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怡:“往者不可谏 来者犹可追” 影响我40年前从亲共转为独立

孔子从“往者”转向“来者”,不是他的儒学思想有所转变,而是他从希祈依附权力去实现自己抱负,转为潜心治学,教育学生,将自己的思想文化留传。司马迁评价孔子说:天下的君王以至于贤人们多了,当时有荣耀,死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孔子平民出身,思想传十余世,学者以孔子为宗师。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出自《论语》,意思是:过去做错也不必劝谏,因为不可挽回了,未来仍然可以追寻。

这句话,对我人生道路的转折,有关键影响。约40年前我主持的《七十年代》杂志从亲中共的左派立场转为独立舆论的时刻,我脑子里想到的就是这句话。

人的思想认识是会随着客观现实的变化,而有所提升有所醒悟,甚而幡然改悔的。但人往往因为现实、利益、权位而不得不仍然依附于某种权力之下,要脱离就会挣扎和痛苦。也有许多人因为依附权力已成为惯性和惰性,虽思想有所脱离但言行仍然受有形无形的操控,而无法摆脱去实现“来者犹可追”,于是就此蹉跎一生。

语出《论语》的这句话并不是孔子说的,而是一个狂人为劝戒孔子而说的。时在公元前489年前后,孔子已经63岁了。孔子一生积极入世,他周游列国,想以自己的道德才干、以仁义礼智信治国的理念被掌权者重用,但到处碰壁。到60多岁了,仍然无权无势,当不了大官,实现不了理想。这时他到了楚国,《论语‧微子》记:“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楚国狂人接舆唱着歌经过孔子,歌曰:凤鸟啊凤鸟啊,你的德性怎么如此衰败呀?过去的事不必劝谏了,未来仍然可以追寻。停下吧,停下吧,今天从政者很危险呢。孔子下车,想跟他说话。但接舆快步避开孔子,孔子没能和他说上话。

但楚狂简短的话已足以促使孔子的人生态度大转变了。据《史记》所载,孔子其后就不再求官,而是潜心整理古代文化典籍,教育学生。孔子这才真正回到自己的命运正道:思想文化和教育的建设者。

孔子从“往者”转向“来者”,不是他的儒学思想有所转变,而是他从希祈依附权力去实现自己抱负,转为潜心治学,教育学生,将自己的思想文化留传。司马迁评价孔子说:天下的君王以至于贤人们多了,当时有荣耀,死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孔子平民出身,思想传十余世,学者以孔子为宗师。

事实上不止十余世,而是永恒。

因楚狂的劝戒,而使孔子后期远离权力,这种态度被他的学生曾子继承。曾子全力以赴于《论语》的编撰工作,完成了《大学》和《孝经》,还教育了孔子的孙子子思,子思完成了《中庸》。

曾子一生远离权力,“天子不得臣,诸侯不得友”。曾子穷,鲁国国君主动送城邑给他,晋国、楚国请曾子为官,通通被他拒绝,全心全意进行思想建设。

人类社会已经被权力、金钱、情欲所污染,于是我们看到许多提出睿智意见的都是“狂人”。彭定康在离港前,在精神病院,一个男子向他提出“最清醒的问题”。鲁迅的《狂人日记》、契诃夫的《第六病室》,狂人的疯言疯语都是最睿智最清醒的。但在真正疯狂的世界,清醒睿智者就被当作狂人。想不到孔子时代已是如此。没有楚狂一番话,就不会有2,000多年被视为珍宝的孔学了。

古往今来,不少才智之士,都想被掌权者重用,来施展自己的才智理念。但“今之从政者殆而”,依附权力其实是贪图利益吧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