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零号病人”消失的档案 “国家级英雄”周鹏应该最清楚

一场零号病人大搜查,演变成暴露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管理、人事似乎漏洞百出。不单只研究所的安全成疑,内地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肖波涛在SCRIBD网站发表报告指,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足300米的武汉疾控中心(WHCDC),有研究员曾被实验用的蝙蝠的血液和尿液溅到。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大费周章,「翻墙」在Twitter上指控可能是美军把新冠病毒带到武汉,要求美国交代「零号病人是甚么时候在美国出现」,引发中美两国骂战。中国驻美大使被传召,美国总统特朗普更用「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回应。

官方《人民日报》3月16日在海外的推特,刻意用中文繁体,而不是简体中文发文,标题是「军运会五外籍运动员患疟疾与新冠肺炎无关」。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情何以堪?

如果要问美国的「零号病人」在哪?那中国的「零号病人」、全球的「零号病人」从哪里来?于是我们尝试翻查过去几个月的中外媒体报道、科学研究报告、甚至Twitter、YouTube、微信等各种网络传闻。

「零号病人」(Patient Zero)这个概念,不单是指一个流行病的首发病例,在流行病调查中,更象征着新病症产生的过程。这个字眼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追查是谁将艾滋病的HIV病毒带入美国时,「零号病人」已经出现。

今次武汉肺炎的疫情,在已知的档案里,零号病人暂时是一个七旬老翁,他在上年12月1日发病。以大概14日的潜伏期来计算,换言之,新型冠状病毒在2019年11月就已经出现。《南华早报》更声称得到政府文件,显示一名55岁湖北居民,有可能在11月17日已经受感染。而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科研专家,透过分析病毒的遗传系谱,更提出病毒在11月头半个月,已经传到人的身上。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新闻报道,该名已知的零号病人长期卧床、患有认知障碍。一个近乎足不出户的人,如何感染病毒?难道真正的零号病人,另有其人?

2月中YouTube及微博上,一度广传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才是真正的零号病人,指她在研究所被泄漏的病毒感染死亡,其尸体火化时又感染一名殡葬人员。其后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马上出来否认,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保证研究所是零感染。

不过在微信上,有一位叫「武小华博士」的人公开质疑她管理混乱,又踢爆 大陆有医院及实验室的职员向外兜售实验动物、不当处理实验动物尸体、甚至把实验用的鸡蛋煮来吃。武汉病毒研究所于2月16日发声明,声称黄燕玲早在2015年毕业并离开武汉。黄燕玲的导师、研究所的研究员危宏平亦都出来澄清黄燕玲身体健康。

翌日(2月17日)网上出现一则微博,另一位接受过《新京报》采访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陈全姣连身份证号码,实名举报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指控王延轶经常拿实验动物售卖给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摊位,老公有国级官员撑腰,又批评王延轶没有丁点医学知识。事实上,有份吹捧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王延轶,资历在行内引起争议,她2018年升任所长,当时年仅37岁。

不过同日研究所以陈全姣名义发声明,表示对被冒用身份捏造举报信息非常愤慨。其后Twitter上有人指收到自称是陈全姣亲属的私信,指陈全姣的举报属实,她本人目前被控制,官方的辟谣声明都是假造的,甚至强迫她上电视辟谣,但她抵抗。

一场零号病人大搜查,演变成暴露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管理、人事似乎漏洞百出。不单只研究所的安全成疑, 大陆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肖波涛在SCRIBD网站发表报告指,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足300米的武汉疾控中心(WHCDC),有研究员曾被实验用的蝙蝠的血液和尿液溅到。

回想2月14日,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要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中国科技部随即要求「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在抗疫关键时期急推此法,大家觉得背后代表住甚么?

巧合地在2019年11月18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刊登招聘广告,研究员周鹏招兵买马,研究蝙蝠伊波拉、沙士相关冠状病毒的共存机制。这位曾在2018年发现蝙蝠身上的新型冠状病毒引起广东猪流行性腹泻并死亡的「国家级英雄」周鹏,会不会最清楚「零号病人」是谁?这份「零号病人」档案会不会是「国家级」的秘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