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卢斯达:不管暴力还是自由 香港人都不会轻易忘记

在北京「单一国家制」、「全面管治权」的狂热框架压迫之下,香港无法回复港英时代的良性独裁,也无法走向真正民主宪政,就此空转内耗。在《送中条例》的政治僵局中,很多以前被港英和中共暂时收复的妖怪,也得到重新作乱的空间。即使五大诉求无法达成,黑白两道没有付出代价,香港人的精神面貌已经洗刷了一遍。北京和港府之后想要在香港推动甚么争议政策,现时香港的状态就可能马上重演。不管是暴力还是自由,只要尝过一次就不会轻易忘记。

即使五大诉求无法达成,黑白两道没有付出代价,香港人的精神面貌已经洗刷了一遍。(汤森路透)

「后送中」香港——地狱已空幽冥在此

经历了许多天翻地覆,林郑发表八分钟宣言,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但「撤回」在用字上仍然暧昧。林郑在影片中表示,在立法会复会后,保安局局长会按立会《议事规则》「动议」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

前立法局主席黄宏发回应:根据《议事规则》,如果想撤回议案,负责草案的官员应该在立法会「宣佈」撤回,而非「动议」撤回。林郑月娥在6月12日宣佈「暂缓」送中条例,黄宏发也曾经批评「暂缓」并不符合《议事规则》,「暂缓」一说并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当然对绝大多数香港人,包括我,现时是否「撤回」,早已无关宏旨。这个血腥夏季的宏旨,乃是政治僵局而揭露的深层次问题,包括警权无限大、堂而皇之的警暴、乡村黑帮深度介入政治、奉行所谓「法治」的律政司只控告示威者,而似乎对乡黑和亲政府暴民採取另一套检控准则……这些问题在镇压之中越演越烈,已经不是长官意志一句「撤回」可以补救。

香港的政治社会生态,介乎于新加坡和台湾之间。香港自殖民地开埠以来,就是威权独裁社会。殖民地总督是三军统帅,有无上权力。据说(理论上)总督可以在街上拔剑处死平民,而没有后果。但独裁不代表无法运行,在人类历史上,专制和王权总是历史的常态,而民主宪政则是非常近代的新发明。香港的殖民地政府,在历史的狭缝发展出自己的仪轨,在20世纪,英国殖民地部有成文的证据显示,英国有官员抱怨港英政府太过自行其是,尤如「香港共和国」。

麦理浩就是用尽了体制内的独裁权力,令香港变成第一流的自治城市。

如何向两个利益完全不一样的群体负责

香港和新加坡长期被相提并论,是因为两者都有接近程度的政治独立,只要政治独立,就算没有民意授权,由大有为的当权者操持国政,移山填海都不是问题。林郑月娥被英国路透社流出的录音中表示,自己作为特首,要侍奉两个主人,包括北京中央政府和香港人,而在政治现实中特首的主人当然只有前者的份。在「回归」之后,英国视之为「香港共和国」的独立政治空间,已经名存实亡,由事实独立,变成有多少空间要看北京当权者一念之间。而之后是更加大一统的习近平上台,并且永续任期。

香港发展停滞,不是因为太过独裁,而是因为不够独裁。总督以前的服务对象相对简单,必要时甚至能与上司(殖民地部)冲突。而现在,特首却要同时向两个利益完全不一样的群体负责,客观上是不可能。

香港总商会主席夏雅朗近日对传媒表示:「回归以来,三任特首都败兴而回,那显然不是人的问题,是不是时候要检讨制度呢?」而香港要进行内部民主改革,为不能再大刀阔斧随便拔剑杀人的总督/特首,增加民意授权和政治合法性,但北京又视为国家安全问题一再阻碍,于是香港又无法变成像台湾那样的西式宪政。专制的效率,香港没有;民主政治「想像共同体」的认受,香港同样缺乏。

在北京「单一国家制」、「全面管治权」的狂热框架压迫之下,香港无法回复港英时代的良性独裁,也无法走向真正民主宪政,就此空转内耗。在《送中条例》的政治僵局中,很多以前被港英和中共暂时收复的妖怪,也得到重新作乱的空间。

例如部份新界原居民、黑帮、警队。新界原居民与英军打了「新界六日战争」,虽然完全失败,但获得安抚、授以特权,英国也提升其他氏族的地位,对新界人分而治之,将他们拉拢到执政联盟之中;至于黑帮和警察,在香港历史的大部份时间都是公然勾结的,最后总督用英军和廉政公署等等非常手段暂时镇压,两者因而表面上分开,也安份了一段日子。在英殖时代最后的日子,中国为了粉饰太平,也招安了很多黑帮高层去中国经商,使香港人得到香港已经太平的错觉。

警黑合流重新浮现

香港主权移交之后,政府权力被上述的国家框架限制下来,尤如僵尸头上的道符失去法力,警黑合流也在回归十年之后慢慢重新浮现。而某些弱势的野心家也乐意拉拢上述势力,使其成为弱势政府的非神圣同盟,必要时用体制外方法达成政治目标。《送中条例》引发的政治动荡,更是借尸还魂,阴魂得以重回人间。黑帮在街上公然集结殴斗、警察撕走委任证虐打市民,很多操作都变得公开化、地上化,不再是捕风捉影的传说,「裹政治」成为日常,在元朗黑夜,警察为黑帮护航的画面,象徵港英以来靠总督维持权界的现代社会,正式寿终正寝。

香港黑帮在街上公然集结殴斗、警察撕走委任证虐打市民,很多操作都变得公开化、地上化,不再是捕风捉影的传说。(图片撷取自香港电台)

这个长达数十年的还胎仪式,自然需要血祭。当警察和黑帮已经尝试过暴力而没有后果,也没有惩罚机制。好像吃过人肉的动物,没人知道会否上瘾,最好还是要处死。而合法武装违法之后没得到严惩,甚至出现政务司司长、政府第2号人物要反过来安抚警队,还奢望警黑之后会奉公守法维持过去低调,实在天真。

尝过滥权的快感,就不会轻易放弃。那心态可不是一生bound by law的善男顺女能够轻易掌握,加上代表整个中国的「中央」已经表态无条件撑警、支持「爱国爱港」的群众自行其是,黑白两道已不是港英年代那些稳贴着符、为捉鬼道长所用的殭尸,香港没有得到自主,倒是他们得到了。正如西彦所说:「地狱已空,幽冥在此」(Hell is empty and all the devils are here)。

至于最年轻的抗争一代、香港主体性的树苗,也尝到了血的滋润——很多前线抗争者,打过了警察、捣毁过公物、尝过了自己作主、曾经置身在共赴患难的共同体气氛之中,之后要对他们做「 爱国(党)教育」、要他们回到奉公守法、tax without representation的预设状态,可没那么容易。你可没那么容易再愚弄这些自我启蒙者。他们掌握了策略、经验和手段,要对抗无力感,就行动。

即使五大诉求无法达成,黑白两道没有付出代价,香港人的精神面貌已经洗刷了一遍。北京和港府之后想要在香港推动甚么争议政策,现时香港的状态就可能马上重演。不管是暴力还是自由,只要尝过一次就不会轻易忘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