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老谋深算!毛一个小指轻轻拨倒了“小鱼”彭真 该轮到那条“大鱼”了!

——从“二月提纲”到“五一六通知”,毛的“引蛇出洞”

在党内权力斗争中,那些一线人物和毛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他永远是早早就挖好坑,诱着你一步步往里跳。一线人物还要管理国计民生杂事一堆,毛却是两耳不闻民生事,一心只虑保权经。在毛心目中,怎么会容得下“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他就是真理的化身。而且真理也有阶级性,一个判断,由于下判断的人属于无产阶级阵营,这个判断就是真理。而且因为一个人属于什么阶级根本无客观标准,全凭当权者意志决定,所以指鹿为马也可以是真理,只要赵高属于无产阶级。

问:在毛主持的“五一六通知”中,已经暗示他的斗争目标是“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但刘少奇却仍然主持文革开始阶段的日常工作。这不是有点矛盾吗?答:从66年彭真主持起草二月提纲到毛亲自主持起草五一六通知这段时间,是文革发展的一个关键点。

当时以刘少奇为首的党政系统,也就是所谓一线,是处理日常国家事务的机器,还完全不明白毛的文革究竟要干什么和怎么干。而毛心里早已决定要把这个一线连锅端。因为他认定这个一线从思想到组织都和他不一条心。而且以毛的猜忌心和被迫害妄想症,他认定这个党政系统要夺他的权。而权是毛的“命根子”。我们不要忘记,毛早就告诉世人,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这马克思是假,秦始皇是真。

秦始皇是法家权谋大师韩非子的崇拜者,他曾读韩非子《孤愤》、《五蠹》之文,说“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而韩非的学说正是教君主如何牢牢掌握权柄。所谓“人主者,以刑德制臣者也”。所谓“明君贵独道之容”。这一套毛是融化在血液中的。我们可以从下面的讲述中看毛是怎样把这个一线党政系统玩弄于股掌之间的。

2月8日,彭真带着起草好的“二月提纲”亲飞武汉向毛泽东汇报。毛看了文本,一点没表示反对。因为“二月提纲”是要依照共产党搞意识形态斗争的传统套路来搞文革,还是强调批判斗争、讲究政策,尤其是把吴晗的《海瑞罢官》同彭德怀的问题区分开,而毛恰恰是要把这两个问题挂在一起。可毛当场对彭真说:“吴晗不罢官了,照旧当他的市长,这样就不至形成紧张局势,就可以‘放’了吧”。我们知道,这个“放”是反右时的用语,毛用这个字彭真一定会认为还会像反右一样搞。毛没有反对“二月提纲”,让彭真吃了定心丸。2月12日他把这个文件转发全党,要求全党“照此执行”。可他完全不知道,就在同一天,毛对他信任的人透露,要彻底批判“二月提纲”,彭真要下台。

问:毛真可谓是老谋深算啊。

答:没错。在党内权力斗争中,他和那些一线人物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他永远是早早就挖好坑,诱着你一步步往里跳。一线人物还要管理国计民生杂事一堆,毛却是两耳不闻民生事,一心只虑保权经。彭真以为他明白了毛如何搞文革的问题,所以他立即向上海打招呼,说“二月提纲”常委讨论过了,毛主席同意了,今后不要讲吴晗反党反社会主义,不要联系庐山会议。但是彭真吃亏在于他在明处,毛在暗处。他不知道姚文元批《海瑞罢官》的文章是毛在1965年初亲自安排的。这件事的执行人是他最信任的江青。

我们看看江青是怎样讲这件事的:“批判《海瑞罢官》也是柯庆施同志支持的。张春桥同志、姚文元同志,为了这个担了很大的风险啊,还搞了保密。当时彭真拼命保护吴晗,主席心里是很清楚的,但就是不明说。因为主席允许,我才敢去组织这篇文章,对外保密了七八个月,改了不知多少次”。毛明知彭真的态度,却故意让彭真来主持“文化革命五人小组”。他在小组里放上康生做眼线,彭真前台活动,他在背后观察。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的目的很清楚,引蛇出洞。

问:那彭真的这个“二月提纲”和毛的“五一六通知”的要害区别是什么呢?

答:“二月提纲”中最重要的提法是“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学术讨论要实事求是,不能上纲上线,随意政治化。不能像学阀一样以势压人”。说实话,这些提法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开明的提法了。想想反右时他们对知识分子,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据此推断,彭真他们这些一线干部感觉到一种威胁,今日批吴晗,明日不知批谁。唇亡齿寒,所以才会有“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提法。但他们对毛的心思的估计仍是太天真了。3月11日,张春桥派上海市委宣传部长杨永直来北京探军情。杨问学阀是指什么人,有没有具体对象。彭真气焰万丈地回答:“没有具体人,是阿Q,谁头上有疮疤就是谁”。张春桥知道后立刻断定:“二月提纲”的矛头指向姚文元,也就是指向毛主席。

他后来进一步明说:“所谓学阀,不是指姚文元,也不是指上海市委,而是针对毛泽东同志的。所谓以势压人,还不是说毛主席以势压人”。这个判断肯定是毛对“二月提纲”的判断。在毛心目中,怎么会容得下“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他就是真理的化身。而且真理也有阶级性,一个判断,由于下判断的人属于无产阶级阵营,这个判断就是真理。而且因为一个人属于什么阶级根本无客观标准,全凭当权者意志决定,所以指鹿为马也可以是真理,只要赵高属于无产阶级。

问:照这个理论,实际上根本取消了真理。否定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就是说真理的标准成为了任意的。

答:对。所以文化大革命中谬误流传,真假不分,胡邓赵要推动改革、否定文革,先要讨论的问题是真理标准问题。毛通过让彭真主持的“二月提纲”摸清了底细,立即着手“五一六通知”的起草,开始把他对文化革命的想法一点点抛出来。彭真虽然赶紧作检讨,但已成死老虎,毛随时可以收拾他。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江青向毛告彭真的状,说彭真压制她欺负她。毛立即为她撑腰,说彭真算什么,我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把他打倒。文化革命的夫妻店性质由此可见一斑。这个所谓共产党政治局就像一个黑帮团伙。

彭真急忙回北京组织批判三家村,自己还写了一篇无限上纲的大批判式的编者按。但新华社却通知全国各报刊一律不许转载。而在毛的亲自指导下,“五一六通知”正在紧张准备。彭真被叫到杭州开会。他知道大事不妙,想和毛谈话,毛根本不理他。

问:这就是说在这次杭州会议上,彭真就被打倒了?!

答:对。这次会议结束后,中共指定宋任穷、李雪峰护送彭真回京,就此失去了自由。但是彭真还不是毛的真正要打倒的敌手。毛后来对康生说:“彭真这种人肚子里没什么东西,一攻,他的章法就乱了,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拨倒。你告诉上海的同志,不必要无穷忧虑。这种人用小指头一拨就可以拨倒”。还引用唐人贾岛诗句:“西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表示自己整人势如破竹的愉快心情。但是他心里要谋划的下一步是刘少奇。彭真是刘少奇的得意干将,收拾了他就是折了刘的手臂。他对刘少奇的定性在“五一六通知”中全部写明了:“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身旁”。毛已经筹划好怎样一步步把刘引入他挖好的陷阱。

2016-8-28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法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