官团,令许多人不解,我猜测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他不认为他已经将他所需要的一个‘精确的团队’部署在正确的位置上,用以对台湾和美国发动战争。因此,我认为,这种(斯大林式的大清洗)不仅仅是中共本身制度缺陷的一个症状,同时也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警讯,表明了习近平实际上正在为战争做准备。”

习近平“混乱轴心”源自毛泽东“天下大乱”?

博明在专访中将最近各界用来形容中、俄、伊三国的“邪恶轴心”(Axis of Evil),称之为以习近平为首的“混乱轴心”(Axis of Chaos),这是源自毛泽东所说的“天下大乱,形势大好”。博明认为,习近平相信他的当下正在面临的,是一个一百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天下大乱的大好机会,也就是习近平近年经常挂在嘴边、并和老朋友普京分享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博明说:“很显然地,习近平12年前上台执政时,他希望看到事态的发展能给中国的外部造成一定程度的混乱,从而创造机会,扩大中共在海外的影响力。事实上,形势就是这样发展的。如果你阅读中共的内部文件,就会发现,解放军的将军们在中国国防大学念的教科书中,谈到了他们所认为的有利形势,其中包括他们认为:美国会变得越来越弱、欧洲变得混乱、俄罗斯变得咄咄逼人,这实际上就是习近平所一直在鼓励的局面。”

博明警告:“习近平与普京之间‘无上限’的伙伴关系,以及他对乌克兰战争强而有力的支持,成为了俄罗斯这个战争机器的‘头号供应商’。如果没有习近平的支持,俄罗斯很可能无法维持在乌克兰的战争,这实际上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场‘代理人战争’,俄罗斯变成了中共的傀儡、是它的一个‘提线木偶代理人’(Marionette Proxy)。”

博明进一步分析:“北京在中东使用的剧本也如出一辙,北京是伊朗的头号经济支持者、是伊朗在全世界的头号宣传支持者、它还是伊朗的头号外交支持者,现在北京更明目张胆地接纳这些恐怖主义代理人,甚至让这些恐怖组织来北京访问,北京的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我认为美国和我们的盟友们不应该对习近平的‘混乱轴心’抱有任何幻想。”

博明vs.杜如松中国政策大辩论

不过,博明最近在《外交事务》期刊(Foreign Affairs)和前美国国会众议员麦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联合撰写的一篇文章《胜利没有替代品》(No Substitute for Victory)引爆了一场激烈的“中国政策大辩论”,前白宫国安会中国事务副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以及前美国副国务卿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等人在《外交事务》联名发表另一篇文章《美国想要从中国得到什么?》(What Does America Want From China?)公开对博明和加拉格尔进行反驳。

杜如松在这篇反驳博明的文章中指出:中共和习近平有意恢复与美国的“建设性接触”,中国可以与美国“和平共存”;但博明在他的文章中强调:美国必须在与中国的竞争中“赢得胜利”,而不是去“管理”美中之间的竞争。

博明在专访中坦承,他和加拉格尔在美国对华政策方面与杜如松和斯坦伯格等人存在“重大分歧”。博明告诉美国之音:“杜如松是我的一个朋友,也是一位出色的学者与官员,但我认为杜如松代表的是拜登政府的观点,他是在为拜登政府的执政记录做辩护。我认为拜登总统上任后的头两年,他的政策实际上是特朗普政策的延续和强化,让北京为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付出更多代价,他维持了对中国的关税,同时加强了出口管制,以确保北京不会成为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半导体制造者,这些都是很好的措施。”

但博明强调:“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自2023年初开始,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变化,尤其是美国对中国的‘威慑政策’正在失败。现在美国有必要改变我们对中国的政策了。”

“低荡政策”的历史教训

博明近一步表示:“拜登政府官员或前官员的言论中还有一种观点,那就是如果我们(美国)不努力尝试与北京合作,美中关系可能会出现某种螺旋式下降,换句话说,他们认为如果我们不在某种程度上包容中共,北京将会变得更加咄咄逼人。但是历史告诉我们,事实恰恰相反!”

