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蔡慎坤:谁让聪明人沦为白痴?

在特定时代背景下发生的浩劫,虽然过去50多年了,但中囯社会誓死捍卫文革的舆论氛围依然存在,封建王朝延续下来的循环互害模式依然存在,并且深刻地影响着每一个人,也就是说,那场浩劫虽然过去50多年了,一代人并没有从这场浩劫中真正醒悟过来并且吸取惨痛的教训。

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本学期开学后新发的历史教科书全部收回了,还是让学生暂用以前的教材,是真是假没法核实也没有见到权威的说法,是不是因为把“十年浩劫”硬生生改成“艰辛探索”之后社会上反响太大?倘是如此,许多人或许晚上不会再做噩梦了,这当然是个好消息。

今年3月,教育部直接组织编写(部编本)的新版历史教科书中,对文革的描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据人民教育出版社回应,新版教材在第6课《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中,将其作为一个单独专题,重点讲述!大家看到,“动乱和灾难”的标题也取消了,甚至轻描淡写地用上了鸡汤语言,说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

按照新版历史教科书的说法,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在经济建设的成果方面,甚至出现了“伟大飞跃”,明明是濒临崩溃的人间炼狱,竟然美化为人间天堂,并且直接促成了“改革开放”,我不知道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谁还敢如此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毋庸讳言,“艰辛探索”是中国现代历史上最深刻的一道伤痕,修复这道伤痕的最好办法,是直面真实的历史,反思那个时代,并深刻吸取教训,杜绝类似的悲剧重演。任何淡化或掩饰灾难的做法,都只能带来相反的效果。

我常常想起一个兄弟说过的一段话:多年来,很多人都真诚地在问一个假问题,即那一场浩劫会不会重来?很多人也貌似严肃地思考着一个荒诞的课题,即如何才能防止那个悲剧重演?然而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我们何曾走出那个艰难的泥淖?

早已淡出政坛的于幼军曾经直言:1981年的中央决议已经判明,文革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的运动。他为文革的定义是“错误理论、荒唐实践”。“历史已经决议,人民也明白”。“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但我们对“闻格”缺乏客观剖析,“闻格”研究都变成了不成立的禁区”。

但这些年,“文革阴魂若隐若现,侵蚀执政党和人民肌体”,“极少数人甚至将最近30年探索道路出现的失误或现实腐败、贫富问题,归结到改革开放上,认为原因是离开了阶级斗争的道路,更有甚者,认为需要第二次、第三次文革,还有一两代人,根本不知道文革为何物”。

于幼军公开说,“我是文革的过来人,我有这个任务,总结汲取历史教训、把握当下,走向未来”。而关于在中山大学授课和研究的目标,于幼军归纳为要让大家“自觉地拒绝文革、不让文革在新时代穿上一件马甲就粉墨登场”。

历时十年的浩劫,对中国乃至世界来说,都是一场罕见的大浩劫!如今许多中国人并不知道文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媒体要么回避这个话题,要么只说一切向前看。比利时著名作家,记者,汉学家李克曼,笔名西蒙·雷斯,1955年19岁时就来到中国从事研究。他在其著作《中国的阴影》中写道:“文化大革命破坏了中国文化与文明之美,却没有摧毁文化中应当被去除的东西——暴虐与专制。“文化大革命是一项使地球上最聪明的人沦为白痴的庞大工程……”。

1966年12月31日,刘少奇的女儿刘涛在清华大学贴出一张大字报《造刘少奇的反,跟着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几天后,刘涛又与弟弟刘允真贴出大字报《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文化大革命时期,不知有多少人为了表达对毛泽东的忠心,与自己的父母划清界限,把自己的父母推入地狱。

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被认为是中共党史上一份非常重要的历史文献。按照中共的历史阶段划分法,《决议》概括了中共新民主主义革命斗争的胜利,回顾了1950年代的社会主义改造,也批评了“大跃进”与反右扩大化的错误。其中,《决议》最大的特点是彻底否定文革以及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

决议原文称,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决议》也形容文革期间毛泽东“主观主义和个人专断作风日益严重,日益凌驾于党中央之上”,使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不断受到削弱以至破坏。

这份政治文件反映出在邓小平领导下,对毛泽东功过进行了“一分为二”的评价,通过这份决议,中国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在x的重点转向经济建设后,高层越来越少提到这份决议并彻底反思文革,尤其是1990年以后,党史宣传中有意无意地回避这段历史。

在那个“艰辛探索”的岁月,大名鼎鼎的历史学家翦伯赞和夫人戴淑宛,学贯中西的傅雷和夫人朱梅馥,作家杨朔,女钢琴家顾圣婴与母亲和弟弟,黄梅戏演员严凤英等等众多文化名流,因不堪忍受屈辱与折磨,最终选择了自杀。

1966年8月23日,老舍和其他28名作家及京剧演员被红卫兵押到北京文庙,跪在焚烧京戏服装和道具的火堆前被毒打了几个小时。这位曾经一马当先,批判俞平伯,批判胡适,批判胡风,批判丁玲,批判章伯钊,罗隆基,徐燕荪,吴祖光,赵少侯,刘绍棠,邓友梅,从维熙等人的革命作家,这位写了《骆驼祥子》《茶馆》《四世同堂》,《看穿了胡风的心》《都来参加战斗吧》《扫除为人民唾弃的垃圾》的革命作家,1966年8月24日深夜也在北京西城太平湖投水自杀。

在特定时代背景下发生的浩劫,虽然过去50多年了,但中囯社会誓死捍卫文革的舆论氛围依然存在,封建王朝延续下来的循环互害模式依然存在,并且深刻地影响着每一个人,也就是说,那场浩劫虽然过去50多年了,一代人并没有从这场浩劫中真正醒悟过来并且吸取惨痛的教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