博明告诉美国之音:“如果我们回顾一下美国与苏联冷战的历史,正是在美国比较强硬的时期,与苏联的关系才变得更容易管控。反之,在1970年代,当美国推行所谓的‘低荡政策’(Détente)的时候,当我们采取了一系列缓和政策的时候,苏联就变得更加具有侵略性。因此当苏联说:好吧,美国人想在这些领域与我们合作时,我们(苏联)就利用这些会谈来诱导美国的自满情绪,同时发展我们(苏联)的军事力量,并实际上在国外进行更具侵略性的代理战争和直接战争。”

博明在专访中细数美国在采取“低荡政策”时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包括:苏联在非洲发动战争、它开始支持欧洲共产主义运动、苏联又出现在美国后院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然后最后它入侵了阿富汗。他说:“因此‘低荡政策’的成果是更多的侵略。而不是更少的侵略,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从‘低荡政策’中吸取教训,我认为拜登政府的政策自从2023年初以来,已经倒退成为某种程度的‘新低荡政策’。”

“杜如松不同意我的观点,他有权发表自己的观点,我尊重他,但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的现状。”博明告诉美国之音。

“赌”中国崩溃可能出现另一个普京?

在这场美国对华政策大辩论当中,双方另一个针锋相对的论点是:杜如松批评博明和加拉格尔是在“赌”中国会崩溃(betting on China' collapse)。杜如松近一步阐述他的论点,并且用普京作为例证,杜如松说:“美国的目标并不要求中国的政治转型(political transformation),而且共产主义统治的结束并不能保证会产生一个更加克制的中国,毕竟,苏联共产主义的终结,最终导致了普京的俄罗斯。”

针对杜如松以苏联解体后出现普京这样的独裁者作为理据来批评博明中国政策,博明反驳说:“如果说我们不应该发动或试图赢得冷战,只因为在30年后一些独裁者会以像是普京的形式出现,这是一种我称之为‘因小失大’(Penny-Wise But Pound-Foolish)的政策,我们现在比冷战时期好多了,自从苏联解体几十年来,美国和世界都好了很多,这是毫无疑问的。”

“现在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在苏联体制下成长起来、从克格勃官员变成的独裁者,我们现在得到的是一种‘余震’,有点类似消化性溃疡的一种‘冷战后遗症’,但不代表我们就不应沿用冷战时的制胜战略,仅仅因为普京还能再活上几年。”博明说。

博明进一步补充道:“加拉格尔和我提出的策略并不要求政权更迭(Regime Change),我们并不提倡美国促使(中共)政权更迭,如果中国要进行政权更迭,那将由中国人民来决定,我们不认为我们应该对此感到恐惧,实际上,我们认为,如果中国人民决定走这条路,我们应该支持他们,但我们看不到这样的过程正在进行。”

“长电报”的预言:极权会自己腐烂

博明认为有关美国对华政策的这场辩论,最好的裁判和老师是1946年乔治·凯南著名的“长电报”(The Long Telegram)。他说:“冷战初期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的思想给我们启发,1940年代末期,他(凯南)并没有呼吁实施‘政权更迭’战略,但他提出一个观点,结果证明他是有先见之明的。他说:如果苏联无法实现它的全球愿景和目标,那么美国应该采取‘围堵政策’以确保苏联无法实现这些目标,但如果苏联在更大的全球愿景上失败,它可能会从内部崩溃,乔治·凯南的说法是,‘它(苏联)会自己腐烂’。”

博明强调:“加拉格尔与我合写的这篇文章,实际上是重温乔治·凯南最初的想法,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对此感到困扰,尤其是左派(自由派),在右派(保守派)中也有一些人有此反应,但我们的建议,实际上是为了确保北京无法实现其全球愿景,因为这种愿景是与全球民主极度敌对的。”

中国不适合民主是“一派胡言”

博明曾在2020年5月4日以流利的中文在白宫发表一篇的“五四演说”,标题是“一个美国视角下的中国‘五四精神’”。当时他在演说中驳斥“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是“一派胡言”。博明在接受美国之音《纵深视角》专访时近一步说明:“‘中国人不能拥有民主’不但是的确是‘一派胡言’,更是一种种族主义的观念,说什么‘中国人无法体验民主’、‘中国人没有能力管理自己’、‘中国人需要一个皇帝’,这些实在是太荒谬了,因为台湾就是最好的反证。”

博明说:“我们看到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建立了成功的民主制度,我们看到台湾是一个独特的社会,但也有着深厚的中国传统,两岸有很多共同的文化遗产,使台湾成为历史上最成功的民主国家之一,台湾在全球民主指数的排名,甚至领先美国和英国,在各项民主指数的排名中居亚洲之冠,故指华人无法建立、享受和维持自治,显然是一个谎言。”

博明说,他相信,中国人民最终将证明他在这一点上是正确的。

中国年轻人开始觉醒质疑谁是“境外势力”?

博明在他的新书《沸腾的护城河》当中也提到了2022年的“白纸运动”,街头上的年轻抗议者在被指控受“境外势力”操纵时,反驳说:“中共政权才是受马克思恩格斯、斯大林和列宁这些‘境外势力’的影响。”

中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正在觉醒,开始了解历史的真相,并最终意识到中共和中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对此,博明说:“中国共产党实际上是一个外国王朝,它是中国的外来政权之一,就像蒙古人、满洲人,中国共产党和他们一样,他们之间的共同点是引进了外部意识形态,就中国共产党而言,他们是从欧洲引进外部意识形态。事实上,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不中国化的政府,它比元朝的蒙古人更不中国、它也比清朝的满人更不中国,因为中共是把马列主义那一整套照搬到中国,而马列主义是在欧洲已被证明是破旧、失败的意识形态。”

博明认为:“在中国很多人都明白这一点,我认为中国共产党自己也知道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遗余力地试图恶意中伤台湾的民主,并试图诋毁世界其他地区的民主。”

中国最终将抛弃马列主义回归传统

博明相信,中国的最终走向,将是比马列主义更中国化的东西。“我不知道它会是什么?但它可能会以一种受中国传统思想、哲学影响的形式出现。”

“我最近在读孔子的《论语》,里面都是一些非常有力量的思想,包括重视人权的‘仁’、推己及人的‘恕’、完善自我的‘学’等等,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任何与民主观念不相容的东西,在我看来,没有一项是与民主和自治不相兼容的思想。事实上,我看到的是中国的特色,而我认为这些特色可以让民主在中国社会取得特别的成功。儒家思想对日本及其历史产生了很大影响,这些思想儒家思想在一定程度上仍在韩国生生不息,韩国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日本和台湾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那么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呢?”博明提出这样的疑问。

“我认为,如果我们挖掘中国文化和中国的古代智慧,你会找到通向更自由、更民主、更人道的基石,而不是像我们今天在北京看到的极权独裁。”博明说。

中国人民是我们最好的盟友

博明告诉美国之音,虽然这几年他的中文有些生疏,但仍然希望在和我们的专访中直接用中文向中国人民表达他的想法。他在专访最后强调:“中国人民是我们在这场竞争中最好的盟友!”博明还说:“我认为台湾也必须记住这一点,台湾应做出额外的努力,与台湾海峡对岸的人民接触,即使有防火长城和北京极力试图对台湾灭声,台湾更应该做出额外努力,确保台湾的故事尽可能地被对岸的人民听见,就像美国应该做出额外的努力,不只是用英文和中文,而是用各种语言,努力向中国人民讲好我们的故事一样,这也应该是整体战略的一部分。”美国之音专访博明的完整内容请收看《纵深视角》节目。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6/2067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